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夜生 第六章 无此天命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昼夜生小说简介

丁菠萝作家的一本女生小说是昼夜生,目前处于连载,搜查小说网已经上架昼夜生,下面是精彩章节片段:行宫的亭内,所以开宴的时辰还也没到,众人依旧相互闲谈着皇后娘娘可能会是有话要说,清了清自己的嗓子,群臣见此,争相宁静了下去。皇后面色稳重,半笑的脸上仍挟带着些许威仪“众爱卿很难得昨日齐聚一堂,本宫也很久也没如此热闹的场面过了,我西晋幸亏了诸位出手相助,才有今皇后面色沉稳,半笑的脸上仍夹带着些许威仪。

昼夜生小说-第六章 无此天命全文阅读

行宫的亭内,因为开宴的时辰还没有到,众人依旧互相闲聊着

皇后娘娘可能是有话要说,清了清自己的嗓子,群臣见状,纷纷安静了下来。

皇后面色沉稳,半笑的脸上仍夹带着些许威仪

“众爱卿难得今日齐聚,本宫也很久没有如此热闹过了,我晋朝多亏了诸位相助,才有今天这般景象,本宫在此先行谢过。”

下面的人都知道皇后不过是客套而已,纷纷笑了起来

唯有王国宝大声的回应

“娘娘这是说的哪里话,晋朝能有今日繁盛,还不是皇上和娘娘的功劳,再加上苍天庇佑,我们做臣子的,也只是尽些绵薄之力罢了,不值一提”

吴休之依旧捋着胡子,不苟言笑的听着

皇后面未改色,仍然半笑着说

“王大人过谦了,本宫就是觉着吧,如今天下是我们的,可未来还是要交到年轻人手里,几位皇子和亲王后裔们,年纪也都不小了,他们迟早要挑起这副重担的”

皇后这话明显是说给皇子们听的,大皇子司马健和二皇子司马元首当其冲,这兄弟俩互相看了看,都不知道皇后是什么意思。

“不过这群孩子,都是长在深宫,锦衣玉食的,并没有经历过什么磨难,所以本宫就想着……让他们走出宫门,历练一番如何?”

皇后说完,扫了一眼下面的人,不知他们有什么想法。

旁边无所事事的皇上也听到了皇后的话,但他并不懂是什么意思,却仍然高兴的手舞足蹈

“哈哈,历练,哈哈,历练”

边重复着皇后的话,边用筷子敲打着餐盘。

皇后忙转身安抚,他才稍微停了下来。

群臣谁都不敢第一个发言,他们还在体会皇后这话是否另有深意

如果赞同,是不是表示皇后老了,皇子们也的确不堪大任

如果不赞同,是不是说明他们不想皇子成长太快,待在深宫不问世事就挺好的

这两种答案,似乎哪一种都不太合适。

王国宝见没人说话,又第一个跳了出来

“臣觉得吧,皇上皇后正值壮年,皇子们学习的机会还有的是,再说了,诸位皇子个个天资聪颖,勤奋好学,再加上我们这群老骨头辅佐,定可保晋朝太平万年,娘娘是不是有些……过于忧心了”

王国宝话音刚落,吴休之停下了捋胡子的手,闷声咳嗽了起来

王国宝当然注意到了,这才明白自己是会错了意,这个回答也许并不是皇后想听的

“啊,当然了,对于皇子们本身而言,历练一番还是很有裨益的,这样也可以尽早的为皇上皇后分忧了,臣举双手赞同!”

皇后听完这番话,眼神里多了一丝满意,群臣这才纷纷附议,均赞同了起来。

“好,那这历练一事,就这样定了”

皇后说的很干脆,端起了茶水,算是敬大家一杯,茶水喝完皇后接着宣布

“那就让他们去历阳待一年,忘掉自己的皇族身份,找几个民间的师傅,从最基本的事务做起,任何人不得前去打扰,尤其是后宫的嫔妃,也该放手了,让他们吃点苦吧”

历阳,位处建康西南,也就半日的车程,并不算远,皇后让他们去那里,也是方便自己的掌控,确保他们体验到真实的百姓生活。

王贵妃还是很舍不得儿子的,她可不想司马元出去受罪,可皇后已经发了话,自己也没什么办法,只能干上火。

她身边的丫鬟当然理解王贵妃的想法,便小声说到

“贵妃娘娘,这亭里风还是有些急的,我带您去屋里补下妆容吧”

王贵妃苦恼之际,正也不想多听皇后唠叨,便稍别众人,和丫鬟一起离席了

两人走出了亭子,贵妃的脸色并不好看,纵然这里景色绝美,也丝毫唤不是贵妃的半点笑意

“贵妃娘娘,您……这是为历练一事烦恼?”

