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夜生 第四章 意外来临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昼夜生小说简介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小说在哪看,其实这本书名叫昼夜生,搜查小说网提供小说精彩内容阅读:王国宝从将军府回去,心里多少有些心急下人来报说城南绸缎庄的掌柜神秘失踪了几天,昨日又回去了,身上的财物全数被偷,不管怎么说算也没性命之忧,至于抢他的人,掌柜压根儿就没看见,也也没人问话,自己就在一个破庙中孤零零的被绑了数天,一直到昨天被路人所救。王国宝王国宝听完就起了嘀咕,莫非真的只为劫财?绑架掌柜和女贼闯书房,难道只是巧合吗。...

昼夜生小说-第四章 意外来临全文阅读

王国宝从将军府回来,心里多少有些着急

下人来报说城南绸缎庄的掌柜失踪了几天,今日又回来了,身上的财物尽数被抢,好歹算是没有性命之忧,至于抢他的人,掌柜压根就没见到,也没有人问话,自己就在一个破庙中孤零零的被绑了数日,直到今天被路人所救。

王国宝听完就起了嘀咕,莫非真的只为劫财?绑架掌柜和女贼闯书房,难道只是巧合吗

他心里虽然不信,可眼下也没工夫再去细想了,毕竟书房的信件没有丢

当然此时的王国宝还并不知道书信已经丢了的事实,他想着既然没丢,那么此事就等以后再说吧,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喝茶叶的那俩人

如果何牢之真的与王谧拧成一股绳,即便自己有首辅大人的帮助,那么明日也很有可能会起波澜,所以今夜必定要谋划一番,以确保自己胜券在握。

他叫来了自己的亲信,吩咐他们天黑去办一件大事

………………………………

天已经黑了,建康城中除了更夫和巡逻的官兵,基本看不到人影

一群黑衣人从茫茫夜色中现身,沿着主街仔细的寻找看起来有钱的大户,一旦确定目标,立马就冲进去,烧杀抢掠

短短半个时辰,已经有近十户人家遭了秧,城中的火光直冲天际,各种求救声、呼喊声不绝于耳。

本来安静祥和的建康城,因为这伙人的到来,一下子就乱了套,很快建康治安营的兵马就赶到了,与这些黑衣人展开了血拼。

………………………………

发生如此大事,附近的百姓自不必说,就连将军府都被惊动到了

“将军!将军”

刘裕得知情况后,不敢怠慢,忙向何牢之禀告

何牢之本都要睡下了,却被刘裕唤醒

“何事如此惊慌”

“禀将军,城中出现了一伙贼人,到处杀人放火,抢夺财物,已有数十人遇难……”

刘裕如实禀告着

“贼人?”

何牢之眉头紧皱

“治安营的人去了吗?”

“去了,但……多数贼人都已逃脱,剩下的也都自尽了……没有抓到活口”

何牢之沉默片刻,心里细细盘算着,这些到底是什么人

“不过从贼人的刺身和功夫招式来看,应该全都是……燕国人”

刘裕这话刚说完,何牢之立马觉得事情不对,如果是平时也就罢了,这种事情就直接交给治安营处理,可问题明天就是上巳节啊,而现在城中出现了燕人,不可能是巧合的

他越想越害怕,手一伸,想要更衣。

刘裕当然明白,早就将朝服备好

“将军,这是要进宫?”

何牢之点了点头,穿好了衣服便坐上车马,奔皇宫去了

………………………………

刘若水此时也带着书信来到了郊外行宫,城中发生的事情她并不知道,当然她也不关心,此时心里面全是那个王国宝的末日,毕竟等待太久了

她小心翼翼的翻过围墙,行宫里只有几个张罗事的太监,很轻松的便躲过了他们,来到一间屋子里藏匿了起来

她就没打算今晚睡觉,毕竟这件事一点差错都不能出,现在只要等待就行了,等着明早父亲的出现。

………………………………

何牢之匆忙进了宫,很快就得到了皇后的召见

他走进殿内,发现首辅吴休之也在,正与皇后商议事情

“拜见皇后娘娘,首辅大人”

“不必多礼,起来吧”

皇后纤手一指,吩咐身旁的徐总管赐座

皇后王神爱此时四十岁上下,姿色不凡的脸上满是沧桑,主政多年也让她练成了遇事不惊、泰然自若的气质

“何将军来见本宫,也是为了城中燕人一事?”

“正是”

何牢之沉稳作答,随后看了吴休之一眼

“莫非吴大人也是为了此事?”

