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夜生 第二章 巷口初遇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昼夜生小说简介

连载小说昼夜生是网络作家丁菠萝的一本纯原创小说,这本书的主角是,该小说归类在女生小说,搜查小说网小编推荐目录昼夜生精选篇章:回建康回乡省亲的郡主名号沁阳,是皇帝司马德宗的妹妹嫁到蜀多年,怎奈蜀地杨公早亡,她左手日常管理政事,左手撕扯公子杨随慢慢长大,也是挺不很容易的此番回建康,是趁着上巳节来见一见自己的皇兄皇嫂公子杨随也没跟来,留蜀处理政务。沁阳郡主的车马浩浩荡荡的进了城里沁阳郡主的车马浩浩荡荡的进了城里,围观的百姓也非常多,毕竟这样的场面还是很难遇到的。。...

昼夜生小说-第二章 巷口初遇全文阅读

回建康省亲的郡主名号沁阳,是皇帝司马德宗的妹妹

嫁到蜀多年,奈何蜀地杨公早逝,她一手管理政事,一手拉扯公子杨随长大,也是挺不容易的

此番回建康,就是趁着上巳节来见一见自己的皇兄皇嫂

公子杨随没有跟来,留蜀处理政务。

沁阳郡主的车马浩浩荡荡的进了城里,围观的百姓也非常多,毕竟这样的场面还是很难遇到的。

一位朝官路过此地,便在郡主的轿前停了下来

“呦,沁阳郡主,下官有礼了”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下朝的王国宝,他礼貌的打起了招呼

郡主也听到了,但仍稳坐不动,轿帘子都没打算掀起来,弄得王国宝稍显尴尬

看来郡主对王国宝的印象并不算好,可毕竟人家笑脸说话,自己不回也不好,片刻才说了一句

“原来是王大人,近来可好”

“哈哈,托郡主的福,百姓安居,商户乐业,国家也是一片祥和,我们做官的就算多受些劳苦,也在所不辞啊,上为了朝廷,下为了黎民……”

“国家祥和?”

郡主也不想听他絮叨,净说些没用的官话,便直接打断了

王国宝也发现郡主并不爱听,也就停了嘴

郡主依旧在轿子里,语气不缓不急

“北边燕国频繁扰境,南边卢循一党愈发壮大,这就是你口中的国家祥和吗?”

“这个……”

王国宝就知道话不出两句,准碰一鼻子灰

“这个嘛,卢循贼子尚不成气候,我们只要联合秦国灭了他燕国,天下自然就太平了,哈哈,郡主不必费心,一切有下官……”

王国宝的话又没说完,轿子里就传来了一声哈欠

“我有些乏了,改日宫中在叙吧”

………………………………

刘若水翻出了王府,但根本甩不掉身后的追兵

她原来计划的逃跑路线就在前方,可她跑着跑着就发现不太对劲

前面似乎多了一些车马,这可不在她的计划之内,可是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冲了。

自己早先准备的马匹此刻都不见了,应该是被清街的人牵走了

她边跑边四处寻摸,还是没有发现,这一个不留神,脚下拌蒜,不合时机的摔倒在了地上

后面的追兵越来越近,而她摔倒的位置也很是尴尬,正是郡主和王国宝寒暄的轿子旁边

郡主车马的领队将军看到这番情景,自然警戒了起来,赶到刘若水旁,长刀一指

“你是何人,速速拿下”

附近的郡主护卫纷纷走上前来,将刘若水团团围住

很快的,王国宝府中的下人也追了过来

见到王国宝也在这里,便气喘吁吁的叫嚷着大人不好了

这把王国宝吓的,他根本不知道府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可自己的下人在郡主面前造次,这成何体统

一个手势让下人马上闭嘴,下人似乎还想说,硬是被王国宝逼了回去

刘若水趴在地上,缓缓的抬起头,看着指向自己的数把大刀

“我……我不是坏人……我就是……跑的太快,摔到了,真的不是坏人……”

可领队将军哪管这些,即便你不是故意的,但让郡主受了惊吓,怕也得挨上几板子

他也不听刘若水解释,便让手下将她带走

“且慢”

郡主在轿子里勉强能看到外面发生了什么,也许是看的不太清楚,就缓缓的拨开了些许饺帘

透过缝隙,隐约可见郡主是一位三十几岁的成熟女性

她发现摔到在地的人,也不过是一个穷苦人家的弱女子,看样子并不像对自己有所企图的,然后就合上了帘子,轻声说到

“无心之过罢了,让她走吧”