丫鬟轻声问到

“不然呢,你说好好的,干嘛要弄这么一个事情,见不得别人生儿子吗,不是她亲生的,她就不心疼是吗,元儿长这么大,都没离开过我半步,这可倒好,直接被她弄荒郊野外去了,而且一去还那么长时间……”

贵妃心里埋怨不断

“嘘,娘娘,您可小点声”

这番话听的丫鬟吓破了胆,可不敢传到皇后耳朵里的

“我觉得吧,您也不用过于生气,此事……”

“此事怎样”

贵妃见她话中有话,便追问到

“娘娘您想啊,此事王大人可是举双手赞同的,难道他还能害皇子不成?”

丫鬟一下就抓到了关键点

贵妃仔细回忆了一下,的确是这样,如果这是坏事,那么兄长必不会答应的如此干脆,想到这层,她的情绪也算是恢复了一些

“就算不是坏事,可我也心疼啊,历阳那个破地方,想吃顿好的都难……”

“娘娘您就放心吧,这去历阳的皇子又不是他一个,其他嫔妃们难道就不心疼了吗?再说皇后娘娘又不可能在那里守着,到时候一定有办法让二皇子衣食无忧的”

丫鬟这劝的效果还真好,王贵妃又想了想,还真是这么回事,一下子就释怀了好多,逐渐也露出了笑模样

“你说的没错,如此甚好,如此甚好,诶?我这妆还真有些花了呢,哈哈,随我去补补”

丫鬟见贵妃又笑了,自己也十分满意,便带着她朝宫苑走去。

………………………………

刘裕这边还是没有离开,两人就这样僵持着,他见刘若水如此固执,又谁都不信,顿时也没了办法,只能继续劝到

“不管如何,今日我定不会让你见皇后,你若信我,就将信件交给何将军,我保证他必会帮你,若不信我,就在这里待着,等庆典结束,我自会想法带你离开,此事也以后再说,怎么样?”

刘若水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他若不帮,自己是不可能闯出去的,可何牢之到底为人如何,她心里也没数啊

思索良久,还是不敢轻易将信交出

“我还是不能把信给你,看来是老天不肯帮我报仇了,接下来怎么办,我得回家问过父亲才行”

总算是说通了,刘裕也松了一口气

“行,那你就继续藏在这里,不要被人发现,我晚些时候会来找你的,我还要出去巡查,不能在这耽搁时间了”

刘若水没有办法,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

刘裕见她同意,便心有余悸的推开了门,转身离开了

而屋外不远处走来了两个人,正是前来补妆,并有说有笑的贵妃主仆。

“拜见娘娘”

尊卑有别,刘裕隔老远便打起了招呼

贵妃都没有瞧他,径直从刘裕身边走了过去,就跟没听见这四个字似的

贵妃听没听见并不重要,可屋子里的刘若水却听个清清楚楚,拜见娘娘四个字格外的突兀

她是一介民女,对于宫里的称谓并不太懂,在她的概念里,只有皇后才能被叫做娘娘……

她和父亲调查王国宝多年,可也仅限于建康城里,这皇宫的事情,他们是不可能调查到的,虽然知道王国宝有个妹妹是贵妃,但也并不知道她到底长什么模样……

所以……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就这样出现了,贵妃和丫鬟推开房门,走了进来,刘若水以为来的这位是皇后,便没有钻进柜子,而是盯着她们,自己也慌了神。

贵妃进屋一看,一个宫女在那傻站着,还没等问话呢,就见宫女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把自己都弄一愣。

“娘娘!!”

刘若水喊到,此刻的她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刚才还山重水复疑无路,现在居然柳暗花明又一村了

“娘娘,奴婢有要事禀报!!”

刘裕在外面看见了贵妃,心里多少有些害怕,可屋漏偏逢连夜雨,越怕什么越来什么,没想到贵妃竟然直接进了刘若水藏身的屋子

他就折了回来,希望刘若水赶紧藏好,别让贵妃发现了

可刚到门口,就听到了屋里刘若水的喊叫,这才意识到,刘若水把贵妃当成皇后了,脑袋顿时一片空白,人也傻住了。

贵妃听这个宫女说有要事,便端坐了下来

“说吧,什么事”

“娘娘,是……是王国宝”

刘若水激动的什么都不管不顾了,心里有什么就说什么,毕竟能见到皇后的机会可不常有

“王国宝他……他为了自己的私欲,勾结秦国,乱我朝纲,毁我社稷……还害死了我的母亲,娘娘,请您务必为我做主啊!!”

