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别秀 第3章 无心插柳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公子别秀小说简介

搜查小说网小编推荐男生小说公子别秀,公子别秀小说是著名作家荣小荣的一本小说,小说主角是,小说精彩片段:品芳阁。二楼一处雅间。林秀正宽慰海棠。通过上次的交谈,他了深入了解到海棠的身世。她本来出生于在大秦江宁府的一个普普通通农家,是家中的长女,家境贫苦,一家三口而已勉强渡日,再后来,爹娘又生了一个儿子,四口之家便无我以为继。为了换几两银子,爹娘将她转卖了二楼一处雅间。。...

公子别秀小说-第3章 无心插柳全文阅读

品芳阁。

二楼一处雅间。

林秀正在安慰海棠。

通过刚才的交谈,他已经了解到海棠的身世。

她原本出生在大夏江宁府的一个普通农家,是家中的长女,家境贫寒,一家三口只是勉强度日,后来,爹娘又生了一个儿子,四口之家便无以为继。

为了换几两银子,爹娘将她卖给了城里的大户人家。

这本来不是一件坏事,虽然卖身之后,以后命运不属于自己,但起码可以活下去,不至于饿死,父母和弟弟,生活也能比以往好上一些。

怎奈何,那大户人家的主人垂涎她的身体,若非那女主人善妒,恐怕早就对她下了手,察觉到丈夫的心思之后,那女主人平日里对她动辄打骂,稍不顺心,就会在她身上出气,后来更是直接将她转卖给了青楼。

面对青楼安排的客人,起初她抵死不从,后来被殴打折磨了几次,也就放弃抵抗了。

再然后,就是一名普通青楼女子的成长之路。

林秀轻轻握着这女子的手,叹息说道:“往事已矣,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做人还是要向前看,你还有未来。”

林秀在拖延时间,但也不全是在拖延时间。

起初他是看不起这些青楼女子的,后来这种心态却发生了改变。

像海棠这样的人,从出生开始,命运就不在她们的手中,她们自己,根本无力改变什么。

被林秀勾起往事,海棠的眼眶有些湿润,却还是摇了摇头,说道:“公子说的轻巧,像我这样的人,还有什么未来呢?”

林秀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说道:“其实你的感受,我能体会到一些,我的父母和离之后,又各自嫁娶,我也不明白,我也是他们的孩子,他们怎么就不要我了呢……”

另一世,林秀的父母离异,又各自组成家庭。

那以后,林秀就仿佛被遗忘一般,两人很少联系林秀,唯独在金钱方面,从来没有亏待过他。

只是他们不知道,林秀缺的从来都不是钱。

不过,有钱也有有钱的好处,那就是身边从来都不缺人陪伴,这或许也是每隔一些日子,林秀起床的时候,身边都会换一张漂亮的面孔,但依然有那么多人前仆后继的原因。

林秀出钱,她们出力,各取所需而已。

许久,林秀舒了口气,将某些记忆彻底封存,不再回忆。

毕竟,这已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海棠抬头看向林秀,难以置信道:“公子竟也有如此经历?”

林秀微微一笑,说道:“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们这样的人啊,不要总去想以前的事情,要多想想未来,往事不可改变,未来有一切可能……”

海棠身体一颤,似乎是在仔细思忖林秀的话,房间里面陷入了沉默。

而此时,林秀的眼中,也有亮光闪过。

再给他片刻时间,海棠体内的那种能力,他就可以全部复制!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其中夹杂着老鸨的叫喊。

“哎,姑娘,你不能进去!”

“姑娘,姑娘……”

……

砰!

此处房间的门,忽然打开。

不,不是打开,是倒下。

两扇厚重的门板,就这么直挺挺的倒下。

一名身材高挑的白衣女子站在门口,目光死死的盯着林秀,咬牙道:“林秀,你竟敢逛青楼!”

随着白衣女子的出现,似乎整个房间的温度都降低了几分。

林秀一脸迷茫的看着那白衣女子:“你谁呀?”

白衣女子大步走到林秀身旁,抓起他的手腕,冷冷道:“跟我回去!”

林秀并没有关于这具身体的记忆,根本不认识此女,也不知道两人的关系,但不管他们是什么关系,只要再给他一点点时间,他就能拥有海棠的能力。

被白衣女子抓住手腕,林秀连忙道:“等一下,就一下……”

然而下一刻,一道巨力便从手腕传来,林秀直接被她拽了起来,向房间外面拖去。

他和海棠相握的手,也在下一刻断开。

如同拷贝文件时,进度已经达到百分之九十九,U盘却被无情拔掉。

林秀体内,已经近乎圆满的那一种能力,彻底崩溃消失。

“不!”

林秀悲愤的怒吼,却无济于事。

他猛地甩开那女子的手,愤怒道:“你在干什么!”

白衣女子没料到林秀居然可以爆发出这么大的力气,却也没有细想,只是寒着脸问道:“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吧?”

林秀问道:“你是我什么人,你凭什么问我?”

他这句话有愤怒,也有问询。

白衣女子看着林秀,本就颇具规模的胸口,开始有韵律的起伏。

这样的人,居然是她未来的姐夫?

他怎么配得上赵家的天之骄女?

以前倒也罢了,林秀虽然没有觉醒异术,也不修武道,可也没有什么劣迹,毕竟是老一辈几十年前定下的婚约,她除了为姐姐不忿,倒也不好说什么。

可今天,他居然看到了林秀在逛青楼,在和姐姐有婚约的情况下,他居然逛青楼,逛得光天化日,逛得理直气壮,还装作不认识她!

“你还装!”

