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光噬昼 第二章 不识泰山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黑光噬昼小说简介

连载小说黑光噬昼是网络作家竹本今天写作了没的一本纯原创小说,这本书的主角是,该小说归类在男生小说,搜查小说网小编推荐目录黑光噬昼精选篇章:见父母之后,医生给她通过了多方面的检查和会诊,确认金霁月也可以出院回家。“高度警惕自己心中的猛兽。”就在金霁月离开了时,她的医生对她地说。呵。一个经历过生死的人,比你不懂得怎么以及控制自己内心的猛兽。但不可以承认的是,自己眼泪越少,内心的火焰就越旺。“我的儿。“警惕自己心中的猛兽。”就在金霁月离开时,她的医生对她说道。。...

黑光噬昼小说-第二章 不识泰山全文阅读

见父母之前,医生给她进行了多方面的检查和会诊,确定金霁月可以出院。

“警惕自己心中的猛兽。”就在金霁月离开时,她的医生对她说道。

呵。一个经历过生死的人,比你懂得怎么控制自己内心的猛兽。

但不可否认的是,自己眼泪越少,内心的火焰就越旺。

“我的儿。”一出心理病院那个厚重的大门,就看见憔悴了许多的母亲。

金霁月将出院准许证明,递给自己的母亲。

开口第一句,金霁月竟叫不出妈妈。

“我要出院。我想寄宿。”金霁月简短地说,避开妈妈的眼睛。

既然去哪里都是寄,那不如寄住在学校。

“妈妈原意回来和你在一起,你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人,崽崽。”依旧美丽的妈妈眼里藏满了担忧。

“不需要。”

金霁月鼻子一酸,泪花瞬间翻涌上来,又被她死命克制住了。捏紧的拳头,指甲快要将掌心戳处血来。

果然是自己的母亲,和自己血泪相连。

“你想要什么,我都会满足你。”站在妈妈后面的,还是那个自己最熟悉的男人。

可是她再也不想将手搭在他的肩上,分享自己的一切了。

他不配了。

哪怕她现在仍在他的心尖上。

可心尖下的整颗心脏,是属于另一个陌生阿姨的。

不属于妈妈。也不属于自己。

这点,金霁月无比清楚。

她与他之间的关系,要说起来,非常简单明了。

自己18岁之前,还能吃他5年的饭。

就这么简单。

是谁说,自己一定要吃这嗟来之食呢?这5年难道自己就养不活自己吗?

“不需要。”这是金霁月第二次说不需要。

“接下来,你就在奶奶家好好养病吧。要按时吃药。”爸爸说。

“帮我把这封信给霍奇校长,星期一我就能回去上学。还有,我要寄宿。先借我点钱交学费和寄宿费,回头我会还给你。”

金霁月冷冷地看着爸爸。

“月宝,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呀。”父亲已是满头大汗。

第一次见他这么紧张。

做了亏心事,心乱了吧!你选择抛弃我和妈妈的时候,心去哪儿了?去忙着装屎了吧。

“说的什么话?一言九鼎的话。明天去给我送信,你答应下来没?”

金霁月说。

“这····好吧。我明天一早就开车去。”金世说。

霍奇校长办公室。

霍奇校长打开门,看见一个已经几天没刮胡子的中年男人。

“霁月爸爸,您请坐。我也是没有办法呀。学校实在是害怕金霁月到时候在学校乱来。学校之前也不是没有出过这样的事。哪个争优创佳的学校,能承担得起一桩血案啊!”

