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光:全球攻势 第四章 虫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死光全球攻势小说简介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小说在哪看,其实这本书名叫死光全球攻势,搜查小说网提供小说精彩内容阅读:知觉。廖飞宇想叫却难以叫出,就躺在床上,任“虫”砧板上的肉……  “啊!”廖飞宇再度从床上弹坐出来,看了看自己的床单,白花花的,也没一丁点红色,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长舒了口气,亲不不自禁地地说:“妈的,妈的,是……是个梦。”  他隐约感觉到“啊!”廖飞宇再次从床上弹坐起来,看了看自己的床单,白花花的,没有一丁点红色,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长舒了一口气,亲不自禁地说道:“妈的,妈的,是……是个梦。”。...

死光全球攻势小说-第四章 虫全文阅读

  廖飞宇躺在床上美美地睡着,渐渐的,他感觉有点痒,他潜意识里叫他不要理会继续睡觉,可他感觉越来越痒,越来越痒,还伴随着疼痛,他随手一撩,好像有什么东西附在自己身上,湿哒哒黏糊糊的,他睁开眼,手上是一片红色的,是血!他猛地一下坐起来,竟然看到床上爬满了虫子,有蟑螂,臭虫,蚯蚓……各式各样的虫子!正在疯狂的咬食他的身体,整个床单都被染上了血红色。廖飞宇吓得不轻,连忙往床下走,却发现自己的双腿已经没有知觉。廖飞宇想叫却无法叫出来,就躺在床上,任“虫”宰割……

  “啊!”廖飞宇再次从床上弹坐起来,看了看自己的床单,白花花的,没有一丁点红色,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长舒了一口气,亲不自禁地说道:“妈的,妈的,是……是个梦。”

  他隐约感觉到自己的大腿有点发麻,急忙把手身上去一摸,原来是手机闹钟的振动,他把闹钟关掉,把手机放在一旁,用力的揉了揉脸。这个梦使他的大脑神经一直紧绷着,廖飞宇赶紧将自己的床单翻了个面,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检查了一遍,没有所谓的虫。他陷入了脑海的遐想,找不到任何原因,却总是有一种莫名的恐惧和恶心。突然,一个声音把他从自己内心的无限遐想中拉了出来——手机响了,是小刘打来的。

  “喂,呼~什么事?”

  “廖警督,您叫我查的资料,我今天凌晨发到你电子邮箱了,您收到没有?”电话那头显得很谦卑,至少这语气听着令人舒服。

  不过现在廖飞宇处于惊魂未定的状态,哪有心思去说那些客套话,直愣愣地说道:“恩,好,我这就去看看。”随即便挂掉了电话,火急火燎地跑到电脑桌前,打开电脑,从电脑桌下面的柜子里掏出一罐上京啤酒,一口就喝了一大半,就当是压惊了。

  打开电子邮箱,点开附件,一大堆文档,图片一下就弹了出来。

  “上京市西荒岭矿井……开采许可证……工程师证书……”廖飞宇目不转睛地翻阅着,尝试在这一堆资料里找到一丁点有用的信息,嘴巴不听地絮叨着:“基础设施,基础设施,没用。炸药来源……没用,承包人,安……步,姓安?史氏制药总经理……总经理,等等,史氏制药,史氏,史氏制药!”昨天吕勇说的所有的话,他又重新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心中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随即,他把这个人的资料打印了一份。又重新打了个电话给小刘,电话一通他便命令道:“小刘,把李安这个人的全部资料给我,现在就要!”

  这句话让刚睡着的小刘面如死灰,但他反应了几秒后嘴里还是艰难的吐出一句话:“好,好的,我现在就去办。”

  廖飞宇抬了抬手腕,已经到中午了,也顾不上吃午饭,急急忙忙去洗漱了一下,换了套衣服,门也顾不上反锁上便往小区外狂奔,除了小区正大门,随手拦下一辆出租车,简明地对司机说道:“公安总局。”虽说这两个小时吃顿饭再去警局时间绰绰有余,但廖飞宇太急了,他迫切的想知道一些事情。

  同一时间,上京市城南区,市中心医院。

  谭达坤注视着玻璃箱中那几条细长的虫子,不得不说,虽然谭达坤学医八年,但长时间看着几条光滑、蜷在一起不停蠕动的黑色物体,着实令人有些反胃。他查阅了很多资料、文献,在生物纲上仍然找不到任何与这种虫子相符的物种。

  谭达坤不由得按了下太阳穴,叹道:“难道是突变物种吗?”

