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光:全球攻势 第三章 西荒岭事件(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死光全球攻势小说简介

搜查小说网小编推荐女生小说死光全球攻势,死光全球攻势小说是著名作家纳个男人的一本末世科幻小说,小说主角是,小说精彩片段:呼:“勒白,带我回总局,记者了回来了,你们明白怎么做。”盼咐完,赶忙钻上警车,刚摇上窗户,便看见电视台的车上下去几个人,穿着即将正式,拿着麦克风,提着摄影机,大步流星地往这边赶。  廖飞宇摆了摆摆手,勒白心领神会,赶快再发动车子,颠上下颠簸簸地向山下开廖飞宇摆了摆手,蒙子会意,赶紧发动车子,颠颠簸簸地向山下开去。。...

死光全球攻势小说-第三章 西荒岭事件(下)全文阅读

  廖飞宇不知道要说什么,他很郁闷自己老是碰到这种差事,而且这件事比他想象中的情况要棘手的多,廖飞宇正思索着,突然,他看到了更令人头痛的事情——一辆车身印着“SJTV”的面包车朝这边开过来了,是“上京电视台”方面的人。廖飞宇有些无奈,他极其厌恶跟记者打交道,被记者围追着盘问一系列无止境的问题就如同夏天山区里的蚊子一般惹人烦,这群记者着实有着把人逼疯的能力。他连忙对自己那群正在例行公事的下属打了个招呼:“蒙子,带我回总局,记者已经过来了,你们知道怎么做。”吩咐完,急忙钻上警车,刚摇上窗户,便看到电视台的车上下来几个人,穿着正式,拿着麦克风,提着摄影机,大步流星地往这边赶。

  廖飞宇摆了摆手,蒙子会意,赶紧发动车子,颠颠簸簸地向山下开去。

  “廖警督,这事怎么办啊?”

  “问你的吕警监去,他的权力可比我大!”廖飞宇大声说道。

  蒙子看他这脸色,知道他心情不好,一路上只管开车,也没敢再问他其他事。就这样一直沉默了大约二十来分钟,车子下了山,开到国道,又穿过旧城区,进了新城。还没等开到上京市公安总局,廖飞宇突然喊道:“停!我就在这下车,你把车子开回总局。”然后下了车,顿了一下,又回头吩咐道:“如果碰到小刘,督促他赶快把资料弄齐全,发到我电子邮箱上。”

  “好的,廖警督。”

  “去吧。”廖飞宇关上车门,看着警车消失在街尾,眉头愈发的紧了。“去******,先吃晚饭。”

  廖飞宇的屋子离市中心不远,去年买的,上京市作为一个新兴城市,本身规模不大,房价自然不会很高,他这人也不爱在外应酬,如果晚饭不知道怎么解决,那他就到自己小区外面的一家名叫“海味面馆”随便吃点,这一来二去,时间久了,跟那里的老板也就熟了,老板姓许。实际上那家面馆虽然叫“海味面馆”,但做的东西跟“海”没什么关系,取这么个名字是因为老板有个宝贝女儿,叫海娃。当然,这是小名,海娃她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许老板特别珍视他这个女儿。这事情,许老板不知道跟廖飞宇说过多少次了,每次他这么一说,廖飞宇就想起自己的父母,两人也算聊的来,廖飞宇就爱去。

  廖飞宇一进门,正好碰到许老板端着菜走出来,这让他心情缓和了不少,就好像看到老朋友一样。

  “哟!你来了,还是老样子?”

  “对!”廖飞宇笑了笑,继续说道:“老样子,多放点辣椒。”

  “好嘞,马上来。”许老板转过身,向后厨喊道:“海娃,你宇哥来了,你出来陪他聊聊天。”

  突然,一个小巧的身影从后厨探了出来,留着单马尾,胸前挂着一条脏兮兮的围裙。用甜美的声音喊道:“宇哥!”一下冲了过来坐到廖飞宇的对面,眼睛眯成了两道月牙,问道:“怎么样,我们出众的廖大警官又抓了几个犯人?”

  廖飞宇笑道:“你啊,是不是巴不得这个城市里罪犯多得抓不完啊?”

  “我这不是盼着你立功吗……”

  两人这么聊着,这让廖飞宇开心了不少,就好像看到自己的亲妹妹一样,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归属感,这也是他每天盼着下班的原因。许老板端出一碗杂酱面,放足了辣椒,边吃边跟海娃聊天,聊自己抓过的犯人,聊海娃在大学碰到的新鲜事,在廖飞宇看来,这都是美妙的事情。但今天像是撞了邪,诸事不顺,还没等他吃几口,电视里一个声音传了出来:“今天在我市的西荒岭矿井,发生了一件特大事故,造成两人死亡,五人重伤,还有一些矿工也受了轻伤,现已送往市中心医院,具体原因尚未查明……”

  听到这个新闻,廖飞宇差点把嘴里的面喷了出来。

  “哎哟,宇哥,这是怎么了?”海娃好奇地问道。

  廖飞宇苦笑了一下,随意解释道:“好像是矿井塌了,我今天去看了看,情况还算可控。”

  海娃听罢,眼睛轱辘转了几转,反驳道:“不会吧,矿井塌了,怎么会没有矿工被困在里面?”

  廖飞宇一听,拍了拍海娃的脑袋,假意斥责道:“运气好都救出来了呗,你是不是巴不得有人困在里面喊救命啊?”

  “我只是觉得,跟我以前听到的矿难有些不一样嘛!”海娃嘟着嘴,解释道。

  “得!你小孩子家家的别整天问这问那,我忙活一天了,你让我好好吃完面行不行!”

  “好好好!我去后厨帮忙去了。”说罢,瞪了廖飞宇一眼便走了。

  廖飞宇的内心又乱成一团麻,他胡乱吃了几口面,付了钱,道了别,便回家了。

  他拖着疲惫的身子,进屋就往床上一趟,感觉眼皮越来越重,很快,便没了知觉,大脑一片空白……

  与此同时,大洋彼岸的另一块大陆上,一个中年男子抱着一个银色的金属手提箱正坐在走廊的椅子上等着,不一会儿,在门外站岗的守卫仿佛接到了什么命令,向他招了招手。中年男子会意,起身提起那个看上去很轻便的箱子,沉稳地走进了房间。

  房间的采光不是很好,呈现出一种阴冷的色调,桌子上堆满了各种书籍、文件,在这些书堆当中埋着一个不显眼的人,他的穿着十分随意,脑袋上花白的头发已经有了明显脱落的迹象。在正常人眼里,他的打扮就像个疯子,或者说,像个科学狂人。他坐在一张皮椅上埋头写着什么。中年男子不屑地看了他一眼,将手提箱缓缓地放在办公桌上,道:“这是从各地收到的原始样本。”

  那人没有理会,继续写着什么,写着写着,他忽然停下笔来,抬头看着中年男子,上下打量了好半天,这让中年男子心里有些不爽。,终于,他开口了,露出一口黄牙,说道:“你就是安步?”没等这个叫安步的人回答他便用一种沙哑的声线继续说道“好,好,办,办的不错。然后,你可以走了!”

  安步憋了他一眼,头也不回的走了,厚重的大门被守卫从外面紧紧合上。这时,从阴影中现出一个人影,那个疯子看了他一眼,边啃手指甲边说:“通知非洲那边的人,可以,可以,可以开始实行,计划了。”

  身处阴影之中的人好像微微点了点头,一下子不见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