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皆醒 第三章 龙涎酒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天下皆醒小说简介

搜查小说网小编推荐女生小说天下皆醒,天下皆醒小说是著名作家云逸扬的一本古典仙侠小说,小说主角是,小说精彩片段:礼节的小辈。”秦太延明白,这疯僧是连自己两块骂了,这疯僧和师傅严青是一个辈分的,自己要比疯僧低一辈,虽然很不爽,虽然秦太延也只得一咬牙道:“前辈教训的是,是晚辈等人不懂礼节才能会出现昨天这个一场误会。”一场误会?这偏偏是来找碴的!“怎么被称为八师叔的这人抬手打断了他们的说话。“你们三人现在回门派,先去刑堂面壁。”。...

天下皆醒小说-第三章 龙涎酒全文阅读

  “八师叔!我们。。。”

  被称为八师叔的这人抬手打断了他们的说话。“你们三人现在回门派,先去刑堂面壁。”

  三人知道自己惩罚肯定是跑不了了,只好神色黯淡的御器而回。

  被称为八师叔的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对着疯僧拱了拱手,“疯兄,在下降龙门秦太延。刚才门中弟子不懂事,得罪了疯兄,还望疯兄见谅。”

  疯僧冷笑更甚了,“现在降龙门的人真是越来越不懂事了,也不知道严青是怎么教导你们的。一群不自量力,不懂礼节的小辈。”

  秦太延知道,这疯僧是连自己一块骂了,这疯僧和师傅严青是一个辈分的,自己要比疯僧低一辈,虽然很不爽,但是秦太延也只好咬牙道:“前辈教训的是,是晚辈等人不懂礼节才会出现今天这个误会。”

  误会?这明明就是来找茬的!

  “怎么,你就准备这么和本和尚说话?你不累,没看见本和尚提着一个人呢吗?”

  秦太延无语极了,这下坏了,看来这疯僧是真赖上我降龙门了!但是没办法,现在门中就自己一个人主事,如果疯僧真要闹起来,自己这流光初期的修为还真不够他折腾的。

  秦太延只好作出一个请的动作,“是晚辈失礼了。前辈,请到门中一叙。”

  疯僧嘿嘿一笑,提着金求醉大大咧咧的飞向降龙门。

  到了降龙门门前,疯僧放下了金求醉,秦太延前面带路,师徒二人后面跟着。

  “真壮观!”金求醉跟着疯僧一进降龙门,就被降龙门中各种宏大的建筑吸引了。

  疯僧拍了金求醉一巴掌,示意他跟着走,“虽然这降龙门在九大门派中实力只是垫底的,但是这建筑却是拔尖的。哈哈哈!”

  此时前面带路的秦太延啐死疯僧的心都有了,在人家门中居然说人家是垫底的。天底下也就这疯僧敢这么说了。

  秦太延带着二人径直走到了降龙门的会客大厅内,“请前辈上座。”

  疯僧也不客气,直接就坐到了大厅正中主人该坐的位置。金求醉也不懂礼数,就随便挑了个位置坐下了。

  “来人,上茶!”秦太延只当是没看见。反正惹不起,只要他不拆了降龙门,剩下的事情等掌门回来再说。

  疯僧白了秦太延一眼,“上什么茶,上酒!今天你们这群小辈得罪了本和尚,还不拿出点诚意来道歉?快点!”

  哪有刚一进门就喝酒的道理!秦太延瞪着双眼,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疯僧!果然和正常人不一样!

  “既然前辈想要喝酒,那我就去吩咐弟子让他们准备一桌,前辈可以慢慢喝。”秦太延一会儿都不想和这个疯僧待着,太气人了!

  说罢就向厅外走去,这时听到疯僧喊道:“严青答应给我三坛龙涎酒的,也让你的弟子们准备好,今天本和尚要一醉方休!”

  秦太延一个趔趄,脸都白了,转身道:“前辈莫要说笑,门中龙涎酒积攒了数百年都不够三坛,如果前辈想喝,我可以做主拿出一壶,再多就没办法了,不过其他的酒前辈随意喝。”

  疯僧平撇了撇嘴:“居然才给一壶,降龙门的人果然都和严青一个德行,小气。”

  秦太延怕这疯僧再说些什么不着边际的话,赶忙退出大厅。心里一个劲的祈祷:师傅!掌门!赶紧回来吧!

