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夜生 第五章 前功尽弃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昼夜生小说简介

昼夜生这本女生小说目前处于连载,这本小说是一本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几位主角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上巳终于等到到了,百姓但是难以随行,但这一次上巳的排场依旧不小皇室子弟、文臣武将全数回到了郊外的行宫中,礼乐、仪仗按部就班的忙乎了出来,侍卫是一刻不敢完全放松,御厨也紧锣密鼓的为席上众多大人物筹备着。众人坐于在一座很大的亭子下面,低下头有美酒佳肴,众人端坐在一座很大的亭子下面,低头有美酒佳肴,抬头有轻歌曼舞,回头有山河美景。...

昼夜生小说-第五章 前功尽弃全文阅读

上巳节终于到了,百姓虽然无法随行,但这次上巳节的排场依旧不小

皇室子弟、文臣武将悉数来到了郊外的行宫中,礼乐、仪仗按部就班的忙活了起来,护卫是一刻不敢放松,御厨也紧锣密鼓的为席上众多大人物筹备着。

众人端坐在一座很大的亭子下面,低头有美酒佳肴,抬头有轻歌曼舞,回头有山河美景

三月份的建康正值初春,徐来的微风伴随着阵阵花香鸟语,酒还没喝,人已经都醉了

皇上皇后还未入座,所以亭内气氛也较为轻松,大家互相寒暄、有说有笑

“祁儿,来”

王贵妃边磕着瓜子边冲王祁打招呼,这个王贵妃是王国宝的妹妹,也就是王祁的姑母

王国宝暗中通秦正是为了她的儿子司马元将来能继位,所以这兄妹俩绝对是一条心的

王祁听到招唤,便笑么呵的走了过去,同姑母和司马元问了好

贵妃是满面春光,毕竟在后宫里,除了皇后就属她的权势最大了

她叫王祁过来,应该是和驸马之事有关的

“祁儿,你爹都跟我谈过了,想让你呢,和宫里的关系再近一步,我也觉得这是件好事……”

“姑母啊”

王祁似乎有自己的想法,便打断了她的话

“这……是不是太牵强了,我……平日进宫进的少,根本都没见过这位公主”

“哎呦,傻孩子,所以今日趁这个机会让你们认识一下啊,司马英还是很乖巧懂事的,又知书达理……”

王贵妃话没说完,又被打断了,这次不是王祁,而是她儿子司马元。

司马元在旁边也都听见了,觉得这个话题挺新鲜的

“母亲,您是要让王祁娶英儿妹妹?”

“怎么,你不同意?”

王贵妃质问到

“……啊,同意,同意……这个,亲上加亲嘛,挺好”

司马元嘴上这么说,但还是有一些想法主见的

“但是吧,你和舅舅再怎么盘算,最后不还得母后点头才行,你们觉得母后能同意吗?”

这句话确实说到了重点,可王贵妃似乎不太在乎

“年轻人,讲的是两情相悦,只要我们祁儿表现的足够好,让英儿对他死心塌地的,非他不嫁,皇后娘娘同不同意还重要吗?”

王祁听二人说了半天,他的脑子里可没想这么多,冲着司马元问到

“哥,到底哪位是公主啊”

司马元也没抬头,朝着司马英的方向一努嘴

“那个,看着没”

王祁定睛望去,这个眼神特别像初见刘若水时,直接陷住了,他看到司马英正在和大皇子嬉戏,一颦一笑,让王祁久久不能自拔

“孩子,你放心,我以后啊,会经常给你们制造机会的,至于能不能拿下驸马这个位置,可就看你自己了”

王贵妃通过眼神就能看出来,王祁对公主十分满意

贵妃说完话,王祁这才回过神来,脸上还是抑制不住的春色

“那就全听姑母安排了”

………………………………

很快,皇上携同皇后就走了进来,众人纷纷起身叩拜,皇后坐定

因为沁阳郡主是自家人,而且常年在外,难得回来一趟,皇后便让她坐在自己身侧。

皇上司马德宗以前也是个健全人,大概十几年前,患了一场大病,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生活不能自理,智商跟小孩子没有区别

他看到今日这么人齐聚,乐的直拍巴掌,就像我们小时候过六一似得,兴奋的不得了

皇后先询问了一下昨夜燕匪的事情,治安营的人说仍在搜捕,皇后有些不悦,让他们速速查办。

沁阳郡主就在皇后身边,说起话来也十分方便

她看着亭内的一众文臣武将,尤其是吴休之、王国宝、王谧、何牢之四人,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低声说到

“皇嫂,我看今日这酒啊,很难喝的尽兴了”

皇后苦笑一番,没有说话。

………………………………

亭内的人欢声笑语不断,亭外的人则辛苦太多了,护卫们一个个笔直的站着

刘裕身为护卫长,此时还在各处巡查,确定无事后,才能去把守主亭,其他的宫女、太监也都各司其职,忙碌的很,他们谁都不知道,这行宫的一间屋子里,还藏着一个人呢。

刘若水穿着宫女的衣服,一直躲在柜子里,大气都不敢喘,只能在确定没人的时候,偷偷出柜子朝外面瞧一眼,她也很纳闷,都这个时候了,还是没见到父亲,别说父亲了,一个寻常百姓都没有。

刘若水在屋里待了一夜,也没有被人发现,因为晚上外面的只是些太监宫女罢了,可现在外面巡逻的都是皇家护卫,但凡有点人影晃动,定逃不过他们的眼睛,刘若水也知道这一点,还是柜子里安全些,正打算回去

“哪家的宫女,鬼鬼祟祟的钻柜子做什么”

