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光噬昼 第一章 我要出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没有了 | 目录 | 下一章

黑光噬昼小说简介

《黑光噬昼》是作者竹本今天写作了没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2050年9月7日星期六 M市封闭式心理病院金霁月睁开眼,吃力地从病床上支棱起来。门口站着的那个身姿挺拔的人是谁?她身边可不会有谁,能将黑缎西装穿得这么帅气。就算是背对着她,也...

黑光噬昼小说-第一章 我要出去全文阅读

2050年9月7日星期六 M市封闭式心理病院

金霁月睁开眼,吃力地从病床上支棱起来。

门口站着的那个身姿挺拔的人是谁?她身边可不会有谁,能将黑缎西装穿得这么帅气。

就算是背对着她,也能感受到那股冷峻异常的气场。

那股自己渴望拥有的气场。

“把信交给霍奇校长。”一个熟透了的低音,没有任何拖泥带水。

“你是医生吗?”金霁月迷糊地问。

药物让她浑身没有力气。

除了医生,又有哪个成年男性能进来女心理病区呢?

毕竟,这里的女病人连内衣都不许带进来。

13岁。金霁月的身体刚刚开始有些起伏,不穿内衣,怎么行?

“顾归琛。”

冷且简短地回答。

这样有天赋的人,被闲置在心理病房。顾归琛可看不下去。

自己何尝不是被闲置着呢?

本来可以成为某个学校的校长,统筹全校的光术培训工作。

亦或是进入教育委员会,当个委员长,改革如今的教育体制。

可···

可自己却被发配到这里,整编第五版的教材。

谁都明白,在这个领域,干不成什么大事。

而这个女孩,给了自己一线希望。

能把她身上的潜力挖掘个七八分,就能惊艳四座了。

“什么?”不是医生吗?

金霁月揉了揉眼睛,睁开,人呢?

门被轻掩着。

又是幻觉吗?

金霁月苦笑起来。才13岁,就进了心理医院,还是封闭式的那种。也不怪自己的父母,他们害怕她自杀。

更不怪他们,在这时候,选择离婚。

只怪自己太过弱小。从象牙塔上跌落下来,连哭一声的勇气都没有。

我有一天,要成为一个无比勇猛的人。

无人能敌,无人可欺。

爸爸住进了陌生女人家,妈妈则坐上了陌生叔叔的车。只剩下自己留在熟悉却又无比陌生的家中了。

看着管家和司机离开、等待别墅被变卖掉,自己就正式成为了一个无家可归的流浪儿。

从此,去到哪里,都是寄人篱下。

而自她却对自己的命运,一点发言权都没有。

自己被父母安排,和奶奶住在一起。

毕竟,自己的爸爸妈妈都去了别人家。她也不可能跟过去。

跟过去,她怕失手杀了那两个毁掉自己家庭的阿姨和叔叔。

奶奶家里非常凌乱,摆满了各种保健品、保健器材。她还养了两只猫咪。一只白猫,一只虎皮猫。

金霁月不喜欢屋里的味道。一种专属于老年人的独特味道。平静但缺乏活力。

与其在那儿,还不如在病院呢。至少这里还有一些疯子和自己说些疯话。

进来心理病院已经快一周了。开学也开了一周了。

她想,在这种地方的人,有点幻觉,是在正常不过的事了。要是没有幻觉,那才不正常。

她爬起床,出房门去遛遛自己,顺便拿了一个白馒头填下肚子。在这里,想要好一点的伙食,那简直是天方夜谭。

她吞咽了一口口水,没想到,在家里挑三拣四,到了疯人院却会馋区区一个白馒头。

她并没有在病院饭桌上吃饭。

她不习惯给别人看自己的吃相。

她不像自己的母亲,能克制住翘兰花指的冲动,优雅地将菜夹在自己的碗里,小口小口地咀嚼。

她喜欢大口吃饭,迅速离场。

像个马上要出门踢足球的男孩子。

拿了馒头回自己的房间,在路上免不了遇到些奇怪的病患。一个女生拉住她,问她相不相信父母都被日本人换了头。

金霁月当然说自己相信。

如果自己的父母真被日本人换了头,她会高兴一点吗?

这个问题太过变态,她摆摆头,想甩掉这个问题。

一开始进来这里还会哭泣。过了几天,似乎把这辈子的眼泪都哭干了。现在的她,哪怕望着高窗外的温柔星空,眼里都充满了火焰。

这,是什么?

在靠近门口的床头柜上,躺着一封信,被线条整齐的白色信封包裹着。

将它翻转过来,黑色橡皮信戳的上方,写着:霍奇校长亲启。

难道说,刚刚不是幻觉吗?