吴休之微微点了下头

“老夫也就比你早到一会罢了”

皇后看着二人

“既然都来了,就说说吧”

吴首辅对比何牢之,经验还是很老道的,他没有开口,而是在等何牢之先说

何牢之也果然没有沉得住气,直接进入正题

“皇后娘娘,微臣认为此事关系重大,我堂堂国府建康,有燕匪藏匿居然毫无察觉,谁又能保证除了这伙人之外,就没有其他心怀妥测的外邦贼子呢,而且偏偏是上巳节的前夜,如果这些人明日再起祸心,混入随行百姓之中,那可就大事不妙啊,皇后娘娘,微臣建议,立即取消明日的节庆,您和王公大臣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吴休之听完,捋了下自己的胡子,依旧没有说话

皇后嘴角微扬,也不知道这个吴老狐狸到底什么想法

“若依将军所言,一伙贼人惹了些许祸事,我们就要取消筹划许久的节日,这要传出去,怕不是会损我国威呢”

“皇后娘娘,微臣身负明日护卫之责,方才所言也全都是为了娘娘您着想,如果真有异端,微臣万死不足惜,可还是担心会波及娘娘凤体,担心影响国之社稷啊”

何牢之言语之间满腔真诚,可这些话似乎皇后并不想听。

皇后还在等吴休之的高见,但这人就是不说话

她身旁的徐总管拎着一壶茶水,满脸笑意的走到吴休之面前

“首辅大人这茶水都凉了吧,奴才再给你沏上一杯”

“有劳徐总管了”

吴休之也没推辞,端起热茶喝了一口,缓声说到

“今日傍晚时分,臣在院中静坐,忽觉一滴雨水落到臣的脸上,臣欲趁暴雨前收拾回屋,可是哪曾想到,这滴雨水不过是孙儿玩闹溅出来的”

屋里几人都不明白他到底什么意思,吴休之也不着急,继续说到“

一件事情,在了解完它的本质之前,最好不要轻易下定论,就像我如果真的收拾回屋,然后才发现那不是雨,这……这未免有些矫枉过正吧。”

说完放下了手中的茶杯

“臣认为此事有三,其一:这些贼人没有发现活口,仅凭刺身和招式就断定他们是燕人,有些不妥,万一是有人暗中故意冒充的呢?其二:即便他们是燕人,即便明日要混入百姓中有所图谋,那我们最多不带百姓也就行了,实在没必要彻底取消,其三:如果他们真的是燕人,敢在我国府闹事,那就说明燕国已经自大到了何种程度,侵扰边境不算,居然还敢来建康城放肆,我晋朝虽无杀伐之心,但也容不得他国如此狂妄,这灭燕之事也当尽早提上日程了”

何牢之被这一番话惊住了,前两点还可以理解,这第三点则着实没有让他想到,这个老狐狸左拐右拐,还是拐到了这件事情上,看来明天的南下北上之争,又不好说了

“首辅大人真是句句珠玑,令下官钦佩,只是今晚的祸事也未必是燕国授意,应该算作个例罢了,犯不上这么轻易就让皇后娘娘收回南下的旨意吧”

“哈哈”

吴休之又捋了一把胡子

“老夫只是提个建议,具体怎么做,当然还是皇后定夺,何将军可不要多虑啊”

皇后听这俩人聊的也挺有趣,但现在该是自己发表意见的时候了

“两位所言都有道理,南下还是北上的事情,我们今日不谈,不过这上巳节的事情,本宫还是赞同吴大人的,彻底取消大可不必,依首辅的意见,百姓就不跟着了吧”

这种局面也算是折中的处理,何牢之也就没什么说的了,三人又聊了一些有的没的,很快就各自回府了。

城中是很多人一夜未眠啊,除了王国宝,就属他睡的最踏实

………………………………

刘穆之起了个大早,很快就进了建康,来到规定好的随行百姓区等待

可是左等右等,最后只是等来了一句话,上巳节百姓随行取消,你们都各自回去吧

这些百姓里面有不少都是用银子换来的名额,没想到一句话,说取消就取消啊,问题是银子也不可能给你退,这可让他们炸了锅

当然了,里面最郁闷的还是刘穆之,这一个意外导致计划尽毁,而且更要命的是,刘若水已经去行宫等待了,如果她不能及时逃离,后果不堪设想

刘穆之不敢耽搁,马上就向行宫出发,想方设法通知女儿才好。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