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夜生 第一章 初探王府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没有了 | 目录 | 下一章

昼夜生小说简介

《昼夜生》是作者丁菠萝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思君如日月,回还日夜生。晋朝初年一个刘姓的小儿用这十个字来倾述着自己的相思,思谁呢?不好意思,我不明白思妻儿、思父母、思故友都有可能会对于中年人早亡的人来讲,历史或许会将他被遗忘,但身边关怀在乎他的人则会我们的故事是从那个年代一位母亲的死讲起东晋末年一个刘姓的小儿用这十个字来倾诉着自己的相思,思谁呢?不好意思,我不知道。...

昼夜生小说-第一章 初探王府全文阅读

思君如日月,回还昼夜生。

东晋末年一个刘姓的小儿用这十个字来倾诉着自己的相思,思谁呢?不好意思,我不知道

思妻儿、思父母、思故友都有可能

对于中年早逝的人来讲,历史也许会将他遗忘,但身边关心在意他的人则不会

我们的故事就是从那个年代一位母亲的死讲起的……

这位母亲姓甚名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不知何故得罪了当朝左仆射王国宝

左仆射——这个官职其实就是宰相,总之大的很

王国宝位高权重,又是名仕谢安的女婿,得罪他的人,自然也就莫名其妙的人间蒸发了。

而她的女儿刘若水,一直都无法摆脱这件事带来的阴影,每每夜间都会被王国宝可恶的嘴脸惊醒

她和父亲刘穆之都想报仇,但草民对决朝臣,有可能吗?

要我说的话,也是没可能,但如果这父女二人隐忍十几年,为的是等一个机会,哪怕成功的几率只有万分之一,我相信他们也不会放弃的。

公元397年开春,一年一度的三月三上巳节就要到了

上巳节——现在说起来可能有些陌生,但在当时这可是个大节日,热闹程度不比如今中秋国庆差的

大伙应该知道王羲之的兰亭贴,这个帖子就是三月初三他和朋友兰亭喝酒时写出来的

文人墨客对于上巳节都很神往

而当朝皇后王神爱,就是王羲之的亲孙女,王献之的亲女儿

出身书香门第的她对于上巳节也自然有一种莫名的好感,所以她就打算上巳节要好好的办

开坛祭祖、曲水流觞之外,她还要与民同乐,让天子脚下的寻常百姓与王公贵胄一起,酒同喝、诗同作

所以就早早的大发告示,选拔一些才气纵横的民间百姓,加入到上巳节的欢庆队伍中。

看到这里,可能有的人会奇怪,怎么是皇后在张罗这些事情,皇上呢?是忙到无暇过问了吗?

其实并不是,而正相反,当朝皇帝司马德宗……因病变成了痴呆,傻得连冬夏都分不清

所以近来朝中大事一直都是皇后和首辅吴休之把持着

刚才说的王国宝,也是辅政大臣之一,而且还是吴休之的心腹……

话题有点跑偏了,咱还是说回刘若水吧。

皇后要上巳节与民同乐,这对于刘穆之父女来讲,可是个天大的机会

假如说他们拿到了王国宝的一些小秘密之类,当面交给皇后,那会不会让王国宝身败名裂呢

刘穆之心里清楚,整个晋朝,能够办王国宝的人只有皇后了,毕竟其他人弄不好跟王国宝就是一丘之貉,所以除了皇后,他是谁也不相信

这样一来,眼下就产生了两个问题

一是怎么让自己被选中去参加上巳节

二是怎么拿到王国宝的小秘密,全天下人都知道王国宝恶贯满盈,甚至还勾结外邦,但全天下人都没有证据,刘穆之到底要怎么才能得到呢?

第一个问题相对还算容易解决,刘穆之本身就博览群书,满腹经纶

当然了,这些没有也没关系,只要你有钱,还有什么办不了的事,所以很顺利,他还真就弄到了一个名额

那么接下来就是第二个问题,王国宝到底做没做过上不了台面的事情?