领队将军听到郡主下令,这才缓缓的退了出去

刘若水见状简直不敢相信,没想到这个郡主还挺善良的

她偷摸看了一眼王府的下人,一个个都恶狠狠盯着自己

刘若水这心里不知道庆幸成了什么样,便见好就收,迅速爬起身,一溜烟的跑掉了。

………………………………

刘若水走后,郡主也没有多留,因为她也瞧不上王国宝,一行人接着浩浩荡荡的向皇宫使去

留下原地送别的王国宝和他的下人们

“大人!!!大人!!!不好啦”

郡主走远,下人这才敢开口说话

王国宝在朝中就一堆烦心事,这都下了朝还是不能消停,有些气恼恼的

“到底何事,快说”

“刚才那个女贼她……她鬼鬼祟祟的潜到您的书房啦,我们这才追过来的……”

“什么??”

王国宝这一听,气的直瞪眼

“一个弱女子,光天化日之下也进得了我王府?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

下人被骂,自然也觉得委屈,毕竟这个女贼又不是他们招进来的,便开始小声嘀咕了起来

“还不是公子……他……带进府的”

王国宝听到跟王祁有关,气更不打一处来

“又是这个混账”

“对了,大人”

下人除了女贼的事情,还有一件事也要汇报

“今日城南绸缎庄来人说他们掌柜……昨晚一夜未归,今日也不见人影……好像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如果单单是一个贼人闯府,也许王国宝不会太过在意,毕竟为官数十年,这样的事情还是遇到不少的,他们大多是为了钱财

可今天结合掌柜失踪,而且女贼闯的还是自己书房,那可就不一般了

下人话音刚落,王国宝脑门的汗可就止不住了

“那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追啊,继续追!!”

“好嘞”

下人得到命令,也一溜烟的朝着刘若水离开的方向奔了过去

王国宝焦急的吩咐随从

“咱们……马上回府”

………………………………

王祁很快也就知道了刘若水闯书房的事情,这把他吓的,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当然他更不知道的是……之前抬情诗箱子进来的人里面,有一个是刘若水带来的,而他早就悄无声息的躲了起来。

这个人正是刘若水的父亲刘穆之,附近的守卫都出去追女贼了,所以他也很顺利的溜进了这个无人看守的书房中

………………………………

刘若水也知道王国宝不会放过自己,肯定还会继续追的,自己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女人,体力上还是比不上那些五大三粗的壮汉,光跑下去也不是什么办法

便进了一处小巷子里,这里没什么人,只看到一个吊儿郎当的小子,优哉游哉的溜达着

时间紧迫,刘若水不想浪费了,看到了一堆竹筐就摆在巷子边,边直接钻了进去,企图蒙混过关。

没一会,王府下人们就追到了这里,这里的巷子复杂的很,他们不见刘若水的踪迹,也愁了起来

“喂,小子,你看没看见一个女人从这跑过去”

这个吊儿郎当的小子意识到是在问自己话,直直的盯着这帮下人,也没有出声

他知道女人就在身旁的竹筐里,但还是随手向身后一指

下人看到了手势,没有多想,纷纷朝着巷子深处跑去了

过了许久,确定下人们彻底离开之后,刘若水才小心的探出了脑

她知道眼前这个小子帮了自己,但始终也没听到他说话,想必是有什么缺陷

“谢谢了,小哑巴”

说完她就爬出了竹筐,掸了掸身上的尘土,眼神大概扫了一下这个小子

此人年纪和自己相仿,身姿挺拔,长的也算清秀,只是可惜不会说话

刘若水也不想久留,还是早回家安全些,转身就要离开

“王国宝的人追你,你可不简单”

刘若水听到这小子开口,原地怔了一会,但也不想多做解释,头都没回便直接走掉了。

………………………………

王国宝火急火燎的赶回了府,第一时间直奔书房

心情急迫的他打开了柜子附近的一处暗格,发现里面的书信还在,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今天开始,王府严加看守,尤其是这里,多派些人,如果再有这种事情,我叫你们一个个吃不了兜着走”

随从也知道出了大事,要不然大人不会如此生气的,便答应了下来

“王祁这个混账东西呢,叫他过来”

王国宝依旧怒不可遏

“好的,我这就去叫”

王国宝这个火气一时半会是消不了,只能去找儿子撒气

没一会王祁胆战心惊的来到了书房前院,看到父亲这般气恼,自己心里害怕极了,他也知道一番训斥是免不了的,一句话也不敢说,干等着父亲发落

王国宝指着王祁便是一顿臭骂,什么恨铁不成钢啊,什么养条狗都比你强,还什么指望你当个驸马,就你这个德性,公主瞎了才看得上你。

王祁听到这,眼睛顿时一亮

“驸马?父亲是要孩儿娶公主吗?”

