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光:全球攻势 第五章 残肢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死光全球攻势小说简介

死光全球攻势这本女生小说目前处于连载中,这本小说是一本末世科幻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几位主角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有问题的人多的是,对了,你这一箱子是什么东西?”  “假肢啊,我说那个承包者人啊个爆发户,买了一批国外最先进的的假肢,我可得好好的深入研究深入研究,得了,我回自己办公室了。”说着,抱着这一箱子东西进了旁边的办公室。  廖飞宇听着他们说着,顺口问了一句“老赵,你怎么来了?”谭达坤转头介绍道,“这是骨科的赵医生,这位是公安总局的廖警督。”。...

死光全球攻势小说-第五章 残肢全文阅读

  办公室里两人一个捧着书本,另一个盯着玻璃瓶里的虫子。突然,门被一个人打开了,那人提着一箱东西,看样子应该很沉。

  “老赵,你怎么来了?”谭达坤转头介绍道,“这是骨科的赵医生,这位是公安总局的廖警督。”

  “哟,走错门了,哎,一天到晚给他们做手术给我忙坏了。”

  两人相视,点了点头。

  赵医生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抱怨道:“达坤啊,你一天可真是清闲。”

  谭达坤笑了笑,说道:“哪儿的话,这年头神经有问题的人多的是,对了,你这一箱子是什么东西?”

  “假肢啊,我说那个承包人真是个暴发户,买了一批国外最先进的假肢,我可得好好研究研究,得了,我回自己办公室了。”说完,抱着这一箱子东西进了旁边的办公室。

  廖飞宇听着他们说着,随口问了一句:“不能把断了的手脚续上吗?假肢用着多麻烦啊!”

  谭达坤一听,猛地一下站起身来,双目圆睁,喊道:“坏了!”

  “怎么?”

  “我从事发到现在都没有看到那些断掉的手和腿,他们没有送到医院来。”谭达坤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我去问问那些矿工,但愿……算了,你在这里等我。”

  不知道是不是做了那个梦使得廖飞宇有些神经质,就好像算命的人瞎猫碰死耗子把人说准了一样,使人顿时相信命运这一说,廖飞宇总有一种预感——这些只不过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奏。

  过了大约十来分钟,谭达坤回来了,身后跟着一个中年男子,谭达坤一进门就对廖飞宇挥了挥手,道:“走,跟我去一趟西荒岭,他们,他们把断掉的手脚埋在矿井附近了。”

  廖飞宇有些不知所措,反应了半天才站起身,缓缓地说出两个字:“走吧……”

  同一时间,欧洲,法国里昂警察局特别行动组。

  “非洲相关部门发来的消息,他们在非洲中部也发现了类似虫类。”一个声音从左昊背后传来。

  “非洲?”左昊坐在办公椅上,撑着额头,对着同事说道:“怎么会这样,这几天在各地同时出现同一个物种。”

  “会不会是人为的?”

  左昊摇摇头,无奈道:“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现在很头疼。”

  “对了,还有一件事。”左昊的同事神情恍惚,似乎有些不情愿说出来,他踌躇了一会,哀叹一声,继续说:“监控部门发现,中国区域也发现了。”

  “什!么?”左昊站起身来,从口袋里掏出一根香烟叼在嘴里迟迟不点燃,他拍了拍脑袋,自言自语道:“先是法国,再是北美,现在又是非洲和中国。”

  “我,继续说?”

  “说吧,说吧。在哪发现的?”

  “我们检测到,有人在论坛上讨论这种,虫子。我们查找IP后发现,网域名不是固定的。但他的个人信息都写在论坛的账号信息上。”

  “叫什么名字,在哪?”