  “报告出来了!”一个全身身着白色服饰,戴着口罩,长发披肩的年轻女人走了进来,将手中的文件递给谭达坤,补充道:“对了,这种虫子体内,好像,潜伏着另一种寄生生物,整个生物整体是弱酸性的。”

  “知道了,谢了,曦姐!”谭达坤接过文件,笑着答谢道。

  曦姐瞄了他一眼,道:“你可别忘了,你说要请我吃饭的哟!”

  “那是当然,我怎么敢忘。”他笑的愈发灿烂了,目送着曦姐走出了实验室,刹那间,脸上所有的笑容都消失了,一本正经地看着实验报告上那些复杂的代码、字符。

  几分钟后,他将实验报告晾在一边,显然,这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有用的信息。

  谭达坤正一筹莫展之际,廖飞宇已经进了警局的大楼,上楼前还在大门口的小贩那买了两个煎饼,几步楼梯的功夫,胡吃海塞地就咽下去了,嘴里还在嚼着就直奔吕勇的办公室。

  吕勇抬头看了一眼进来的人,一看廖飞宇来了,笑道:“这么早就来了?”

  “我问你,安步是谁?”廖飞宇倒是直奔主题。“我听你昨天说,史氏制药的人请你吃饭了?”

  吕勇没有急着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文件夹扔到桌面上,悠悠地说道:“我都说了是高中同学请我吃饭,你说的那个安步,大我七八岁。”他指了指文件继续说,“这是安步的资料,昨天我去吃饭的时候,特地问了我同学,他说,这个叫安步的人,两年前已经从台前转到幕后,现在是史氏制药的股东。而且,他听说这次矿难,安步个人掏了一大笔赔偿金……”

  “矿难?为什么这次事故直接定义为矿难了?”廖飞宇打断道。

  “不管怎么说,这只能算一次意外事故,谁也没法料到。”吕勇起身拍了拍廖飞宇的肩膀,现在的主要问题无非是民事纠纷,赔偿的问题,那只能他们双方自己私了。”

  “那,虫子呢?”廖飞宇注视着吕勇,希望能从他口中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吕勇摇摇头,道:“我们把样本给生物疾控中心了,他们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可能是新物种。”

  “等一下,有没有一种可能性,这种虫子,是史氏制药特意来寻找的,开矿井不过只是个幌子?”

  “你也太敏感了,那有这么赶巧的事,再说了,这只能算意外发现,制药公司本身没有这方面的责任。”吕勇笑道,“走吧,先去会议室。”

  从事情一开始,廖飞宇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不知道是因为他从来没碰到这种情况,还是仅仅是直觉在作祟,但他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两人进会议室的时候,已经有几个人在里面了,其中还有一两个生面孔。

  吕勇上前介绍道:“这是生物疾控中心的付主任,这位陈女士是他的秘书。”

  廖飞宇点点头,用不那么热情的语气说道:“付主任,陈秘书,你们好。”付主任听了,说了几句廖飞宇不想听的客套话。

  吕勇走到正中央的位置坐下,清了清嗓子,说:“今天请各位来,就是为了讨论一下西荒岭矿难的事,至于具体情况,请付主任说明一下。”

  陈秘书从包里掏出几张纸传阅给大家看,付主任指着上面的图片解释道:“这就是从事发现场找到的一种未知物种,根据我们部门的调查发现,这种虫子,对人类没有攻击性……”

  廖飞宇翻了翻白眼,看着手上的图片,不禁想起昨天做的梦,不禁浑身起鸡皮疙瘩,听着面前这个付主任说话,如同放屁,心里暗想:“这虫子没攻击性,那矿工缺胳膊少腿是怎么搞的,自己拿刀自残的吗?”说到底,廖飞宇看着这一男一女,没什么好感,也毫不在意他门的说辞,只是碍于吕勇在这,不好发作罢了。

  吕勇看完那张纸,第还给陈秘书,说道:“关于这个新物种的事情,还请各位暂时对外界保密,还有就是,廖飞宇,等下你跟我去医院,慰问一下矿工家属,没其他事的话,先散了吧。”

  众人陆陆续续离开会议室,只留下廖飞宇和吕勇两人沉默不语,无法抑制自己情绪的廖飞宇忽然一锤桌子,吼道:“都是他妈吃干饭的!”