说到公主,这里我插一句嘴,公主名叫司马英,是皇后的掌上明珠

宫里众多皇子,没有一个是皇后亲生的,她只有司马英一女,自小疼爱有加,所以要当驸马,还是很有难度的

王国宝接过王祁的话

“怎么,当驸马你还有意见?”

“孩儿……孩儿”

王祁也许是被骂习惯了,所以心态恢复的很快,低声的说

“孩儿都没见过她长什么样……”

“混账!”

王国宝愈发的生气了

“我有意撮合你做驸马,那是为了我王家门楣,也是为了你的将来,你还计较公主长什么样,先撒泡尿照照你自己,要不是我在朝中做官,你小子就打一辈子光棍吧,还……还嫌弃公主……”

王祁低着头,一动都不敢动

“父亲……别生气了,我娶便是,您说什么就是什么……”

王国宝还是被气的脑袋疼,反正该骂的也骂了,再不争气也是自己的亲儿子,差不多也就行了

“回屋去,好好反省,没我吩咐不准出来!!”

这句话才正合王祁心意,他也不想待在这里,于是便悻悻的回去了

王国宝这一通下来,也有些累,看着这个儿子,心里很不是滋味,可又没什么办法,长叹了口气便离开了

………………………………

他离开之后,书房重归平静,此时早就藏身于此的刘穆之出现了

刚才王国宝的举动尽收眼底,他怎么教训儿子,如何有意公主,刘穆之根本不在乎,他在乎的只有那个暗格里面的书信

按照王国宝的方法打开了暗格,将书信取出,仔细一看内容,发现了一件天大的事情。

这封信写的是王国宝和秦国皇族之间交易

秦国在晋朝的西北,燕国在晋朝的东北,三国皆有国土接壤,燕国虽然频繁袭扰晋朝边境,但他们其实和秦国之间的矛盾更多

晋朝因为南部出现了反贼卢循,所以无暇北上,只能暂将燕国的事情放一放

而秦国皇族则迫切的希望能联合晋朝,一起打击燕国,这才找到王国宝,希望他能在这件事上出些力

他们对王国宝许诺,只要说服皇后联秦灭燕,那么未来晋诸皇子夺权的时候,秦必会全力帮助二皇子胜出

二皇子司马元是王贵妃所生,王贵妃是王国宝的亲妹妹,所以王国宝当然希望自己的外甥将来继承皇位,这才和秦国形成了如此交易。

不光刘穆之,基本上明眼人都知道,燕国扰晋只是抢些粮食金银之类

和燕国相比,内患卢循是更为严重的,短短几年时间,卢循的队伍已经形成了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先安内,再攘外,才是符合国情的决策。而王国宝偏偏反向为之,只是为了自己的前途,丝毫不考虑晋朝的利弊

这封信如果交给皇后,那么不仅私仇得报,为国为民也算除了一大祸害,他看完不敢耽搁,急匆匆的离开了书房。

………………………………

王祁慢悠悠的回到了屋里,第一眼就看到了刘若水送来的大箱子,一想起这个女人就火冒三丈,今天被骂都是她害的,恨不得抓到她亲手弄死才行

本来就不懂诗词的王祁,现在更不想看这个破箱子了,直接一脚踢了上去,想要解解恨,可箱子还挺沉的,压根踢不动

“来人啊”

王祁喊到

“把这个破箱子给我扔出去,越远越好,别让我再看见它”

王府的下人这就抬着箱子出去了,留王祁一个人坐在屋里生闷气。

箱子被直接送到了街尾的垃圾堆处,这帮下人也嫌它沉,一个个没好气的扔在那里就离开了,反正我们王府是不要,谁爱捡就捡走吧。

待他们走远,箱子的一个侧口竟自己打开了

原来这个箱子是双层的,上面堆满了情诗,下面还有一个能藏人的空隙,而刘穆之取完王国宝的书信之后,就藏到了这里

这样一来,他也算是安全脱身,而且王国宝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书信已经被人拿走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