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荒福运小地主 第五章失误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蛮荒福运小地主小说简介

蛮荒福运小地主这本女生小说目前处于连载,这本小说是一本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几位主角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拾起拨拉火堆的木枝,天灵边拨拉火堆,让余下不多的渣渣全部持续燃烧出来,边冲夏轻轻道:“阿缺,你赶快烤烤后背。”噎下也可以多点几个火堆的建议,夏轻轻转而天灵:“天灵阿爹,我们要切记反复练习一下灭火?我阿爹说过,不需要火时得将火灭了才安全的。”“反复练习?”噎下可以多点几个火堆的建议,夏微微转向青木:“青木阿爹,我们要不要练习一下灭火?我阿爹说过,不用火时得将火灭了才安全。”。...

蛮荒福运小地主小说-第五章失误全文阅读

拾起扒拉火堆的木枝,青木一边扒拉火堆,让剩下不多的渣渣全部燃烧起来,一边冲夏微微道:“阿缺,你赶紧烤烤后背。”

噎下可以多点几个火堆的建议,夏微微转向青木:“青木阿爹,我们要不要练习一下灭火?我阿爹说过,不用火时得将火灭了才安全。”

“练习?”青木满眼问号。

这还要练习?

看出青木眼底的意思,夏微微故作思考。

片刻后,她纠结着眉心,讷讷而语:“我阿爹应该不会教我不需要做的事情。”

“对,你阿爹不会教你多余的事。”都不带多想的,青木瞬间接受这个说法。

以青木这会子烧火得来的经验来说,到处都得枯草的草沼确实危险,而燃着的火堆要灭也很简单。

不添加燃料,慢慢地它自然就灭了。

于是,当夏微微站起来转身时,觉得火堆还能再烧一会的青木下意识地喊:“在烤烤后背才进去。”

起身想去打水的夏微微:“·····”

她是不是听漏了什么?

不等夏微微解释,听到青木那话的青梅立即一扯,将夏微微扯进怀抱:“阿缺,来,青梅阿妈抱着你,你将后背烤热乎了。”

整个面部埋在青梅怀里的夏微微,闻到了青梅身上散发出的淡淡汗味。

要说臭,这味道还达不到臭,要说不臭,这怀抱却让她瞬间升起了逃离的想法。

挣扎着,夏微微语气不稳的低声吐出一句:“我得去打水。”

垂头,搂着孩子肩膀的青梅询问:“渴了?”

夏微微摇头:“不渴。”

青梅:“······”

不渴打水干吗?

越是挣扎不开,夏微微觉得自己越是烦躁,急急的,她连忙说:“我阿爹说最快,最安全的灭火办法是用水,我得去打水。”

“你阿爹说用水灭火?”青木忽地问来。

偏过头,夏微微又一次点头:“是。”

盯着退出自个女人怀抱的孩子片刻,青木微扯嘴角:“你阿爹怎么说的,你怎么跟青木阿爹说就行,你身子不好,别逞强。”

看出了青木的坚持,也明白‘她’这段时间给青木一家的感觉不是很好,夏微微寻思了下后不客气了:“请青木阿爹跟黑石阿哥帮我取些水过来,能多些就尽量多些。”

帐篷四周包围着大大小小的鱼塘,取水,于他们来说在方便不过。而她一个多,依旧包围着火塘的男人直接被青木全部叫走。

片刻工夫,人群便一人捧着两张芋叶回来,而芋叶上盛着满满的清水。

“将水浇在上头就行。”夏微微指挥。

不做多想,捧着水的众人包围火堆,同时将清水倒下。

“哗~”

“轰~”

当盛放在芋叶里的清水倾泻而下,蒸汽翻腾而起,火塘中央堆积起来的草木灰紧接着喷涌而出,腾白的,夹杂着厚厚烟尘的水雾一浪高过一浪。

这场景,就跟引爆了什么小规模杀伤武器似的。

“咳咳咳···咳咳咳”

“咳咳咳····”

呛了一鼻子水汽的众人下意识张口,这下悲剧了,一口尘灰被吸入喉头,顿时,人群剧烈地咳喘起来。

“咳咳咳,咳咳咳,阿··缺,咳咳咳,你是不是想害死我们?”只觉得从未这么难受过的粉樱张口就给夏微微扣帽子。

夏微微心头正懊恼,懊恼自己十几年没烧火,居然让这么粗浅的事故发生,就感觉左臂被人一拽。

差点踉跄摔倒的她下意识惊呼:“啊~”

“阿缺~”青梅紧张回身。

一见粉樱反拽着孩子,而孩子满脸惊恐,眼睛顿时红了:“粉樱!你还是人吗?”

自觉自己没将人怎么样,也觉得青木一家过于包庇眼前孩子,是非不分。

抓过人的粉樱一个用力,将抓着的孩子一个甩转,让其面对大家:“青梅,这话你应该问她,你应该好好问问她咱们怎么对不起她了,让她做出这样的事来?”

“她做什么事了?”心疼的,她将孩子抢到身后。

见青梅一副保护着的姿态,满脸自个说不出个所以然决不罢休的模样,粉樱那叫一个气愤。

手指立即指像一边咳嗽,一边注视她们的众人。

“你看看大家,你看看大家现在咳成什么样子了,若不是阿缺存了坏心眼,大家这会能这么难受?”

“阿缺才没有坏心眼。”气鼓鼓的,青梅吼。

在青梅看来,孩子若是真存了坏心思,自己怎么都不会受牵累。

毕竟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什么德行自己在清楚不过,那种为了收拾别人将自己也算进去的心机,自个看着长大的这孩子绝对没有。

再来,这火跟怎么灭火都是人孩子阿爹教导的,人家孩子都没做过,怎么知道水倒进火里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在青梅看来,粉樱不过是没事找事,可对于个别曾极力反对孩子留下的部族人来说,孩子有绝对的害人动机。

“青梅,我们知道你跟阿桃的交情,可阿缺今天这事确实做得有些不对。”语重心长的,荷花阿婶劝导:“青梅,你这样不是真的对阿缺好。”

所谓的做得有些不对,就是明指她就是故意的,她就是想害人,而青梅阿妈的维护于她来说相当于坑害。

夏微微十几岁就失去全部亲人。靠着微薄的补偿款,奖学金念完医大的她,尝受过的冷暖比任何同龄着要多很多。

是以,在接受了原主的记忆后,她对青木一家无比钦佩,虽不喜阿大,粉樱这一家对原主做出的种种,却也能理解。

在自身的生存都是问题的时候,谁能不自私,谁还能大公无私?

自然的,她也就不觉得部族众人对原主的厌恶,仇视有什么不对。

原主的出发点再好,却不能抵消她害得部族食物不足以过冬的事实。对于严冬时刻部族人存在的生命安全她就有责任。

可理解不代表她能无言地承受任何刻意的挑唆,针对。

反手一扯,阻止了青梅阿妈反驳的话语,夏微微冷静说道:“荷花阿婶,今天确实是我做得不对,虽说我不知水倒下去会起这样的尘烟,可我却推卸不掉责任。害大家不舒服,虽然只是不舒服了这么一小会会,但我错了就是错了,对不起。”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