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我天天想和离 第1章 大熊回来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没有了 | 目录 | 下一章

穿越后,我天天想和离小说简介

《穿越后,我天天想和离》是作者佳若飞雪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大治政,昌和五年,农历四月。一辆有些破旧不堪的马车,在还算光滑平整的土道上慢慢的悠悠地走着,车辕上除了坐着车夫之外,除了一个矮小魁梧的汉子坐在另一侧,而后面的车厢里,则是被帘子捂地严严实实,什么也看看不见。在离着东平府城离的安阳县,有个稍稍边远些的村子一辆有些破旧的马车,在还算是平整的土道上慢慢悠悠地走着,车辕上除了坐着车夫之外,还有一个高大威猛的汉子坐在另一侧,而后面的车厢里,则是被帘子捂地严实,什么也看不见。。...

穿越后,我天天想和离小说-第1章 大熊回来了!全文阅读

大治国,昌和三年,农历三月。

一辆有些破旧的马车,在还算是平整的土道上慢慢悠悠地走着,车辕上除了坐着车夫之外,还有一个高大威猛的汉子坐在另一侧,而后面的车厢里,则是被帘子捂地严实,什么也看不见。

在离着东平府城不远的安阳县,有个稍微偏远些的村子叫卢家村,村子南面有个用木栅栏围起来的大院子,这户人家看起来不算很寒酸,即使是土房子,那也是有一整排,仔细数数,有七大间呢。

在村子里,能有这么多屋舍,那也绝对是大户了。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这群讨债死懒的破落户怎么还不起来?不用下地了?是不是以后都不用吃饭了?”

扯着嗓子喊的,正是这一家的女主人。

随着她一句接一句的谩骂和贬低声出来,各个屋子里也先后有人一边整理衣裳,一边往外走。

“二柱,你今天不用下地了,去码头帮着搬货吧,昨儿我遇到有财了,他说搬一天货,能挣回来三十个大钱儿呢!”

卢二柱一脸麻木,讷讷道:“娘,我这个岁数了,再去搬货,怕是要在床上躺好几天呢。”

卢老太脸一沉,两手在腰上一叉骂道:“反了你了,还敢跟我顶嘴了,是不是觉得你爹不在了,眼里头就没我这个娘了!”

这个帽子扣地有点儿大。

卢二柱可不敢接。

一大家子的人基本上也都出来了,卢小柱伸个懒腰道:“娘,这都分家了,你怎么还一大早地就叫嚷呢?各家过各家的,你别再这么吵吵了,五福昨儿晚上可是熬了半夜呢。”

卢老太最是心疼小儿,更心疼三房的孙子,立马放轻了声音,“咋样?五福可是被我吵醒了?”

“没呢,估计也快了。”卢小柱没好气地回了一句。

卢二柱也没跟他们多说话,反正他是没打算去码头上,再说了,这家都分了,自己也没道理再额外给老娘拿孝敬呀。

让他去码头上搬货,不就是为了能让他多出些钱?

“哟,你们家都起来了?快去村头看看吧,听说你家大熊回来了!”

“谁?”

一时间,卢家所有人都像是被人给下了定身术一般,便是连眼珠子都要挪不动了。

“就是你家大熊呀!哦,不对不对,不是你家的,是卢老憨家的,瞧我,忘了他被你们给过继出去了。这张嘴哟,当我没说!”

村民赶忙改了话头,扭脸儿走了。

太尴尬了!

而卢二柱和他媳妇陈小芳听到这个消息后,则是不自觉地都红了眼眶,他们家的老大,真地回来了?

所以,他还活着?

没死在战场上?

这可是天大的好消息呀!

马车上,陈星无奈地蜷缩在一角,身上搭着一个又薄又有些陈旧的灰色被子,倒是没有什么味道,还算是干净。

陈星的脚再往里缩了缩,然后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满是惊惧地看着刚刚钻进来的男人。

大熊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的额头,那上面还缠着纱布,仔细看,还有些红色透出来。

“你的伤还没好,躺着吧。”

陈星眨眨眼,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

大熊当着她的面儿掏出了一张纸,然后瓮声瓮气道:“我知道你叫陈星言,你想自杀,没死成,被我救了。以后你就是我媳妇儿了。”

陈星的眼睛瞪地更大了!

所以眼前这头熊是自己未来的男人?

陈星,呃这具身体本名叫陈星言,之前迷迷糊糊中醒了几次,也知道了自己如今的处境。

只是,当时伤地有些重,所以看人也不是很清楚,只是迷迷糊糊地觉得对方长地很高大,如今再看,这个男人身上的杀气可是真重呀。

只是醒了这么一会儿,陈星言就觉得自己的头又开始晕了。

身子歪下去的时候,好像是被人扶了一下,再之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卢家村是一个朴实且贫穷的村子。

卢家村上头还有一个清水镇,寻常村民们能得了闲去镇子上转一转,就觉得是很开心了,鲜少有人会去县里。

毫不夸张地说,有些妇人一辈子都没有去过县城的。

马车进了村子,因为有些稀奇,所以引得孩童成群结队地追赶过来,有的孩子手上还拿着柳枝,边跟着跑边挥舞着柳枝,嘴里头还喊着:“驾,驾!”

马车停到了一排明显破败的院子前,然后一个身形魁梧的男人大步进了院子。

卢老憨正坐在院子里编竹筐,乍一看到一位大汉进来,吓得不知所措,等人近前了再一看,则是惊呼道:“大熊?”

卢大熊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又看了看这几间屋子,跟自己离开时也没有什么不一样。

“娘和小牛呢?”

“你娘陪着小牛去镇上看大夫了,估计要等晌午饭过后才能回。快,快进屋坐。”

大熊转了一圈,发现自己以前住的屋子还是那样,没动过,眼神微闪了一下。

“爹,我去把媳妇儿抱下来。”

啥?

卢老憨都听懵了!

媳妇儿?

大熊不是去打仗了吗?咋还带回来一个媳妇儿?

卢老憨家的房子很旧了,而且也矮,总共三间正房,还有几间偏房。

这乡下人说的偏房,其实就是厢房,只是叫出来没有那么地好听罢了。

陈星言被大熊抱进屋内,此时她头上的伤已经好地差不多了,关于这具身体的记忆也都接受完了。

知道自己是被人陷害,而且陈家已无她立足之地,她便想着若是这个男人可靠,暂时在此屈就一段时日也无妨。

最重要的是,她不是真正的陈星言,所以完全没必要回去认那些所谓的亲人。

“大熊,是你,真地是你回来了?”

大熊的身子一僵,好半天才转回身来,对上了眼前这个妇人热切的视线,却是无动于衷。

陈小芳眼看着亲儿子和自己如此生分,心中委屈万分,竟是直接号陶大哭了起来!

没有了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