天下皆醒 第六章 独自上路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天下皆醒小说简介

云逸扬作家的一本女生小说是天下皆醒,目前处于完结,搜查小说网已经上架天下皆醒,下面是精彩章节片段:嘿笑道:“的确玉惊神那小子在中州好混啊。”严青摇了摇摇头,“疯兄略有不知道,玉惊神此次立派,可让全天下都为之一惊啊。”疯僧一听此话来了兴趣,“哦?么前天突然发生了什么吗?”严青浅饮了一口酒,“前天中州但是盛会啊,很多你更本想不到的疯僧坐下,抓起一坛酒二话不说狂灌了几口。咕咚咕咚,半坛酒已经下肚,然后伸手撕下一条鸡腿,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天下皆醒小说-第六章 独自上路全文阅读

  “疯兄,请!”严青微笑着引疯僧和金求醉入座。

  疯僧坐下,抓起一坛酒二话不说狂灌了几口。咕咚咕咚,半坛酒已经下肚,然后伸手撕下一条鸡腿,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金求醉知道因为天袈功的缘故,疯僧现在需要多吃多喝,索性也就跟着一块吃喝。

  疯僧一边吃着鸡腿,一边问严青:“玉惊神那小子在中州立派,九大门派去了几个?”

  “去了六个,回梦谷,神云山庄和天龙教没有去。不过四大世家却是一个没去。”

  疯僧嘿嘿笑道:“看来玉惊神那小子在中州不好混啊。”

  严青摇了摇头,“疯兄有所不知,玉惊神此次立派,可让全天下都为之一惊啊。”

  疯僧一听此话来了兴趣,“哦?难道昨天发生了什么吗?”

  严青浅饮了一口酒,“昨天中州可是盛会啊,很多你根本想不到的人参加了昨天的开派大典。”说完严青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浅饮了一口。

  疯僧一拍桌子,怒道:“严青老儿,有话说有屁放,别磨磨唧唧的!本和尚没工夫和你浪费时间!”

  “哈哈。”严青笑了笑,也不生气,“疯兄莫要着急,昨天玉惊神开派,万妖山和残花谷都去人了。”

  “什么?”疯僧一惊,“那老妖怪和老妖婆居然派人参加了玉惊神的开派大典?这两个老家伙不是最讨厌和我们人打交道吗?”

  “据说,玉惊神对这两方都有恩情,万妖山的妖使居然当场就宣布万妖山将是惊神派永久的盟友。疯兄也知道,万妖山和玉虚观的那帮道士是世仇,万妖山这一宣布,玉虚观的臭道士们直接就走了。”严青此时脸上明显有一种幸灾乐祸的表情。

  金求醉根本听不明白,不解的问:“这万妖山和残花谷是什么?九大门派中也没有这两方势力吧。”

  “小侄说的不错。”严青这一声小侄有明显拉拢关系的意思。“这万妖山位于古州,是天下群妖聚集的地方,实力深不可测啊。而残花谷虽然并不是什么大势力,但是残花谷的谷主却是天下闻名,她就是和你师父齐名的邪婆!”

  “原来是邪婆!”金求醉现在最想见识的人物就是和师傅起名的其他三个人。这四个人是天下所有修行者都不愿看见的,金求醉的想法若是被别人知道了,绝对会骂他一句疯子。

  “说道四大惹不起,傲剑和狂刀昨天也去了。”

  金求醉突然就来了兴趣,“是吗?他们二人如何?”

  严青用奇怪的眼神看了看金求醉,但是想想这小子是疯僧的徒弟,也就释然了。“令所有人出乎意料的是,这傲剑和狂刀居然和玉惊神是结拜兄弟。虽然傲剑和狂刀没有明确说出要加入惊神派,但是现在的惊神派确实有了和九大门派相抗衡的势力啊,估计九大门派马上就要变成十大门派了。”

  “昨天居然出现这么多传说中的人物,真是可惜没有去看一下啊。哈哈哈!”疯僧将手中的鸡骨头扔到一边,又抓起另外一个鸡腿。

  严青忽然直勾勾的盯着疯僧,“疯兄,昨天可有一件大事,与你万佛寺相关。”

