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光:全球攻势 第二章 西荒岭事件(上)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死光全球攻势小说简介

连载中小说死光全球攻势是网络作家纳个男人的一本纯原创小说,这本书的主角是,该小说归类在女生小说,搜查小说网小编推荐目录死光全球攻势精选篇章:但是能悠闲惬意地睡上一成天也失为一个很好的选择。忽然,他的办公室门被再打开了,一个身着警服,肩上两杠两花尤其醒目,这是他的同事,是他的大学同学,吕勇,一个和他身在相同圈子的人。“圆滑世故”这个词是廖飞宇与他共渡大学四年后能想起的最恰切的二字来。从桌上的一大堆散乱的文件便可以看出廖飞宇的工作并不清闲。他掏出手机,翻开了电话薄,心里盘算着如何度过周末,假期的消遣无非就是打牌、购物、唱歌和看电影,不过能惬意地睡上一整天也不失为一个很好的选择。突然,他的办公室门被打开了,一个身穿警服,肩上两杠两花特别显眼,这是他的同事,也是他的大学同学,吕勇,一个和他身处不同圈子的人。“圆滑”这个词是廖飞宇与他共度大学四年后能想到的最贴切的形容。。...

死光全球攻势小说-第二章 西荒岭事件(上)全文阅读

  二十一世纪初,上京市

  一个平常的星期五下午,廖飞宇目不转睛地盯着墙上的石英钟,距离下班还有五分钟,然后低头对比了一下自己的手表,没有肉眼可见的偏差。他现在唯一希望的就是在这五分钟内,没有任何人告诉他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或者来了什么特殊的人。

  从桌上的一大堆散乱的文件便可以看出廖飞宇的工作并不清闲。他掏出手机,翻开了电话薄,心里盘算着如何度过周末,假期的消遣无非就是打牌、购物、唱歌和看电影,不过能惬意地睡上一整天也不失为一个很好的选择。突然,他的办公室门被打开了,一个身穿警服,肩上两杠两花特别显眼,这是他的同事,也是他的大学同学,吕勇,一个和他身处不同圈子的人。“圆滑”这个词是廖飞宇与他共度大学四年后能想到的最贴切的形容。

  吕勇走了进来然后有节奏的敲了敲门,说道:“晚上有饭局。”

  廖飞宇很想问自己可不可以不去,但最终还是点点头,问道:“好,哪些人?”

  “史氏制药的人,私人聚餐而已,那人是我的高中同学。”吕勇扫了一眼廖飞宇桌上的文件,继续说道:“我说你,工作别太这么拼命,别还没退休就转到医院办公了。”说完便带上门出去了,剩下廖飞宇一人埋头整理桌上的文件夹。

  不一会儿,办公桌上的文件便被码成两叠,已处理和未处理的分类摆放整齐。廖飞宇按了按晴明穴,看着桌上立着的父母的照片,转念一想,自己来上京市已经两年了,还没回去看望过父母,也罢,等手头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忙完了再回去吧。忽然,手机响了,廖飞宇一看,手机上显示的名字是吕勇。他犹豫了一下,接了电话。

  “喂,什么事。”

  “西荒岭那边有个煤炭矿井你知道吗?”

  “听别人说过,出什么事了。”

  “那边矿井死人了,你去看看,我晚点过去。”

  “好吧,我这就去。”

  “……”

  “西荒岭。”廖飞宇自言自语道,“煤矿……”说罢叹了一口气,穿上自己的警服,走出办公室,喊道:“你们几个,跟我去一趟西荒岭。”他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小刘,你留下,我要你帮我查一下那个矿井的资料,包办人,公司,这些我都要。其他人,跟我走。”

  廖飞宇一行人坐在警车上,廖飞宇刚坐到副驾驶的位置上,后排的下属就开始发问了:“那边发生矿难了?”

  “反正不会是什么好事,过去看看情况再说。”廖飞宇皱着眉头抱怨道:“每次周末都来这种事情。”

  警车一路从警局穿过繁华的街市,驶过旧城区,出了城一路向东走,期初还能看见几户人家,开着开着,竟连个活物都看不到了。天边的火烧云渐渐开始暗淡,时间已经临近傍晚了,这种带有无偿加班性质的履行职务多少都让人有些不悦,他的眉头皱地更紧了,要换作平时的他,现在已经躺在自家沙发上一边喝着啤酒吃着零嘴一边悠哉地看着电影。

  廖飞宇忍不住点上一根香烟,猛吸了一口,问道:“还有多久?”