砰!

她气急之下,也不顾自己穿的裙装,一脚飞踢踢向林秀,异术觉醒之后,林秀的反应也快了许多,他快速后撤,目光不经意的一撇,心中暗道,眼前的美女果然很喜欢白色。

“你看哪里!”

林秀的目光没有逃过白衣女子,她又羞又怒,立刻放下了腿,一记手刀袭向林秀。

她的速度比刚才快了不少,林秀这次没有躲过,只觉得后颈一疼,身体一软,便倒在了地上。

看着晕倒在地上的林秀,白衣女子胸口起伏了很久,怒气才逐渐平息,冷冷道:“孙大力,把他带回去!”

她的话并没有人回应,白衣女子转头看去,孙大力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她生气的跺了跺脚,狠狠在林秀的屁股上踢了几下,然后将他扛在肩上,大步走出了房间。

海棠已经被吓傻了,呆呆的坐在桌前,还是门口的老鸨最先回过神来,忙呼道:“他,他还没给钱呢!”

……

林秀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还是孙大力的方脸。

他依稀记得,他似乎是被那个白衣女子给打晕了。

想起那个白衣女子,林秀条件反射般的从床上坐起来,然后又重重的跌了下去。

屁股上传来的痛感,让他的表情有些狰狞。

孙大力连忙道:“少爷别慌,人已经走了。”

林秀捂着屁股,看上去有些慌乱,问道:“我晕过去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孙大力解释道:“少爷别担心,二小姐扛着你回来的时候,你的屁股就肿了,我当时在外面看的清楚,是她踢肿的……”

踢肿的……

林秀松了口气,随后又意识到了什么,看向孙大力,愤怒道:“你是我的护卫,你就看着她踢我?”

孙大力缩回脑袋,无奈道:“那我也不是二小姐的对手啊,上了也是白上,躲在一边还能报信搬救兵……”

林秀看着这张方脸,强行忍住了一巴掌扇过去的冲动。

他有理由怀疑,这家伙是不是仇人派来林家的卧底。

但仔细想想,他说的好像也有几分道理,林秀咬咬牙,打算这笔账先给他记着,问道:“她到底是什么人?”

孙大力难以置信道:“少爷,你连二小姐都不认识了吗?”

林秀摇了摇头,说道:“不是说了吗,我什么事情都记不得了。”

孙大力回过神,立刻解释道:“当然是赵家二小姐了,你和赵家大小姐从小就有婚约,算起来,二小姐应该是你的小姨子……”

林秀愣在原地:“什么……婚约?”

孙大力连忙道:“少爷你别急,我慢慢和你说……”

林秀愕然的听着孙大力讲述。

几十年前,大概是林家和赵家的爷爷那一辈,林赵两家曾是挚交,那时候两家为了亲上加亲,就为下一辈定下了婚约。

奈何两家的下一辈都是男子,于是婚约就延续到了林秀这一代。

十八年前,赵家先生下一个女儿,林家后生下一个儿子,上上一代定下的婚约才正式成立。

但就在这十几年里,林家越发没落,赵家却一步登天,至今,一家已是大夏新兴豪门,另一家却快要跌出权贵之列,这桩婚约,自然陷入了一种尴尬的境地。

除此之外,赵家那位嫡长女,林秀的未婚妻,幼时便觉醒了强大的异术,是当之无愧的天之骄女,而林秀,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而已,现实的差距,也让这桩婚约没有了实现的可能。

林秀听完,整个人都呆住了。

婚约?

开什么玩笑,结婚是不可能的,上辈子加上这辈子,他都不可能结婚。

上辈子父母失败的婚姻,给当时还年幼的他,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阴影,这直接导致了林秀后来对于婚姻的恐惧。

结婚这种事情,只是想想,他就有些浑身发冷。

林秀后来也看过心理医生,那位说话很有哲理的医生告诉林秀,他不是恐婚,只不过是没有遇到一个让他愿意结婚的女人而已。

他越是害怕什么,就越是渴望什么。

说实话这句话扎心了。

林秀其实很羡慕那些婚姻幸福的家庭,这是他非常渴望拥有的东西,但却从来没有得到过。

后来他是这么安慰自己的,对他这样的人来说,结婚有什么好的,结婚意味着责任,结了婚,他还怎么策马奔腾?

这种想法,一直延续到现在。

这桩婚约,必须想办法取消,都什么年代了,还搞包办婚姻这一套,为了自己策马奔腾的幸福未来,林秀绝不允许这桩婚姻的存在。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真的有这么一桩婚姻,那么他刚才的那一顿打,确实没有白挨。

小姨子看到未来姐夫逛青楼,怒而动手,也说得过去。

林秀忽然意识到一件事情,立刻问道:“等等,你刚才说,我是被赵家二小姐背回来的?”

孙大力摇了摇头,纠正他道:“是扛。”

林秀不在乎是背还是扛,从品芳阁到林家,走路的话,可要不短的时间,更何况是扛着一个人,这段时间,足够发生很多事情了。

他迫切的问道:“赵家二小姐,觉醒异术了吗?”

“那当然。”孙大力肯定的说道:“二小姐觉醒的,可是冰之异术,即便是在所有的异术中,也算厉害……”

林秀深吸口气,点了点头,说道:“你下去吧,我要休息了。”

此时天色已晚,孙大力走到房门口,说道:“那少爷你先休息吧,有事喊我,我就在隔壁。”

等到孙大力关上门离开,林秀伸出手掌,轻吐口气。

下一刻,他的手掌之上,开始缓缓凝结出一层冰霜。

周围的温度,也陡然低了几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