  “师傅,这里居然有龙涎酒?”金求醉有些意外,“这酒不是应该早就失传了吗?”

  疯僧背靠在椅子上,很惬意的说:“没有失传,只不过你们普通人见不到罢了。严青那家伙对龙涎酒可是宝贝的很啊,居然连他的爱徒秦太延都不知道这酒到底有多少,嘿嘿,玉惊神这小子开派开的太是时候了。”

  金求醉有点不明白疯僧在说什么,哦了一声不再说话。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秦太延走了进来。

  “让前辈久等了,在后堂已经准备好了一桌酒席,前辈可与小兄弟去品尝品尝。”

  疯僧睁开眼睛,活动了一下筋骨,“走吧,去尝尝降龙门给咱们准备了些什么好东西。哈哈哈!”说罢,就向后堂走去,金求醉急忙起身跟上。秦太延恨得牙根痒痒,但是技不如人,一点办法都没有,只好也跟着走进了后堂。到了后堂一看,一张八仙桌,上面摆满了各种菜肴,中间放着一个白瓷壶,金求醉知道,那里面就放着大名鼎鼎的龙涎酒。在桌旁还放着十数坛酒,估计秦太延知道疯僧不会满足那一壶龙涎酒,所以提前准备好了别的酒,省的疯僧一张嘴就是来几坛龙涎酒。

  “来来来,前辈,小兄弟,请入座。”秦太延“热情”的招呼着疯僧和金求醉。

  疯僧灰色僧袍一挥,坐了下来,也不去拿筷子,而是直接拿起了那一壶龙涎酒,递给了金求醉。

  “看看是不是真正的龙涎酒。”

  金求醉结果酒壶,先打开壶盖闻了闻,然后拿起桌上的一个酒杯缓缓的倒了一杯,浅浅的品尝了一口。

  “好酒!入口清寒,入喉火辣。一股炙热气息随着酒液流入腹中,在全身散发开来,酒香凝聚不散,的的确确是龙涎酒,没有错!”金求醉赞赏道。

  秦太延明显一怔,没想到这个不太起眼的少年居然能将这龙涎酒的特征说的一丝不差,按理说这酒在俗世已经消失,天底下除了降龙门还有,别的地方根本见不到,这少年明明没有修为,怎么看也是一个普通人,为什么会对龙涎酒这么了解?

  “哈哈哈!好!不愧是本和尚的弟子,来来来,先给本和尚倒一杯!”疯僧大笑着举起一个酒杯。

  金求醉很恭敬的给疯僧倒了一杯,然后将酒壶放在了桌上。没有再要喝的意思。

  弟子!这少年居然是疯僧的弟子!秦太延仔细的打量了一下金求醉。必须记住这个少年,得罪这个少年就是得罪疯僧!

  疯僧斜瞟了秦太延一眼,将酒杯中的龙涎酒一饮而尽。

  秦太延面部不自觉的有些抽搐,果然和传闻的一样!只喝酒从来不品酒,如此好的佳酿就这么浪费在这疯和尚的身上了。

  “秦太延,你要想跟我们一块吃呢,就赶紧坐下,如果不吃呢,就赶紧出去,看人吃饭喝酒很有意思吗?”疯僧直接抓起一根鸡腿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秦太延微微一笑,“那晚辈就不打扰前辈和小兄弟吃饭了,在下先告退,前辈一会吃完饭要走时,晚辈再来送行。”“送行?不必了,本和尚和徒弟还要在你降龙门住个几天呢,你们几个小辈得罪了本和尚还没有给我一个说法,你以为请本和尚吃一顿饭就这么完了?没门!本和尚等到严青回来和他理论理论!你出去吧!”疯僧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秦太延心中咯噔一下,三步并作两步就走出了后堂,直接奔传信堂就去了。

  “师傅,我们这么做是不是有些过分了?”金求醉有点不好意思了起来。

  疯僧白了金求醉一眼,“什么过分,比这更过分的本和尚都做过,还有,你以为我专门跑到降龙门是来做什么的。虽然降龙门在九大门派中属于弱势,但是门派千年底蕴可不是吹出来的,要不是因为你,本和尚也不会第一个就挑降龙门。”

  金求醉有些不解,“难道这里有什么东西和我有关系?”