金霁月将信在指尖摩挲着,一种白纸的熟悉感传来。

的确是真的信!

在这里,什么也不能带进来。哪怕是一张纸也不行。

能这样进来的人,必须得到心理医院院长首肯才行。

因为门外明确写着“医院内部,严禁私自出入”。

自己的父母见自己都只能是守在门口,将食物和日用品给护工。都不能直接和她接触。

可这个直接进到自己病房的男人,会是谁呢?

谁有这么大的能耐和关系呢?

手里的白馒头,突然不香了。

信里写了些什么呢?自己能打开看吗?

黑色的橡胶信戳封在上面。显然是不能拆开的。

那个,站在门旁的人,只是微微侧身说了一句话。

可他那侧脸流畅的线条,却让人感觉,会是一张俊朗的面孔。

他身材修长,大概三十岁左右。

为什么不敢给自己看正面?

他笔挺地站在那,就好像是一名战士,或者是守卫。

她忍住自己打开信的冲动,望着高窗外的天空。

一种高亢的情绪,像一只从海边扑腾着翅膀起飞的老鹰,直接撞在她的嗓子眼。

要从这里出去了么?

终于···

之前的她已经死过一次。

这一次,她要为自己而活!

死神将她从死亡边缘拉回。她可不能辜负死神一片美意。

在这里呆了八天,竟然把所有人生的问题全都想透了。

自己再也不要亦步亦趋地小心过活了!

吃药的时间到了。

金霁月出去排队拿药。护士把两颗白色的药片给了金霁月后,又给了她两片黄色药片。

她放进嘴里,就着温水,一饮而尽。

没有人原意吃这种药。

那是一种近似金属铁锈的味道。世界上再也没有比这更恶心的味道了。

因为它会慢慢从喉咙蔓延到胃里。

有人把药放进嘴里后,迅速将药藏在舌头下面。假装喝水,吞药。护士让她张开嘴,用一根小木棒一挑开,就看见了。

于是,这位病友只能老老实实吃药。

没有人能逃过吃药。

也只有傻子才会藏药。

金霁月想要出去,就得好好表现。

但,药物确实会让人沉重起来,迈不开脚步,无比嗜睡。

在这里,金霁月把那些失眠夜晚没睡的觉,全补了回来。

开学短短一周,她就被通知父母已经完成离婚手续。

难过的她,去找岩承。

岩承是陪伴自己长大的朋友。他从小就很讨人喜欢。叔叔阿姨喜欢他,男生爱和他玩,女孩子都是他忠实粉丝。

奇怪的是,他从小就喜欢粘着金霁月。

他买了金霁月家最贵的车——的模型,放在自己的床头上。

激励着自己。

他年纪这么小,却从来不和同龄人作比较:“有一天,我会比叔叔更有钱。”

岩承口中的叔叔,就是金霁月的爸爸。

是的。岩承虽然不像金霁月,从小有一个显赫的家庭。但他认为,自己一定能给孩子一个显赫的家庭。

他当不了富二代,但他要让自己的孩子当。

所以,当有一天,金霁月跟不上岩承的脚步,岩承当然是不会等待她的。

毕竟,他还有万水千山要去跋涉。

“你还来找我干什么?”

一个长相清秀的小男孩,摸着后脑勺说道。

“你什么意思?”

金霁月被岩承的态度惊讶到了。

“我的意思是,你上不了最好的学校,父母又离婚。你这辈子都完了。你还来找我做什么?让我和你一起完蛋吗?”

金霁月绝不会相信,这话是从自己最好的朋友口中说出来的。

这一句话是如此难以消化,以至于呆在心理病院的每一天,金霁月都能想起说这句话的人,一脸嫌弃的表情。

她竟然不认识,这个朝夕相处了13年的朋友。

可是她必须相信,也不得不承认,他不再是她认识的岩承了。

世态炎凉,竟然被她品味了出来。

要知道,她才13岁啊。

她感觉自己就像是一颗弃子。爸爸妈妈抛弃了自己、最好的朋友成了陌路。

好像,生命中所有重要的人,都放弃她了。

以前以为自己是颗珍珠,没想到自己其实是个瓦罐子。

那就破罐子破摔吧。

这一辈子,到这里,就该画上终点了!