贵妃听到这里,心脏差点没被吓出来,急的大喊

“你……你在说胡些什么”

“皇后娘娘,奴婢有真凭实据,才敢这么说的,不信您看”

说完刘若水便将书信掏了出来,双手递给了贵妃

王贵妃一把将信件夺过,仔细的阅读着上面的每一个字,这的确是兄长和秦国联络的证据,那么问题就来了,这个宫女是怎么得到的呢!

她仔细打量着趴在地上不敢抬头的刘若水,忽然想起来她刚才叫自己皇后娘娘……看来,她要找的不是自己,而是认错了人

贵妃心里顿觉万分的后怕,但还是故作镇静的问到

“你是如何得到此信的?”

“奴婢幼时,母亲就遭王国宝毒手,所以这十几年来,我都在暗中调查他,废了很大的功夫,才于王府中偷来的”

贵妃面无表情的听她说完,接着问到

“除了你,还有谁知道此事?”

刘若水刚想说自己父亲,突然担心了起来,自古以来民告官,都是两败俱伤,自己的性命倒不重要,可不能连累了父亲

“禀娘娘,只有我自己知道,事关重大,我并不敢说给任何人听,只能当面呈给娘娘,希望娘娘替我做主啊”

刘裕在门外可听的真真切切,还好她没有把自己供出去,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刘裕在想,这个女人命薄,自己也救不了,可贵妃一定会查她的底细啊,查出来她不是宫女,偷偷闯进来的,那会不会认为我这个护卫长也是同伙呢?这可不行,我必须要做些什么

“哦”

听完这句,贵妃暗中松了一口气,心里想着,她最好说的是实话,就算不是,如今信在自己手里,打死不承认就好,反正他们也没有证据

不过再怎么说,眼前这个宫女可一定是留不得了

“你是哪个宫的宫女?”

“我……”

这个问题刘若水可没思考过,现在的情况是哪个宫的已经不重要了,倒不如实言相告

“禀娘娘,我是……”

刘若水话说一半,门哐的一声被推开了,进来的人正是刘裕,他冲着刘若水训到

“你这个偷懒的宫女,才进宫没几天就把规矩都忘了吗?御膳房都忙活不开了,还不赶紧出去端菜!”

刘若水听完呆住了,不知道刘裕为何会回来,也不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其实刘裕很明显,就是想救她走的,他骂了一通,然后假装进屋没见到贵妃,急忙赔罪

“哎呦,贵妃娘娘也在这里呢,奴才真是该死,这个徐总管那边都气坏了,让我赶紧找几个宫女去端菜呢”

说完瞪了刘若水一眼,示意她马上跟自己走。

刘若水前面听的云里雾里,但后面这句贵妃娘娘,让她一下子失了神,她当然知道贵妃娘娘是谁,整个皇宫只有一位贵妃,就是王国宝的亲妹妹。

原来自己刚才……把仇人的把柄,原封不动的又交到了仇人手里……

“还愣着干嘛,赶紧给我端菜去”

刘裕见她傻在原地,又大呵斥了一遍

刘若水见事已至此,似乎没有任何挽回的余地了,心里纵然万般懊恼,也都没用,她缓缓的抬起头看着刘裕,六神无主的站了起来

“慢着”

贵妃将信不动声色的揣收好,然后缓缓的说

“我让你走了吗?”

刘裕早就知道会这样,所以方才才说是徐总管叫他来找人的,毕竟徐总管是皇后的人,贵妃怎么也得给点面子吧

“这……”

刘裕面露难色

“这……是徐总管吩咐的,奴才也不敢不听啊,还望贵妃娘娘能……”

贵妃即便知道是徐总管的意思,此刻也绝不能让她走

“你放心,徐总管那边,我自有交代,这个宫女心灵手巧,我还指望她给我补妆呢,至于端菜吗,我一会叫她去便是”

说完便指向身旁的丫鬟

刘裕这下子实在没什么说的了,如果再坚持带走刘若水,就会让贵妃起疑心的

“哦,这样也好,那就烦请娘娘费心了,奴才这就告退”

说完刘裕就离开了房间

刘裕深知,此事已经结束了,看来天公不作美,自己做尽人事,可刘若水却无此天命,至于接下来会怎么样,就要看她的造化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