  “要说就说,不说就拉到!本和尚早就不是万佛寺的人了,他们发生什么事情跟我没有任何关系!”疯僧看似很不在意的说。

  “哦?是吗?”严青慢慢的站起身来,“万佛寺现在可有点不妙啊。听说就在昨天万佛寺派人参加惊神派开派大典的同时,御天魔教和夺魂殿齐齐攻入万佛寺,据说要抢夺万佛舍利。万佛寺誓死不交,貌似已经有不少人都牺牲了。御天魔教和夺魂殿的手段疯兄也应该有所了解吧。这么下去万佛寺真的很不妙啊。”

  “嘭”的一声,疯僧一掌拍碎了桌子,怒目圆睁,“严青老儿!多谢你的消息。本和尚先走一步!”说罢,提起金求醉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了空中。

  严青摸摸胡子,“疯僧,可不要死啊。呵呵。”

  “掌门!掌门!”此时一个降龙门的弟子跑到了严青面前,“玉角大人请掌门过去一趟!”

  严青眉头一皱,玉角大人可从来没有主动约见过我,今天这是怎么了?忽然严青有种不好的预感,急急忙忙飞向卧龙潭。不一会的功夫,就听到卧龙潭传出一声怒吼,整个降龙门都能听到。

  “疯僧!别让我抓着你!这事绝对和你没完!”

  话说疯僧带着金求醉一路向北飞去,一个时辰就飞出了扬州进入到了云州境内,再过了云州就能到万佛寺所在的释州。

  金求醉此时运起体内的真气包裹住自己,让自己不像前几次飞一样,难受的要死要活。方才进入入修之境,对体内真气的掌握尚且马马虎虎,这种以真气护体的形式倒也是一种锻炼的好办法,慢慢的真气在体外越来越平缓,金求醉对真气的控制能力越来越熟练。

  金求醉知道,师傅看似疯癫,不在乎什么,但是一听到万佛寺有难就立马前往,就这一件事就可以看出疯僧实实在在是一位性情中人。

  疯僧忽然在空中停了下来,对金求醉说:“本和尚现在要赶去万佛寺,这次不能带你走,那里很危险,你才入修之境初期,去了也是累赘,现在我就把你放在云州,想去哪儿自己定夺,半年后你去中州,在中州的琅山府,那时候我会在那里等你。”说罢也不等金求醉回话,直接就将金求醉扔了下去,然后自己化作一道流光飞走了。

  金求醉运起真气,稳稳的落在地上,望着飞走的疯僧,心中感到一阵恍惚。事情来的太突然,自己对修行者的事情还有很多不了解的呢,师傅就有事离开了,现在全靠自己了,半年以后相见!绝对要让师傅刮目相看!至于疯僧的安全,金求醉一点都不担心,如果疯僧这么容易被人干掉,也就不会成为天下的四大惹不起了。金求醉一扭头,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现在在一个山脚下。

  “师傅。你这是把我扔到哪儿了啊!”金求醉无语极了,这可以说这是第一次自己一个人出门,结果自己现在连自己在哪儿都不知道。

  金求醉抬头看了看高耸的山峰,叹了口气,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前面有一片树林,过了树林看看有没有村庄什么的吧。

  这片树林树木繁盛,走进树林中只能感受到一丁点的阳光,那种潮湿阴冷的感觉让金求醉很是不适。“如果是几天前的自己,走进这种阴冷的树林可能需要棉衣加身吧,现在却只是有一丁点的不适。呵呵。”金求醉很满意现在自己的状态,大步地走向了树林深处。

  走了大约半个时辰,忽然金求醉听到前方有嘈杂声。“有人!”金求醉激动地跑了过去。走了几十步,金求醉看到了有两拨人正在对峙。

  “嘿嘿,不管你们是什么人,过这片殷云林就要给大爷们交出买路财,大爷看你们也是大户人家出身,也不用多给,随便给了几百两银子就行了!”左侧一方,一个魁梧的虬髯大汉手提一把大刀叫嚣道。

  而另一方的人全部身穿白衣,一个个面色森冷,护着一辆装饰很豪华的马车,一看就知道这车上坐着的一定是一个显贵之人。

  右侧的白衣人还没有还得及说话,就看见一个身影窜了出来。

  “光天化日之下!居然还敢出来抢劫。真是无法无天啊!”金求醉笑着走到了双方的中间。没想到自己刚刚出门,就能遇到这么精彩的狗血剧情。

  大汉打量了一下金求醉,年纪轻轻,瘦骨嶙峋。冷笑道:“小子,小小年纪不要学人家打抱不平。不然英年早逝可是没有后悔药吃的。”

