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江湖有仙女 第一章 神秘女子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没有了 | 目录 | 下一章

这个江湖有仙女小说简介

《这个江湖有仙女》是作者七盟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晚风伴月,夏日的夜晚微凉,一个轻盈自然灵动的身影从月下划过,几个起伏不定,豪无声息地钻到一处凉亭,在亭中赏月亮的男子似略有感,刚一后转身就被人点中大穴。钻到凉亭的是个身材婀娜的蒙面女子,她位叫青衣,双眉间有一点儿朱红,红色小点为她冷冽的眉眼添了几分自然灵动明艳。青衣从袖钻进凉亭的是个身材窈窕的蒙面女子,她名叫青衣,眉间有一点朱红,红色小点为她清冷的眉眼添了几分灵动艳丽。。...

这个江湖有仙女小说-第一章 神秘女子全文阅读

晚风伴月,夏夜微凉,一个轻盈的身影从月下掠过,几个起伏,毫无声息地钻进一处凉亭,在亭中赏月的男子似有所感,刚一转身就被人点中穴道。

钻进凉亭的是个身材窈窕的蒙面女子,她名叫青衣,眉间有一点朱红,红色小点为她清冷的眉眼添了几分灵动艳丽。

青衣从袖袋中取出一枚黄豆大小的药丸塞到男子嘴里,语气平淡地陈述道:“此乃散功丸,一个时辰内不能动用内力,否则筋脉紊乱。”

“你是何人?”男子被点了哑穴,张嘴无声。

这个高大俊朗的男子名叫白瑜,是万书楼楼主,青衣喂他药丸是考虑到他的身份,为了行事方便。

白瑜神色微敛,定定看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女子,她轻功了得,到落霞山庄如入无人之境,武功深不可测,就连他都是最后一刻才察觉到她的存在。

白瑜有一双缱绻多情的好眼睛,在这样的情况下注视他人也能让人有种被深爱的错觉。

青衣移开眼眸,淡淡地说:“公子莫怕,我无意伤人,此番只为取一物件。”

说完,青衣闭上双眼,凝神感知,探查那道在黑暗中闪烁的细弱白光。

女子眉间朱砂红艳似火,让人晃了神。

蓦地,青衣睁开眼睛,水眸发亮,带着笑意。

素手轻移,停在男子腰间。

“找到了。”青衣轻道一声,毫不犹豫取下男子腰间的一块白玉吊坠,说:“三日之后,物归原主。”说完,她转身飞出凉亭,几个翩跹,消失在月色里。

白瑜看着女子鬼魅的身法,轻盈绝尘的身影,若有所思。

十五年前,他见过相似的身影,同样是蒙着面纱的女子踏月而去,那时他六岁,夜幕星辰下,恍以为自己见到了仙女,惊鸿一瞥,难以忘怀。

青衣没有给白瑜解穴,白瑜直愣愣站在凉亭,直到落霞山庄的主人魏子安发现。

“白兄好雅兴,赏月也不叫上小弟。”魏子安远远看到站在凉亭中的白瑜,摇着扇子一摆一摆地走过去,见白瑜毫无动作,察觉到不对劲,赶忙上前解了白瑜穴道。

“何人如此大胆,敢在我落霞山庄行凶?”魏子安愤怒。

白瑜理了理衣服,轻描淡写地说道:“子安不必担心,那女子没有恶意。”

魏子安原本怒火中烧,听见“女子”二字,又见白瑜神思缥缈的模样,怒气消了大半,揶揄道:“什么样的女子竟让万书楼主着了道?能在我落霞山庄来去自如,我倒想会会她。”

白瑜道:“此人身法轻盈,轻功了得,只怕盗圣江海也未能及。”

“江湖中竟有如此高手?白兄可看清那女子模样,可有线索追踪?”

“虽万书楼网罗江湖事,但也有不尽之处,我还无法推测出此人身份。”白瑜顿了顿,说道:“若说线索,子安可打听一下各大药铺中百叶草、紫丹花的流向。”

“这是为何?”

“她喂我吃下的药丸称作‘散功丸’,我曾在古籍中见过,不过药方失传,现在无人能制,如果此药真如她所言是散功丸,那么只可能是她或者与她相关的人炼制,我尝出里面有这两味药,其它不得而知。不过这些药材她未必在城中购置,线索……”白瑜摇了摇头。

魏子安大惊:“她说是散功丸就是散功丸啊!你何时如此心大了?”

白瑜笑道:“若想害我,以她的身手不必如此麻烦。”

魏子安完全不放心,叫来大夫为好友诊治,同时行动起来,一面加强山庄防御,一面派人打听这两味药材流向。

在白瑜和魏子安推测女子身份的时候,青衣已经回到山中药庐。

青衣扶桌而坐,摊开手中白玉坠,眉间丹红渐渐转成白色,隐隐泛着柔和光亮。只见白玉坠光泽大盛,一缕幽白从中脱离,飘至青衣额前,融于她眉间那点柔白。

青衣吸纳了玉中的天女碎魂,白玉坠瞬间失去光泽,不复最初的清润。

青衣淡淡看了一眼,把玉坠收起来,叹了一句:“没了天女之魂,终是普通玉石。”