她从衣兜里掏出一把锃亮锋利的水果刀···

事与愿违。

管家发现书房的门紧锁着,立马打开保险箱,找到备用钥匙。

一个大男人,竟然惊叫了一声。

金霁月躺在血泊中,手里拿着尖锐的刀。

没人知道她什么时候开始割的腕。

救护车将金霁月送入急救室。

病情无大碍后,金霁月又被送入了本市最严格的心理病院。

这个病院里收治了各种心理疾病的患者。有些有自杀倾向,有些有杀人倾向。

但因为管理严苛,没有任何一个人自杀成功,也没有一个人受到过伤害。

只有一群心中结满乱糟糟线头的病人。

“她得了抑郁症。像这样割腕自杀的病患,苏醒之后,很可能由抑郁转为狂躁。”心理医生对金霁月父母说。

“是什么意思?”金霁月妈妈问。

“您可以自己去网络上搜索相关病例。抑郁症患者,一般都有自杀倾向。可是如果她自杀后又被人救活了,她大概率是再也不会去自杀了。相反,她会将刀尖刺向周围一切她恨的人。第一种情况,伤己。第二种情况,则是伤人。”

医生看了看手上的表。

“她内心的阴暗会迅速侵蚀她的灵魂。也许,曾经她认为对的,现在就变成了错。曾经她认为错的,现在却去做。总之,是很危险的阶段。”

医生诊断过很多这样的病患。而年纪这么小的,却是第一个。

“那我们该怎么办?医生。”金霁月爸爸问。

“一定要让她按时吃药。一定。这是最重要的。吃药后的她会有些头晕、看不清东西、嗜睡、耳鸣、幽闭恐惧症、甚至是几天几夜不睡觉,四处走动。”

医生的声音里不带波澜,仿佛这些是很平常的事情。

“我的天。月宝要在医院里受多少苦啊。我的儿呀。”金霁月的妈妈捂着脸。

“可只有经过这关才能拯救她。一旦熬过去,药的副作用就不明显了。这个过程,说是脱胎换骨,确实不为过。”

医生说。

“她从病院出来,像是换了一个人,也是能理解的。只要不做过激的行为,回到正常的校园生活里,是没有问题的。只是,还是要坚持吃药,并且定期和心理医生聊聊天。让心理医生及时发现她思想里危险的部分。以便及时制止。”

医生再次看了看手表。

“医生,您先去忙吧。”金霁月爸爸说道。

“我的确是有个小会议要开。那就我先告辞了。”医生离开。

这一切,又怎么能怪金霁月呢?

谁的13岁能承受得了这一切呢?

昨天还是天之骄子——住在本市地段最好的现代别墅里,有一个一直陪伴自己的青梅竹马的好朋友。

今天却说没就没。

命运之神,只用了一个星期不到的时间,将其全拿走。

好狠。

根本不给还击的机会。

从一个公主变成一个毫无翻身希望的灰姑娘。

“月宝被锦信中学劝退了。因为医院的诊断书,让校长有些害怕。怕学校出人命,不管是金霁月的命,还是其他同学的命。”

母亲搬出家的那一天,金世告诉了她又一个噩耗。

祸不单行、雪上加霜。

正是教育改革后的开学第一周。教育部响应全球国际教育委员会的要求,在九年义务教育里增设了光术课。

据说是因为,美国的中情局发现了外星文明,并破译了他们的语言。

外星文明有殖民地球的想法。

中情局发现,外星文明极度依赖光。所有的一切文明都建立在光的应用上。

所以,必须要培养一批善于利用光来进行攻击的战士。

保卫地球,保卫家园。

国际光术学院已经为中国培养了两批光术学员。优秀毕业生回国后,被分配到各个重要的岗位。

这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每天30分钟的中央新闻,有10分钟是在说外星人的殖民计划,5分钟在说教育改革的进度。

金霁月在学校的成绩都不算太好。总是在中下游徘徊。

她对学习上的事,并不是很关心。

无论是教育改革还是什么别的改革,她一律都不挂在心上。

得知自己被学校退学,不予接收。

她在心理病区冷笑一声,让人发毛。

搞得好像谁愿意去那个破烂学校一样呢。

能把岩承那条恶犬收了的学校,能有什么好?

金霁月摩挲着手里的信。

“把信交给霍奇校长。”早上那个男人似乎很了解她,知道她现在是被学校劝退了。

何止是了解?

知道金霁月被退学,顾归琛不知道有多生气。

他看中的苗子,在别人眼里,却是个不配在好初中学习的差生。

他一定会将金霁月这颗钻石打磨出来的。

真的要回去上课吗?金霁月犹豫了。

自己的成绩一直都均衡且稳定。

是的。语数英、物化生、政史地都均衡且稳定地徘徊在55分左右。

永远上不了及格线。

去上学比呆在心理病院还要难熬。

一节课45分钟,有20分钟自己是在打盹。其余25分钟则是在偷吃零食或者和别人传小纸条。

就这样的学习态度,能考55分,金霁月确实已经是心满意足了。

不管她是不是想去上学,总之,她是不想呆在这个心理病区了。

她叫来了护士,说要见父母。

没有了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