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星宇徐雅璐 第3章 村长的摇钱树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陆星宇徐雅璐小说简介

搜查小说网小编推荐女生小说陆星宇徐雅璐,陆星宇徐雅璐小说是著名作家北小方的一本言情小说小说,小说主角是陆星宇徐雅璐的小说名字是《乡野小农民》,陆星宇徐雅璐的小说名字是《乡野小农民》小说精彩片段:免费提供更多陆天辰徐雅璐第3章 村长的摇钱树的全文深度阅读,陆天辰一阵无语,这个大小姐可啊不吃大亏,临了还得蹭顿晚饭。“那咱们的车子怎么办?”张大...“那咱们的车子怎么办?”张大龙问道。。...

陆星宇徐雅璐小说-第3章 村长的摇钱树全文阅读

  陆星宇一阵无语,这个大小姐可真是不吃亏,临了还要蹭顿晚饭。

  “那咱们的车子怎么办?”张大龙问道。

  “给下河村的村长打电话,让他找车拖着咱们的车去县里修。”

  下河村与上河村挨得不远,中间就隔了一条拦河大坝。

  “明白!”张大龙立即照办了。

  三人很快朝村里走去。

  陆星宇走在前面,徐雅璐和张大龙在后面跟着,边走边欣赏着山村田野间的美景。

  走到村口,陆星宇却停下了脚步。

  因为他看见一群人正围在村口那棵老桑椹树前激烈的讨论着什么。

  陆星宇记事的时候就知道这棵桑椹树的存在,村里老人说这棵树活了不下九十年了。

  村里人对这棵老树很敬畏,把它照顾的很好,特意围了一个树篦子在这,甚至还挂了树牌。

  不过,这棵老树在三年前被村长王天生花低价从村委买下来了。

  老桑椹树到了王天生手里后,他照顾的更加细心了。

  村里人还说,王天生还用这东西酿酒招待镇上的领导,每到夏天那些镇上的领导都惦记着这口。

  毫不夸张的说,这棵老树就是王天生的财神爷,他能坐稳村长的位置,全靠这棵老桑椹树。

  然而,这棵精心被照顾的老树最近生病了。

  眼下是入夏时节,往常的这个时候,这棵老树早就该结满桑椹果了。

  又红又紫的桑椹果挂满枝头,村里的孩童在这树下馋的直流口水,每每都要不顾家长的漫骂,爬上枝头摘些果儿吃个痛快。

  可是,今年的桑椹果一个都没有。

  不仅如此,它的枝叶都已经枯黄了。

  老桑椹树生病,王天生更是急的茶不思饭不香,今天特意跑了一趟市里,从市里请来了一个农科专家帮忙诊治。

  可惜,折腾了大半个下午,农科专家也是束手无策,这下王天生急眼了。

  “朱教授,这树怎么就不能治了呢?您在帮忙想想办法呀!只要您能帮我把我这棵治好,花多少钱都行!”王天生攀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泪眼婆娑的说道。

  “村长,不是我不想挣这个钱,这树就跟人一样,活到岁数了,没法治了!”朱教授无奈道。

  “这这这……这可如何是好?镇上的领导还等着我给他们酿桑椹酒喝呢!我答应的每人二十斤桑椹去哪弄啊!”王天生整个人都要崩溃了。

  “自己想办法去买一些桑椹吧!这棵桑椹树指望不上了,我还得回市里,今天就这样吧!”朱教授准备走人。

  王天生这一听,哪能放朱教授走。

  “教授你不能走啊!求您了,您在给它看看吧!”王天生哀求道。

  “我真的是没辙了!”朱教授摊着手,一副无奈的样子。

  围观的村民也纷纷劝说着王天生。

  “村长村长,这树都活了九十多年了,真的到年头了。”

  “是啊村长,实在不行,就去别的村收一些桑椹果。”

  “你们懂个屁!”王天生气的一跺脚,蹲在地上抓着头发哀嚎着。

  村民们又怎么会知道,这棵老桑椹树的与众不同,它结出来的桑椹果是其他桑椹果根本没法比的。

  镇里那些领导的嘴巴早就被养叼了,只认上河村这棵老桑椹结的果儿。

  看到王天生这个可怜巴巴的样子,朱教授有些于心不忍,想了想提议道:“村长,我劝你还是把这树给卖了吧!”

  听到教授这么说,王天生猛地从地上窜了起来,一把攀住朱教授的手臂急切的说道:“我把这棵树卖给你,你是农科专家你应该懂得他的价值,一口价,三万块!”

  “三万?你疯了吧!”朱教授怎么会花三万块买这棵树。

  “两万也行!”王天生自己减了一万,可见他是多么急于出手这棵老树。

  王天生这是急火攻心,病急乱投医,打算卖掉这棵老树用这钱走动关系,来保住他村长的职位。

  “村长真的疯了,一颗要死的树竟然卖两万块。”

  “别说两万,两千我都不买!”

  “王天生这是想钱想疯了,散了吧散了吧!”

  村民们不想在看热闹了,具体点说,是不想被王天生缠住强买这棵死树。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传来。

  “王村长,一万块这棵树我要了!”

  陆星宇推开人群走到了王天生面前,一脸认真的说道。

  这句话顿时引起了轩然大波。

  “卧槽,陆家那小子!”

  “这傻逼,脑子被门挤了吗?一万块买一堆柴火回去烧锅吗?”

  “这穷小子能拿出来一万块吗?他家穷的叮当响,这小子是来取笑王天生的吧!”

  王天生定睛一看,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村里谁站出来说这句话他都相信,可是唯独陆星宇是个例外。

  这小子父母早亡,拉了一屁股债,有个屁的一万块。

  “陆星宇,你给老子滚犊子!”王天生臭骂道。

  “怎么?刚说的话就反悔了?老爷们一口唾沫一个钉,一万块我要了,卖不卖?”陆星宇再次询问道。

  “靠,你特妈先把一万块拿出来再说!”王天生瞪眼喊道。

  “对啊!陆家那小子,把钱拍出来给我们大家伙看看!”

  “嘴巴没门,啥都敢说,穷小子还能一夜暴富了?”

  刚才还要离去的一些村民又停下了脚步,抱着手嘲讽着陆星宇。

  因为他们和王天生一样,完全不相信陆星宇能拿出一万块。

  别说一万块,一千块他都拿不出来。

  陆星宇不怒反笑,他看了眼跟过来的徐雅璐和张大龙,旋即走到徐雅璐身边,小声问道:“带没带现金?先预付我一万诊金!”

  “带了,可是你一万块钱买这破树干吗?它都要死了!”徐雅璐在这站了有一会了,早就看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是啊小兄弟,拿一万块砸人都能听出声响,你买这死树不是给自己添堵吗?”张大龙也出言相劝道。

  “谁说它死了?”陆星宇淡淡一笑。

  “你说什么?”王天生听到这句话,一脸狐疑道。

  “没什么。”陆星宇没搭理王天生,眼神坚定的对徐雅璐说道:“先预付给我一万块吧!”

  “那那……那好吧!”徐雅璐也搞不懂陆星宇的路数,只好让保镖把钱给了他,毕竟这诊金也是她刚才跟陆星宇约定好的。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