  “你别发牢骚了,走,跟我去市中心医院。”吕勇的语气显得沉稳多了。

  “好,但有一点!”廖飞宇指着吕勇一字一句地说:“你去应付记者!”

  吕勇干笑一声,回答道:“好,没问题。”

  两人到达市中心医院时,已经是下午四点了。医院里本来平时人就多,遇到这种事情,记者,领导之类的人物全都来了,对于一向平静的上京市来说,这算是一件大事了。从昨天到现在,手术室的灯便没有熄灭过。

  下了车,廖飞宇留下一句:“我从后门进去。”便走了,吕勇没有说什么,径直走进医院大门,一进去就被几个记者叫住,问这问那。廖飞宇围着医院绕了一大圈,从南门走到北门,刚进电梯,便碰到了熟人。

  “咦?谭达坤。”廖飞宇一进门就看见谭达坤抱着几本厚厚的书,《昆虫学》、《生物工程》之类的。

  “你怎么过来了?”谭达坤摆正了一下书籍,问道。“为了矿难的事?”

  “恩,我来看望一下。”廖飞宇盯着那几本书,继续说:“你在查虫子的事?”

  谭达坤正准备回答,突然电梯打开了,一个护士推着轮椅进来了,谭达坤只得小声说:“我查了很久,一点进展也没有。”

  “你的意思是,你看到了?”廖飞宇好奇地问

  谭达坤没有直接回答,对着廖飞宇使了个眼色,道:“好久不见了,去我办公室,我们坐下说。”

  “好吧。”

  两人一路上一句话也没说,走在过道上,看着那些病人,想起那天在西荒岭看到的景象,心里的担忧越发重了。谭达坤视若无物,他关注的点不在这个上面,只是径直走进办公室,上面写着“精神科主任办公室”。等廖飞宇进门之后,关上门,最后,从自己抽屉里掏出一个被封住的玻璃瓶,里面一条细长的虫子正在不停的扭动着身子,仿佛是在摆脱这个封闭的环境,它挣扎的很剧烈,看上去更像是在抽搐。

  “你从哪弄来的?该不会是从那些受伤矿工的身体里弄出来的吧?”廖飞宇一脸诧异地看着这个令人感到反胃的小生物。

  谭达坤的神情与廖飞宇形成反比,他沉着地看了一眼廖飞宇,“不是,我托工作人员帮我弄来的,就是你那天看到的穿着防化服的人。”

  “等等,我听生物疾控中心的那个什么主任说这种虫子对人类不具有攻击性,真的假的?”

  “没错,我实验了一下,它确实对很多生物不具有攻击性,相反,我做实验的时候,无论是猫、狗、老鼠还是蟑螂之类的昆虫,它都会蜷缩在一角,好像是对这些生物感到恐惧。”谭达坤边翻阅刚借来的书籍边解释说,“我原本以为,矿工身上的伤是这个东西弄的。但实际上,我询问了那些受伤矿工之后才发现,他们的伤是因为使用炸药失当才造成的。”

  “炸,炸药?得了吧,你有没有想过,这会不会是某个人为了转移公众视野才让矿工这么说的?”

  “我考虑过,但是它确实很害怕大部分生物。”

  “它怕人类?你难道自己亲自做了实验?”廖飞宇拿着瓶子,质问道。

  谭达坤抬起头,注视着瓶子里的虫子,他发现这只虫子正拼命的往被握着的那一面玻璃上蹭。他思考了一会儿,摇摇头道:“没有,但我在那些受伤矿工的体内没有看到任何虫子,倒是有个矿工查出自己体内闹蛔虫。”

  廖飞宇听到这话倒是松了一口气,坐在沙发上,仔细观察着这只虫子,若有所思,总觉得自己漏掉了什么地方。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