自从刘若水母亲死后,这十几年,他俩一直都在寻找……很显然,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

突破口就是建康城南的一家绸缎庄,绸缎庄掌柜和王国宝在暗中有书信往来,而这个掌柜,居然是秦国人。

………………………………

这日夜里,月黑风高,掌柜刚喝了点酒,正往家赶

一路上还遇到几个巡街的官差,看样子都是熟人,互相寒暄几句便散了

可他没想到,一个黑影就在前面等着自己

黑影见官差远去,便一步冲到掌柜身边,直接捂住了他的嘴

手里也不知道放了些什么药,掌柜挣扎几番就晕过去了

黑影四下张望,附近并没有什么人,顺利的将掌柜拖走。

………………………………

一夜过去,掌柜也不知被带到了什么地方,建康城繁华依旧,丝毫不在乎是不是少了一个掌柜

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都在讨论一件事,就是今天,出嫁到蜀地的郡主回来省亲了

省亲队伍路过建康的主街,沿途的百姓纷纷避让,瓜果菜摊也比以往规范了不少

大家没见过郡主到底长什么样子,都想围在路边见识一下

但堂堂郡主必定是坐在大轿子里面,百姓能看到的,也只有长长的队伍,和领队那个器宇不凡的将军罢了。

刘若水倒没心思看什么郡主,她身穿一袭长裙,淡淡的妆容,再配上仙女般的容貌,在人群中格外的惹人注目

不少青壮男性都明里暗里的朝她这里瞧着,而她也并不在意,仍旧自顾自的走着。

也许是心事较多,她没注意到前面也来了一位公子,两人一下撞了个满怀。

这公子被撞,火气一下就上来了

“怎么走道的,你是瞎……”

刚想问刘若水是不是瞎,可抬起头见到她的容貌后,简直惊为天人,愤怒的脸也立马堆出了笑意

“瞎……下凡的仙女么”

说着还走上前去,色眯眯的欲将刘若水扶起来

“姑娘何事这般匆忙,撞坏了我倒没关系,要是撞坏了自己,那我可得心疼死了呢”

刘若水见自己失态,也是急忙赔礼

“哎呀,真对不起,我……我近来心事繁重,这才……还望公子见谅”

“呦,见谅见谅”

说着公子的就要轻佻的去将刘若水的手放下,以便趁机摸一摸

“姑娘有心事?那不妨说与我听听,不是我自夸,这建康城里大大小小的事情,还没有我王祁解决不了的呢”

“王祁?”

刘若水听到这个名字有些愣住了,但还是很巧妙的收回了双手,没有让他摸到

“你就是王国宝大人的公子王祁?”

王祁坏笑着点了点头,毕竟在他的成长轨迹里,自己就是被众星所捧,寻常百姓听到这个名字,没有不趋炎附势的

刘若水当然知道他是王祁,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巧合的撞到他

仇人之子就在眼前,但此刻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心里虽有仇怨,但脸上还是温柔依旧

“王府深院草木盛,祁祁甘雨正当春……”

“好诗啊”

王祁这种纨绔子弟,哪里会品鉴诗的好坏,只要是美人说的,一律都是好诗

“没有想到,我今天真的见到你了”

刘若水瞬间转变成了花痴状,仿佛王祁就是她心里的一抹白月光一般

“你记不记得,我们幼时是见过一面的,当然就被你的聪颖和相貌,吸引到不能自拔,这些年来,我为你作了无数首诗,只盼有朝一日能读与你听”

“哦?”

王祁现在不知道乐成什么样,一个仙女般的人物,居然还是自己的仰慕者,那么接下来……

“那我们不妨找一个没人的地方,你慢慢的讲给我,可好?”

刘若水听到这,脸色微红,但话锋一转

“你说你是王祁,倘若我今日撞到了旁人,他也说自己是王祁,我又分辨不出来,你到底是不是真的……”

“那还不简单,你不认识我,但总认识我们王府吧,府里的丫鬟仆人,都可以证明啊”

王祁是一刻也不愿多等了,恨不得马上就回府洞房

“姑娘就陪我回府走一趟,如何?”