  “这里就是你开始修行的第一步!”疯僧突然变得严肃起来,“虽然你天生根骨不错,但是你现在已经有十五六岁了,比起那些大世家大门派的弟子基础上差的太多,所以本和尚带你来降龙门,你可知道本和尚为什么指名点姓要龙涎酒?”

  金求醉眼睛一亮,“难道龙涎酒能让我成为修行者?”

  “哼!”疯僧冷哼一声,“刚才你喝了一口龙涎酒,也感觉到了那股游荡在身体中的气息,这就是龙涎酒最大的秘密。龙涎酒其实这个名字不准确,这个酒应该叫做龙血酒!”

  “龙血酒!难道这酒中含有龙血?如此说来这龙涎酒酿造时将炙热的龙血引入酒中,所以入口清凉,而入腹后龙血发作,显出功效。酒香也才此时翻入空中,久久不散。”金求醉恍然惊呼道。

  疯僧点点头,暗自咋舌这小子的品酒之能,口中说道:“没错,降龙门之所以叫降龙门,是因为当年降龙门的开山祖师曾经降服了一头玉角蛟龙,虽然降龙门的祖师已经不在了,但是以蛟龙的寿命来看,这头蛟龙现在还活着,而酿造龙涎酒,不可缺少的就是龙血。这酒中加入了龙血,而龙血最大的效果就是洗精伐髓,能剔除你身体中的杂质。”

  “那为什么这酒不叫龙血酒而是叫龙涎酒呢?”金求醉不解的问。

  “欲盖弥彰而已。降龙门真正的高手不多,但是门下的弟子基础却极为扎实,如果光拼小辈,这降龙门绝对是九大门派中的前三!只不过成也龙血,败也龙血,降龙门太依赖龙涎酒,所以他们体内渗入了过多的龙血,导致他们后期的瓶颈太难突破。”疯僧缓缓地道出了降龙门的绝世机密。

  金求醉点点头,“我身体太差,所以要下重药,用龙血改造一下身体。”

  疯僧大笑道:“孺子可教也!就是这么回事。快,先喝了那壶龙涎酒,等到晚上本和尚带你去他们的藏酒之处,来个彻头彻尾的洗精伐髓!”

  “恩!”金求醉抓起那壶龙涎酒,也不管什么美酒不美酒,更不在乎什么品尝不品尝,一饮而尽!

  疯僧哈哈大笑起来,“不愧是本和尚的徒弟!有本和尚的风范!好,我喜欢!”

  师徒二人风卷残云般吃完了整整一桌子的菜肴,然后抹了抹嘴,迈着四方步,挺着圆鼓鼓的肚子,走出了后堂。

  “秦太延小子!赶快给本和尚和徒弟安排一件上房,本和尚要休息了!”疯僧打着饱嗝,浑身散发着酒气喊道。

  秦太延刚刚通知完弟子赶紧去中州向掌门报告这件事情,急急忙忙又赶过来应付这两个祖宗。望着满身都是酒气的师徒二人,秦太延无语至极,本来看这小子人模人样,一喝酒居然和他师傅没什么区别,希望这小子以后别成为和他师傅一样不招人待见的货色才好。

  秦太延虽然很气愤,但是也不得不摆出一副很开心的样子,说:“前辈,房间已经安排好了,请二位跟我来吧。”

  “好!哈哈!秦太延,刚才你应该已经派人去向严青报告本和尚的事情了吧,本和尚就在这里等着,严青不好好给本和尚赔罪,本和尚绝对不轻饶他!”疯僧摇摇晃晃的拉着已经有些醉意的金求醉,走向了客房。

  秦太延强忍着怒火,心想,等我师傅他们回来,非得要你这个疯和尚好看不可!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