一个声音就从背后传来

刘若水背对着这人,顿时僵在了原地,心里大喊不妙,千躲万藏,怎么还是被人发现了

就是这几秒钟愣住的功夫,来人便察觉这个宫女不正常

“何方小贼,看剑”

还没等刘若水想好托词,一束剑光就飞快的袭来,刘若水马上身子一侧,将这一剑躲了过去,她的功夫虽不算上乘,但对付两下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身后的人没等她站稳,第二招就到了,刘若水勉强的一挡,她十分的清楚,这个人的武功比自己高太多了,自己将就能挡几招,而且一点还击的余地都没有

果然没什么意外,数招过后,刘若水就被一掌推在柜子前面,而这个人并不打算放过她,一个箭步便冲了上来

刘若水扶住柜门,回头一望,不是别人,正是那日帮过自己的小子

刘裕此时也看清了她的面容,心里暗暗吃惊,可已经出招的手却没打算停下来,只是卸掉了稍许力气,将刘若水一把推回了柜子里,迅速的将柜门关上

就在同时,屋门也打开了,又走进来几个护卫

“刘兄,发生了何事,我怎么听到屋里有撞击声呢?”

刘裕忙笑着解释到

“哦,我只是看到一只老鼠,担心万一哪位娘娘进来休息的时候遇到,便抓住扔掉了,没什么事,你们继续出去巡查吧”

护卫也没有怀疑,他们对刘裕还是十分信任的,便各自出去了

刘裕严肃的回头打开柜子,双眼直勾勾盯着刘若水,质问到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刘若水心中五谷杂陈,不幸的是自己这么不小心,居然被人发现了,万幸的是还好与此人有过照面,而且他也算善良

面对刘裕的质问,她知道自己没有退路了

“我……有要事,要见皇后一面”

刘裕上下打量了一番

“你假扮宫女,能混进这里,已经很厉害了,我是这里的护卫长,劝你不要得寸进尺,皇后娘娘岂是你说见就见的吗”

“我见不到没关系,但我父亲可以,他是今天的随行百姓,他可以见到皇后娘娘的,我求求你让我……”

“随行百姓已经取消,你父亲来不了了”

刘裕斩钉截铁的说到,丝毫不给她继续胡闹的机会

“取消?为什么取消?”

刘若水听到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一般,谋划了这么久的事情,怎么突然间说没就没了,她简直不敢相信

“为什么取消可不是我说了算的,你不管有什么要事,都不能惹麻烦,你的死活我不关心,如果因你节庆出了岔子,我可就要受罚了,一个女儿家,好好在医馆治病救人不好吗,非要出来找死”

刘若水被他训的哑口无言,如此形势,自己想要见皇后也实在太难了

可她仔细一想,发现刘裕的话哪里出现了问题

“医馆?你怎么知道我家是开医馆的?你查我?”

“那日可是我救了你,你被王国宝的人满街的追,我当然要查查你的底细”

刘裕在将军府办事多年,水平自然是有的,查探一番自己怀疑的人,也算是常规操作了

“那你还查到什么了??”

刘若水说到此处,情绪变得有些激动了

“你查到我母亲怎么死的了吗?你查到王国宝对她做过什么吗?你查到这十几年来,每次梦到母亲,我都会哭醒吗?”

刘裕倒没想到她会这么说,当然了,刘若水口中这些事情,刘裕肯定是不知道的

他见眼前这个姑娘应该是说到了伤心处,有些湿润的眼眶还是挺惹人心疼的

“我……我不知道……那你告诉我,你你要见皇后做什么,难道和王国宝有关?”

刘若水缓了缓悲伤的情绪,盯着刘裕的眼睛

“你和王国宝不是一伙的?”

“废话,我是的话,那日不就把你指出来了,你还能活到今天吗?”

刘若水想了想,也的确是这么回事,她犹豫了一番,因为刘穆之讲过,除了皇后不能相信任何人

可此时刘若水却对这个小子产生了信任,她也确定刘裕并非王国宝的同伙,便心一横,将王国宝的通秦书信拿了出来,摊开在刘裕面前。

刘裕本来没想那么多,只是觉得这个人母亲被王国宝所害,希望找皇后伸冤而已

可看了这封信,他就发现自己还是太年轻了,这可是一个足以搅动整个朝廷的大事件,他也知道王国宝此人心思颇多,手腕颇狠,但还是没有想到,他居然会私通外邦

“怎么样?王国宝的私印和笔法,我总做不了假吧,如果你真的有心除害,就放我去见皇后,一切后果我自己承担,绝不会连累你”

刘裕一时间也没了主意,要不要帮助她将信交给皇后

可自己毕竟是个小小护卫,也没有那么大的能耐

况且就算放任她自己见皇后,恐怕她也难逃擅闯宫闱的罪名,而自己身为护卫长,一样是难辞其咎的

思来想去,刘裕还是摇了摇头

“不行,那样只会玉石俱焚,你怕也活不成了”

“没关系啊”

刘若水哀求状的看着刘裕

“我死就死,只要能扳倒王国宝,我怎么样都可以,只求你放我出去……求求你了”

刘裕沉默了许久,终于想到一个安全些的法子

“这样吧,我把信交给何将军,让何将军找机会面呈皇后,岂不是更好,你既如了心愿,也不必白白送命”

这个提议按理来讲是最好的,可问题就是刘若水对何牢之并不了解

她并不想将这么关键的东西,交给一个不了解的人,万一何牢之和王国宝同流合污怎么办,到头来大仇没报,自己一样活不成

“不行,绝对不行,我父亲说了,一定要当面交给皇后,其他人我谁也不信”说完就把信件又塞回了衣服里,生怕刘裕会突然抢走。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