刘若水戏还是很足,自己的目的达到了,仍然扭捏了一番,把王祁弄的心痒痒,最后还是同意了

并提议将自己多年写的诗也一并带过去,两人好慢慢的读。

………………………………

王国宝府并不算远,王祁很快就自证了身份,并打发下人去刘若水家取诗

取到后才发现居然是一个大箱子,怎么也得三四个人才抬的动

王祁打开箱子看了一眼,真的满满当当的书籍和纸张,随手翻了翻,果然都是描写自己的

刘若水害羞的眼神让他意识到,这个女人,今天必须拿下。

两人有说有笑的走进了府里,不愧是朝中大官的家

庭院、阁楼修建的错落有致,普通百姓出身的刘若水也算是开了眼界,忍不住东瞧瞧西望望,对看到的一切都似乎特有兴趣

当然了,这一切都是她装出来的,毕竟调查了王国宝十几年,对于这个王府,也许他比王祁都要了解更多。

王祁也不管她有多高兴,毕竟他的心思却并不在这

一箱子诗直接打发下人送自己屋里去了,眼前这个大美人也最好快点回屋办正事……

“长这么大,我还是头一回见到这么美的园子,简直就是神仙住的地方”

刘若水兴奋的不得了,像个自由的蝴蝶一般,到处乱撞,王祁都有些拉不住她了。

“这才哪到哪,不如你去我的房间看看,那里有更多好玩的东西呢”

王祁有些急不可耐。

“哈哈,好啊”

刘若水一口应下

“不过……我都来了你的府里,是不是要先拜过你父亲才是啊,要不然是不是不太好……他人在那里吗?”

说着朝最大的一间房屋指了过去

“哎呀,不在,他上朝去了,再说拜他做什么,这要让他知道,又免不了一顿骂”

“哈哈,他不在啊,那我们继续逛逛怎么样,我想去那边看一下”

刘若水早就知道,那间大房子就是王国宝的书房。

“我的小祖宗啊,那里可千万不能去,否则就不是一顿骂的事情了”

王祁急切的心情呼之欲出,他也不想任由刘若水乱走了,一把将其拽住

刘若水也没有反抗,十足一个涉世不深的小姑娘,可问题她……并不是

“哎呦”

走了一半的路,刘若水一下叫了起来,并捂着自己的肚子

“我可能早上酸果吃多了,有点不舒服呢”

“啊?不舒服?”

王祁也见她十分痛苦,毕竟这种事情谁也没办法

“你是要去茅厕吗?”

刘若水清纯的大眼睛,有些失落的看着王祁,点了点头

“那好吧,你快去快回,我在这里等你”

说完便找了一个丫鬟,给他带路去了

刘若水跟着丫鬟走走转转,每次丫鬟回头瞅她,她还是会表现出一副痛苦的模样,这可真是累坏了

茅厕这种地方,基本上是没有人的,这也让刘若水轻松了一些

还没等丫鬟转身,直接一步冲上前,用手捂住了她的口鼻,没一会,丫鬟也晕了过去

这个手法,和昨夜对付掌柜的时候一模一样……

刘若水简单处理了一下现场,便转身离开了,她的目标十分明确,就是王国宝的书房。

从小随父亲一起混迹底层社会,基本的功夫还是有些的,翻个墙当然也不在话下,唯一就是今天穿的长裙,会有些不太舒坦。

没多一会,她便翻进了书房的院里,蹑手蹑脚的朝门口走去

“什么人?”

突然一个声音传来,刘若水眉头一皱,看来是被人发现了

“来人啊,进贼了!!!!快来人”

发现刘若水的人大喊了起来,这里可是老爷的书房,就算的王祁也帮不了她,更何况王祁也不知道她会闯书房的

看来此地不宜久留,先溜为上了,接着一翻身又上了墙,朝着府苑之外跑去

书房附近的下人都循着声音赶来,发现了墙壁上穿行的刘若水,纷纷跟了上去。

王祁傻乎乎的还在原地等着呢,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没有了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