  “大约五分钟,已经进山了。”司机关掉了收音机,说道:“你听,好像是救护车声音。”

  廖飞宇点点头,将头探出窗外,前面的山头出现几个光点,蓝的、红的、黄的都有。随着车子轮胎的不断旋转,光点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不出几分钟,便看到前面几辆救护车停在路边,医护人员急急忙忙地将担架卸下来,地上隐约能看到几片血迹。旁边还有几辆警车,旧城区分局的人已经开始询问情况了。

  “就停在这路边,别挡了救护车的道。”廖飞宇吩咐道,将烟头丢到窗外,下车一脚给踩灭了。他走上前去,目光落在担架上的人身上,廖飞宇实在是庆幸自己没吃晚饭,不然非得吐出来,担架上的人左手,从手臂以下全没了,整条左腿也不见了。

  “妈的,操!”廖飞宇捂着嘴跑到路边,连忙做了几下深呼吸。

  忽然后面一只手拍在他的肩膀上,把他吓了一跳。他转头一看,这人的脸有些熟悉。

  “谭达坤!你不是考研去了吗?”

  谭达坤笑笑,道:“是啊,我是考研了,现在都已经在实习了,我说你倒是高中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啊!”

  “你刚刚把我吓了一跳,到底出什么事了?矿井塌了?”廖飞宇边说着边掏出烟递上去。

  谭达坤摆摆手,道:“不简单,我只听他们说,是挖到了什么东西。”

  廖飞宇听罢,愣了一下,说:“行吧,我进去问问,你忙你的。”

  谭达坤点了点头,这时从矿井上又抬上来一个人伤员,他连忙跑了过去,廖飞宇缓了口气,转头一看,几个穿着防化服的人从矿井的电梯里走了出来。心道:“这事态有点严重。”跟着谭达坤走上前去,拨开这一群不知情的矿工,询问自己的同僚。

  “他们这主事的人呢?”廖飞宇走上前便直截了当的问了。

  那人瞄了一眼廖飞宇肩上的花,客气地说道:“廖警官,你来了。这事有点复杂,我们现在还不知道他们主事的人是谁,他到现在都还没到现场。”

  “什么!”廖飞宇恨不得踢他一脚,这办事效率简直是在给警察抹黑。“那你先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那个警员听罢,掏出一个记事本,说道:“根据那些矿工的说法,好像是,挖到了,额……”

  “你倒是说啊!”廖飞宇气不打一处来,如果不是制度上条条框框束缚着,他真想一脚踢上去。

  “额,他们说,挖到了一种,虫子。”那警员看着记事本,有些迷茫。“这里的人好像都不没见过这种虫子。”

  廖飞宇有些震惊,吩咐道:“你马上去联系生物疾控中心的人过来一趟。”

  “已经联系了,他们现在在路上。”

  “行了,没你的事了。”廖飞宇把这小警员晾在一边,走到矿井电梯前。四周打量了一下这整个矿井。这是一口竖井,他也不知道这个矿井到底有多深,倒是看着这些个设备,比以前见过的矿井都舍得下本,这些仪器都是崭新的机械设备,从它们运作时发出的声音便知这绝不是便宜货,尽管这些高科技设备理论上降低了事故发生的概率,但有些事情还是得看天数,“概率”这个模棱两可的词有时候也会幽幽的透露出一种玄学的味道。他看着这个被灯火照亮的山口决定下井勘察一番,不料正要拨开警戒线进入电梯时,被一个警员拦了下来:“廖警官,你不能进去。现在里面的情况有很多未知变数,恐怕会有危险。”

  “那里面还有伤员吗?”

  “应该全都撤出来了。”

  “应该?”廖飞宇时常在想,如果自己权力再大一些,真想把旧城区公安局那帮饭桶的职务全给撤了。“你们警局里就你们几个来了?”

  “领导都有其他任务,来不了。”

  廖飞宇望着这个站岗的警员长叹了一口气,从警戒线里退了出来。这时,电话又开始响了,是吕勇打来的。

  “喂,吕勇,什么事?”

  “现在你那什么情况?”吕勇那头的声音很嘈杂,隐约能听到酒杯碰撞发出的清脆的声响。

  “不知道!”廖飞宇的语气很重,显然是在抱怨。

  电话那头仿佛听出他的意思,说道:“好了好了,这样,你先回去休息,明天有会议要开,记住,下午两点,别迟到。”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