  “谭达坤,上京市中心医院的医生。”

  “好,好,好。”左昊终于点燃了那根香烟,长吸了一口,道:“看来我们得出趟远门了。你带几个人去非洲,你把那个叫谭达坤的信息给我,我回中国一趟。对了,联络中国网络方面的部门,把他这个主题帖删掉。”

  “好,我现在就去联络。”

  廖飞宇坐在车上,太阳已经从山那头落下,昨天也是同样的时间,往同一个地点去,唯一的区别就是这次是他自己想去,他想弄清事实真相,人都是这样,不满于被好奇的事物牵着走,急于想要弄明白。廖飞宇时不时抬头看看后视镜里坐在后排的那个矿工,心想是什么勇气促使他把断掉的手脚给埋了。

  “你们为什么不把那些矿工的残肢交给医院?”谭达坤看着后视镜,问道,“这些断肢是有可能被接上去的你们不知道吗?”

  “我……我们几个工友也是无奈啊。”那个矿工一脸沮丧,没有再多说什么。

  “……”廖飞宇欲言又止,他心里做了一个最坏的打算,再过十分钟,是忧是喜,一探便知。

  过了一会儿,天渐渐黑下来,谭达坤根据矿工的描述,把车停在离矿井不远的山道上,从后备箱里拿出刚从五金店里买的两副铁锹。廖飞宇下车前对矿工嘱咐道:“你就在这里等着,车座后面有面包和牛奶,你要是饿了就吃。”那矿工点点头,没说什么,这让廖飞宇更加担心了。

  谭达坤打开手电筒,扫了一下四周,道:“你也觉得,有些问题?”

  “我?我觉得问题大了!”廖飞宇没好气地说,“我想我能猜到那个画面。”

  谭达坤提着手电筒走在前面,四处寻找矿工所说的那个位置,没过多久,便看到一个山坡上有个凸起的小土堆。谭达坤将铁锹插在土里,对廖飞宇招了招手,“在这里,马上我们就知道答案了。”

  廖飞宇走上前去,正准备一铁锹下去,被谭达坤制止了,只见他从口袋里掏出两个橡胶手套递给廖飞宇,自己也戴上才开始挖掘。

  “我现在脑子里一团乱麻,我老是怀疑这是制药公司搞的鬼。”廖飞宇边挖边说,“一个制药公司的股东,为什么会到这个新兴城市来承包一片煤矿。”

  谭达坤将铲起来的土小心翼翼地倒在一旁,“我也考虑过这个问题,但我觉得,他不像是特地来找这种虫子。我查阅了这么多资料,什么都没查到,他找这种虫子为了什么,难不成有什么药用价值?”

  “这也是我不明白的地方,可我不觉得这件事没有表面上这么简单。”廖飞宇一铁锹插下去,感觉到插到了什么坚硬的物体,拨开一看,土里露出了一小块白色的物体,两人相视一下,谭达坤弯下腰,依旧小心翼翼地将这块白色物体从土里拔了出来。

  看到这种东西,着实让两人都震惊不已,这是一块完整的大腿骨,但这块骨头上全是密密麻麻的小窟窿,骨头上还残留有血迹,谭达坤一看连忙将骨头丢在地上,从这一刻起,两人都清楚的明白一件事——这事情闹大了。

  “还要继续挖吗?”谭达坤试图想表现的冷静一些。“我觉得,可以把这事汇报上去了。”

  廖飞宇抿了抿嘴唇,大声道:“汇报?有什么用,号令全城的市民一起上山抓虫子,还是禁止全城的市民到这里来?”

  “我们终究得找个解决的方法,但愿事态不会继续恶化下去。”

  “……”廖飞宇从口袋里掏出香烟盒,抖落半天都没出来,气的他一下把整合香烟都摔在地上,他抬头看了看天,黑漆漆的,仿佛看不到什么希望,随即,他长叹了一口气,道:“先回去吧,我先回去静一静,这件事,我会给上面说的。”

  谭达坤看着挖出的坑洞,良久不语,他明白,这不过是事情的开端,一大堆棘手的事将会蜂拥而至,但,无论自己怎么躲终究是要面对的,谭达坤走上前去,用手搭在廖飞宇的肩膀上,说道:“走吧……”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