“说得好像金霁月在你们学校杀了个人一样。”

金世的声音十分低沉,听不出其中愠怒的情绪:“我来,是替金霁月送信的。”

“不是说金霁月杀了人。我没有这样说。我只是说,我害怕她伤害自己。金霁月那么善良的孩子,怎么会伤害别人呢。我说的是,伤害自己。自己。”霍奇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戳中了金世的痛点。

霍奇校长之所以如此低声下气,是因为金世给了学校大笔的建校费。从金霁月上小学就开始给了。一直到现在小学毕业。整整六年,金世的生意越做越大,捐的款也越来越多。累积起来,可以再修一个锦信中学了。

“看看信再说。”

金世啜了一口霍奇煮的茶。望着霍奇背后的一副山水画,写着宁静致远四个大字。

字写得飘逸,他差点错看成急功近利四个大字了。

霍奇接过信,回到自己的办公椅上。

看着看着,霍奇校长的脸就愈发严肃起来,最后竟成了铁青色。就像是憋了很久的气,脑袋缺氧一样。

“这,这是····”霍奇校长看着信,已经说不出话来。舌头一直在打转。眼睛死死地盯着信底下的签章。

里面从联合国教育委员长的签名,到当地区长的签名,满满占据了整张A4纸。

而且还盖上了专用章。

最后一个签名,是顾归琛。

顾归琛,是上面特派下来的驻地教授。当年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于国际光术学院。

这次下来,主要是编撰第五版的光术教材。

霍奇已经收到命令,务必要尽全力配合顾归琛,提供有用的素材,完成教材编撰工作。

“我这,我这老眼昏花啊!”见到霍奇校长猛地一拍自己的脑袋,金世瞬间松了一口气。

“信上说什么?”金世问。

霍奇一把把信拍在自己的办公桌上,立马走到金世面前,低下身子,十分悔恨地样子:“我将为贵千金安排单间豪华宿舍,最好的班级,最好的座位,我还会通知所有的老师好好关照千金。只要她肯留在我们学校。我为之前的莽撞道歉,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

态度还挺诚恳。

看到霍奇就差拿手给自己来一巴掌后,金世打断了他:“那些特权,大可不必。只要让我女儿能平等地站在起跑线上就行。我想,她配得上起跑的机会。”

“配得上,配得上。一定配得上!”

这可是中央认可的苗子。

谁敢怠慢啊!

“行了,霍兄。之前的事,既往不咎了。小女最近因为我离婚的事,有些心里不痛快。还望兄台在读书期间多多包涵。”

金世的嗓子突然有些哑。

“石兄,我建议霁月寄宿。衣食住行,您都可以放心交给我们。一是因为你们夫妻二人刚离婚,她未必想呆在家里。二是在学校有些玩伴,会好很多。顺便呢,寄宿生,方便我们给她开小灶、补习!”

霍奇说道。

“恐怕开小灶才是你想说的把!”金世一眼将霍奇看穿:“开小灶,就算了。我想给她多一些自我的时间。霍奇,请不要把我女儿当做一个为校争光的工具。我只希望她能快乐地成长。”

这段话说得霍奇校长自惭形秽、颜面扫地。

他被识破了。

他的确把霁月当做了比赛机器,当做了给自己带来荣耀和胜利的种子选手,唯独没有把她当做一个成长中的青少年。

他第三次低下头:“您是对的···是对的。我会的···会的。”

金世以为自己已经考虑非常周到了。

自己的女儿如此冰雪聪明,一定能感受到他对她的关心。

那颗心,并没有离婚而有所改变。

可事实是这样吗?

事实就是,金世娶了另一个女人。自己回到家再也看不到自己父亲的身影。

这个身影在哪呢?也许此刻就在另一个中年女人的怀里。

这极度恶心的画面,想想都觉得反胃。

离婚,并不是父母两个人的事。

他们俩是好了,各自飞往一个新巢。而自己呢?守着一个没有父母的大别墅。

管这叫做家?

这不过一幢充满记忆的建筑。

里面的回忆不如就烂在里面吧!总好过拿出来品尝。

品出来的,全是意难平。

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这样被伤害。

如果有一天,自己真的有能力打碎回忆。她也想让自己的父母尝一尝,这种痛失亲人的感受。

只不过,到那时,她可不会,像现在这样,拿刀把自己从父母的记忆力抹走。她要抹去的,正是现在他们所追求的····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