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疯批反派竟被养成奶香小团子 一碗油渣惹的祸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惊!疯批反派竟被养成奶香小团子小说简介

惊!疯批反派竟被养成奶香小团子这本男生小说目前处于连载,这本小说是一本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几位主角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完成交易成功已达成,林母捧着两串铜板喜滋滋的回了房。玉姝也扶着腰慢悠悠的进了房间。按照剧情线,她再过小半个月便会滑倒死胎,把林母拉回来照料她,就会会出现厨房滑倒的事情了。玉姝在心里给自己点了赞,接着就准备晚餐。需要考虑到林言的肠胃好,玉姝准备煮粥玉姝也扶着腰慢悠悠的进了房间。。...

惊!疯批反派竟被养成奶香小团子小说-一碗油渣惹的祸全文阅读

交易成功达成,林母捧着两串铜板喜滋滋的回了房。

玉姝也扶着腰慢悠悠的进了房间。

按照剧情线,她再过小半个月就会摔倒早产,把林母拉过来照顾她,就不会出现厨房摔倒的事情了。

玉姝在心里给自己点了赞,然后开始准备晚餐。

考虑到林言的肠胃不好,玉姝打算煮粥。

玉姝用的是小厨房,这是原主逼着林予北弄得,因为她不喜欢吃独食被人看到,就让林予北在房子后面建了个小厨房,然后把墙打通。

不得不说,林予北大致上都是听原主的,就是嘴巴木了点,又不会去仔细琢磨原主的话,才导致两个人越过越疏远。

中午并没有仔细打量小厨房,这下有空了,她便开始了。

只是翻找一遍之后她便失望了。

厨房的东西不多,橱柜里面放了一小袋白米,一袋白面,还有个装了点猪油的罐子,盐巴已经快见底了,鸡蛋倒是有十来个。

墙角还放了一筐土豆,这是村里每户人家的标配。

就好比糙米饭跟糙面做的窝窝头,也是村里的标配。

就连里正家都没有原主这么奢侈,吃白米跟白面,时不时还去买块肉弄着吃。

不过玉姝也没想入乡随俗,她也不是个愿意亏待自己的。

再者空间那么多粮食,在她挣钱之前,肯定是够她吃的。

玉姝拿出一包盐来倒进罐子里,又拿出一块肥肉用来熬油。

她以前也是农村长大的孩子,这种土灶自然是会用的。

熟练的切肉引火,然后开始熬油。

随着时间的流逝,香味从屋内弥漫出去,院子里的大房二房三房的媳妇脸色有些不好。

毕竟闻着肉香,说不馋那是假的。

林母也闻到味了,眉头皱了下,却没有起身。

玉姝那边却是弄好了,把油渣捞出来放在一个大碗里,猪油被舀进了油罐子。

这时林家的厨房也开始弄晚饭了。

玉姝扶着腰,感觉有些累到了。

她走出去看了一眼熟睡的林言,又进了厨房,端了一碗油渣去了大厨房。

今个弄饭菜的是三房的媳妇。

林家是按东南西北取名字的,老三叫林予西,老三媳妇叫赵春花。

玉姝一手扶着肚子,一手端着油渣,笑着进了厨房打招呼道:“三嫂,弄菜呢?”

赵春花的身体一顿,错愕的回头,看到玉姝的笑脸就跟见鬼了一样。

“那个……玉姝来了啊?”

李玉姝全当看不见赵春花的神情,笑着把油渣递了过去。

“我这不熬了点油,油渣挺多的,端碗过来给你们尝尝。”

赵春花看了一下冒着热气的油渣,口腔快速的分泌口水,但是她又想到玉姝的性子。

她可从来不会无事献应勤。

可是油渣太诱人了。

如今年岁不好,动不动就打仗,各种奇怪的赋税收个不停,可偏偏今年地里的收成也不好。

她已经很久没沾过油荤了,其实不止是她,林家的其他人包括村里大部分人都很久没沾过油荤了。

她吞咽下口水,直接了当的问道:“玉姝,你有啥事要我帮忙的?”

“我嘛如今肚子太大了,容易累着,可今个出了汗想洗个澡,就寻思你这烧热水的时候也烧上我跟言哥儿的份呗”

玉姝缓了缓,微微抬了下端着油渣的手,挑眉道:“我也不白用热水,这碗油渣就是报酬。”

赵春花就知道她有事,可是这热水得用大厨房的柴火,那可不是她一个人能做决定的。

但是油渣太诱人了,她脑海思绪一番,还是点了个头。

玉姝笑着把油渣放在了灶台边,然后让赵春花水好了叫她。

赵春花看着玉姝缓缓离去的背影,心里暗自说道“两桶热水换一碗油渣赚了,再说大家都太久没沾油荤,我也是为了大家好!”

心理暗示完她又看向那碗油渣,可真香啊!

赵春花吞咽下口水,小心翼翼的的打量一眼四周,然后拿了个小碗藏了四五块。

她可不敢藏太多,毕竟是用柴火换的,她胆子还没那么大。

藏好了油渣,赵春花开始弄菜,平常的晚饭就是一锅糙米饭,再炒盘土豆,跟白菜,荤菜就是打碗鸡蛋汤,一锅水里头放两三个鸡蛋,一大家一块吃。

今个可谓是加餐了。

弄好了菜,便开始烧水,柴火是炒菜那时候塞进去一根大木头,慢慢烧着,等大家伙吃完饭,水也就热了。

玉姝晚上煮了小米粥,还往里头放了些白糖,又蒸了一包小馒头,还煮了两个白水蛋。

林言醒来的时候玉姝还在厨房待着,他从床上爬起来,溜到厨房门口,探个脑袋看着自己娘亲。

暗黄的烛光打在玉姝身上,平添几分朦胧美。

“我是不是在做梦啊”

小林言低喃道。

今天的娘亲似乎与平常不一样了,娘亲好温柔,他喜欢现在的娘亲。

蒸的馒头好了,玉姝放到碗里,正要出去就看到林言收回探出的小脑袋。

她倏地笑了笑。

“言哥儿,快过来!”

声音有些轻快,林言忐忑不安的走了过去,小脑袋低垂着。

“娘,我错了,你别生气……”

其实他更想说,你别打我。

玉姝知道林言这是对原主的恐惧在作祟,忍住心里的酸意,她笑着指了指馒头。

“这好好的,娘为啥生气呀?娘这是累了,想让你帮忙把馒头端出去。”

这话一出,小林言猛的抬起头,眼里闪烁着璀璨的光芒。

他点点头,十分慎重的端起了馒头。

“娘,交给我吧!”

母子两晚餐吃的格外暖心,林言低头喝了一口粥,只觉得格外的甜,甜到心里去了的那种。

他的愿望实现了呢,真好。

而院子那边的晚餐也吃的格外香。

土豆炒油渣,白菜炒油渣,吃的大家是满嘴油光。

“今个儿可真是有福了,弟妹你哪来的油渣啊?”

吃饱喝足,二房媳妇吴招娣不怀好意的看了赵春花一眼。

这话一出,屋里的气氛就有些凝固了。

大房的媳妇杨红芬担忧的看了一眼赵春花。

老二林予南眉头一皱,扯了下吴招娣的衣袖。

却不曾想吴招娣瞪了他一眼,说道:“你拉我干嘛,我还不能问了!”

自从她生了儿子后,这底气可是上来了,要不是自个男人没本事,她也早就嚷嚷分家了。

再说了这么多油渣,那得花多少钱,要是公中出的她可不乐意,可要是三房自己出的,那可不就是摆明了他们藏私房钱。

所以她还非得问清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