  金求醉嘿嘿一笑,“是不是英年早逝,要动过手才知道!”说罢就冲向了大汉。

  “小的们,给我上去看了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大汉举刀就砍。

  金求醉和一帮子强盗直接撞到了一块,虽然金求醉没有实战过,但是怎么说现在也是一名修行者,这些普通人还真伤不到他。就看金求醉一掌一个,中者即倒。大汉绕到金求醉身后,一刀就向金求醉的头上砍去。金求醉忽闻背后风声大气,也不回头。浑身劲力一吐。

  “天袈破!”

  圆形的真气波瞬间就将身周围的强盗们震翻在地,那虬髯大汉更是不济,刀断人飞!仅仅几个呼吸的功夫,几十名强盗就被金求醉全部打翻在地。右侧的白衣人们面面相觑,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金求醉。

  金求醉拍了拍手,走到白衣人的面前,“不用谢我,举手之劳而已。”

  领头的白衣人翻了翻白眼,很不屑地说:“根本不。。。”

  白衣人话还没说完,从马车上传出一个声音,“不得无礼,多谢这位兄弟出手,如果不嫌弃,请到车上一叙。”

  “少爷!”领头的白衣人想要阻止。

  车上的人却很很不在意,“无妨。”

  领头的白衣人只好作罢,但是用一种很森冷的眼神看着金求醉,仿佛在告诫这小子要小心点。

  金求醉摸摸鼻子,“既然这位少爷有请,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金求醉也正想和这帮白衣人搭伴,毕竟现在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

  金求醉一跃上了马车。进入马车一看,马车里很是宽敞,中间燃着香炉,地上铺着毯子,车内很是暖和。金求醉心道:看来这位少爷还真是娇生惯养啊。

  一位身着白衣,很是英俊的少年坐在车中,脸色有些苍白,还不时的咳嗽几声,金求醉皱了皱眉,“这位兄台,可是身体不适?”

  白衣少年歉意的笑了笑,“在下从小就身体不太好,此次前去苍行府就是为了求医。兄台请坐。”

  金求醉坐下,看着病弱的少年问道:“在下无意中走到这里迷路了,这才斗胆应邀来到车上,少年可否告之在下这里是什么地方。”

  少年笑了笑,从车上的一个柜中拿出来一壶酒,“原来是这样,那我就给兄台说一下,我们边喝边聊怎么样?”

  看到酒金求醉眼睛一亮,“那敢情好,不瞒少兄,在下最喜欢的就是喝酒。”

  “还未请教兄台姓名。”少年给金求醉先斟满一杯,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请。”

  金求醉端起酒杯闻了闻,“我叫金求醉。没想到少兄居然会有这云伶醉,这可是我这辈子第二次喝到云伶醉啊。”说罢一饮而进。“果真是好酒!”

  白衣少年也浅饮一口,略怀歉意地说道:“在下身体不适,只能少喝一点,金兄莫怪。”然后又给金求醉斟满一杯。

  “没事,少兄还是多注意身体为妙。”

  “呵呵,多谢金兄体谅,在下名云静雪,这里是云州的白云府。”

  云静雪?这个名字也太女性化了,怪不得长得这么文弱。金求醉不自觉的撇了撇嘴。

  云静雪很无奈的笑了笑,他看出了金求醉的意思,但是也没办法,谁让自己的老爹就给自己起了这么娘娘腔的一个名字呢。

  “金兄,你刚才打到强盗们所用的招式,是疯僧的不传绝学吧。”云静雪举起酒杯似笑非笑的看着金求醉。

  金求醉一惊,“云兄好眼光,一眼就看了出来,我现在很好奇,阁下到底是什么人!”

  云静雪摆了摆手,“金兄莫要紧张,疯僧前辈的绝学天下闻名,在下认识也不为过,在下是神云山庄的人。”

  神云山庄!姓云!那岂不是。。。金求醉忽然发现自己貌似遇到了一个大人物,亏自己还冲出来打抱不平!怪不得那些白衣人用奇怪的眼神看自己!此时的金求醉找个洞钻下去的心都有了!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