青衣给药庐加了一层防护结界,回榻上打坐融合新吸收的碎片。

月光下,草木重重,枝影摇曳。

两条细长的影子由远及近,停在药庐外伺机而动,两双碧绿的竖瞳在夜色下泛着寒光。

枝头停歇的猫头鹰“咕咕”叫了两声,扑起翅膀想要飞走,却被盘踞在附近的巨蟒一口吞入腹中。

不到一刻钟,药庐外聚集了数十条巨蟒、毒蛇,它们弓着身子,吐着信子,“嘶嘶”之声此起彼伏。

因为有防护结界,这些毒物始终和药庐保持一丈距离,进不得药庐。

蛇群越聚越多,层层叠叠密密麻麻,好像山林中的蛇蟒都聚到了此处。

这些蛇蟒突然像得了什么命令,不顾一切地撞击防护结界,撞了整整两个时辰,撞死撞残蛇蟒无数,终于破开了结界的口子。

最初来到药庐前的两条碧眼红斑蛇从结界口进入,挨近小屋,从屋角缝隙钻了进去,其他蛇蟒紧随其后,不一会儿,药庐被这些毒物占据。

青衣盘膝坐在床榻上一动不动,全然不察药庐内外的动静。

清风拂过,云层遮住月光,天地昏黑,屋内的毒物张开牙口,如利箭齐发朝青衣咬过去,毒牙尖利森冷,场面惊心动魄。

攻击青衣的毒物没能近身,全都被她身上的护体结界弹开,这些毒物“嘭嘭”落到地上扭曲翻滚,很快恢复攻击姿态。

它们就像破开药庐结界那般,循环往复不停攻击她,想用蛇海战术打破她身上的结界,然后吃她的肉,喝她的血。

数轮之后,这些毒蛇巨蟒筋疲力尽,而青衣纹丝不动,身体没有受到任何影响,连衣角都不曾被它们沾到。

门“吱吱呀呀”被推开,一个人头蛇身的庞然大物游进屋内,屋内存活的毒物悉数退至角落,不安地蜷曲在一起。

月光洒进屋子,在墙上投下巨大的暗影,人头蛇身的妖物游曳着靠近床榻,喷出一团绿烟笼罩住青衣。

过了一会儿,妖物张开血盆大口,把人整个吞进腹中。

吞了青衣的妖物环视四周,复又喷出绿烟攻击屋中蛇蟒,缠搅在一起的毒物四散逃窜,妖物口中发出喑哑的怪叫,脸上的蛇鳞一张一翕,声音似笑似哭,看起来十分怪异恐怖。

毒物逃散后,它满意地拖着肥大的尾巴游进了山林深处。

青衣将收集起来的天女碎魂以自身为炉进行融合,这次融合用了两日,待醒转过来,她已身处蛇怪腹中。

黢黑的环境、蠕动的肠壁、腥臭的味道,以及微弱的妖气,青衣不悦地皱起了眉头。

青衣天生灵体,被妖魔精怪觊觎,随着天女碎魂收集越多,她身体里的灵力越盛,越难控制灵力外泄。此次融合天女碎魂,她外泄的灵力招惹到山中的蛇怪,才有了入腹这一遭。

蛇怪吞了她,想将她一身灵力血肉化为己用,没曾想用了两天它的妖力都没能蚕食青衣分毫。它贪心不足,不愿放弃腹中的灵体,潜在深潭下打算慢慢消化。

蛇怪灵智不足,没想过腹中人醒来会怎样,两天里它耗了不少妖力,没吃到一丝灵肉,还将妖丹暴露在青衣面前。

青衣施展灵术,探手摘下蛇怪妖丹,蛇怪在潭底翻腾,喉咙里发出瘆人的怪叫,巨大的身躯扭成一团,又从深潭中一跃而起,激起巨大的水花。

蛇怪一跃出水面,青衣便破腹而出,手中握着一颗淡绿色的珠子,正是蛇怪妖丹。

青衣足尖轻点回到岸上,看到蛇怪庞大的肉身死气沉沉地跌落回深潭。

“原来是条小水蛇,不知得了什么机缘练就修为,却贪心不足,不思正途,落在我手上。”

青衣摊开手,喃喃道:“万物有灵,你来自天地,便回归天地吧。”

淡绿色的妖丹发出盈盈之光,无数个光点从青衣手中浮起,很快消散在天地间,成为天地自然的一部分。

“青衣。”

一个白衣绝尘的男子踏云而至,衣袂飘飞,如高山之雪,似明月清风,他神色庄重,冰雕玉刻的脸上有一双无波无澜的眼睛。

神君下凡,不染尘烟。

“神君。”青衣肃整仪容,恭敬喊道。

“妖物现世,不祥之兆。”神君玄玉看了一眼水潭,拿出一个青玉手镯,道:“天女魂魄你已融合九成,你现下修为已掩盖不住自身灵力。这是锁灵环,能锁住你体内灵力,避免招引精怪魔物。”

“谢神君。”青衣将手镯接过戴在腕上,体内灵力被锁,眉间丹砂仙印隐去,少了这点灵动之色,青衣的面容愈加清冷了。

“天道有常,行走人间,不可妄自动用仙力,切记。”

“青衣谨记于心。”说罢,青衣展露笑颜,自信道:“神君,我下界一千五百年,深谙人类习性,单就武功路数,我也是一顶一的高手了。”

“嗯。好自为之。”玄玉淡淡回了一声,踏云而去。

青衣目送神君离开后,换了一身衣裳,施展轻功出了密林,忽然她心有所感,转身朝官道飞去。

没有了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