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笑随便侠 第五节 作为主角,还是要有点气运的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爆笑随便侠小说简介

爆笑随便侠这本女生小说目前处于连载,这本小说是一本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几位主角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脸上还有些生痛,眼还时不时冒着金星,虽然,不经历过几次打脸的名场面,又怎么会有人生的收获?从这次经历过中,随便就学到什么了很最重要的的知识——是那个符号。经历过了那一巴掌,那个符号,便已深深地的刻入了他的脑海中,自此以后,不论他去哪里,总是会能几眼可识别出厕经历了那一巴掌,那个符号,便已深深的刻入了他的脑海中,从此以后,无论他去哪里,总是能够一眼识别出厕所来,以后上厕所再也不会迷路了。。...

爆笑随便侠小说-第五节 作为主角,还是要有点气运的全文阅读

脸上还有些生痛,眼还不时冒着金星,但是,不经历几次打脸的名场面,又怎么会有人生的收获?

从这次经历中,随便就学到了很重要的知识——就是那个符号。

经历了那一巴掌,那个符号,便已深深的刻入了他的脑海中,从此以后,无论他去哪里,总是能够一眼识别出厕所来,以后上厕所再也不会迷路了。

奇遇总是艰辛的,艰辛中还有一丝苦涩,苦涩中还有几分脸上的痛楚,痛楚中,蕴含着对厕所指示牌的知识点,这,应该就是人生的收获吧。

那一巴掌,让随便的脸还是有些红肿。

随便在河边洗了洗,却发现,倒影里,自己被打肿的状态,虽然依旧扭曲,竟然比以前要顺眼了许多。

此刻,随便无意间发现了自己形象的一个重大秘密!

没想到,脸被打肿,要比从前英俊许多。

虽然是因为以前的模样太过于拉分,但是,这个发现,却让随便惊喜不已了。

看来,今天果然是有奇遇,这个发现,对他这个大主角来说,真是堪比整容的收获。

满足于每天的一份小庆幸。

随便喜滋滋的。

快乐麻痹了脸上的痛感,随便又开始了新的寻找。

不过,这一次,随便可就学乖了,再遇到了山洞,他总是先伸出鼻子闻一闻,确定不是隐藏的厕所后,才敢继续踏入。

随便又搜寻到了几个山洞,虽然不会再发生“误入女厕”的失误,但是那些山洞也平平无奇,没有什么收获。

随便探头探脑的四处寻找奇遇。

那副迫切中带着渴望,渴望中带着焦虑,焦虑中又有些迷茫的表情……随便的脸部,因为思虑太多而扭曲,仿佛如尿急找厕所一般。

于是,便果真有好心的路人,给随便指了厕所的方向。

但是,此时的随便,一听到“厕所”二字,心中早已充满了阴影,神色不安的道了声谢,连忙逃开了。

就这样,寻寻觅觅,不知走过了多少地方,随便在一片林深处,在地上捡到了一个指路牌子,虽然年代久远,已经残破,但是依稀可以辨得上面写着三个字——“随便来”。

随便来?

“随便”来……

看到这三个字,随便心中一震。

难道是写给自己的?

不过,他又有些犹豫,也许,这个“随便”,是指“你想来就来不来拉倒”的意思吧……不一定是指自己的名字?

随便心中有些困惑。

此刻,歧义,让他更感觉自己这个名字带来的伤痛。

看着眼前牌子上的字,随便竟然有些黯然神伤。

随便仔细看了看牌子,上面三个字的下面,好像还有一个箭头,指示着一个方向。

那个方向,在密林深处,看不清楚其中的景象。

是去……

还是不去?

有了新的发现,随便却有些犹豫了。

思索良久,随便决定还是去探一探吧。

带着一丝犹豫,一丝小兴奋,随便顺着指示的方向,向着密林深处行去。

虽然心中有些不安,但是,冥冥之中,随便感觉,心中似乎有个声音,在指引着自己走向这个方向。

他不知道这将通向哪里,但是,他只是知道应该向前走。

也许,这就是主角特有的那种神经质般的直觉吧。

随便也有些忐忑,因为,他知道,主角的这种直觉,要么带着自己走向“一不小心被绝世高手看对眼收为徒弟,从此称雄武林王霸天下”的遭遇,要么会引着自己走向“无意间窥探出武林隐秘势力的秘密,导致一场浩劫”的开端……

随便浑浑噩噩的走着,终于,在一边荒芜的地上,他无意中,又踢到了一个废弃的牌子,上面写着“随便上”。

随便上?

这……

随便心中更加惊讶。

牌子上还有一个箭头,随便抬头一看,只见这是一个不太高的山坡,山腰上有一个山洞,似乎隐隐透出了丝丝彩光。

彩光?

彩光……

我去,难道小说的世界还有特效吗?用得着这样浮夸么?仿佛生怕别人不知道这里面有着神奇的天地。

虽然随便有些犹豫,但是,既然来了,既然有此遭遇,他也知道,今天,这个地方,自己是一定要上去不可了。

随便就慢慢的向着那个山洞爬去。

一路上,荒草乱树缠杂,应该是久未有人来过这里。

冲过了乱枝拉扯,随便终于来到了洞口,发现洞口也有一个牌子,上面写着“随便看”,一旁还有一个向上的箭头。

随便看?

随便有些困惑,抬头一看,洞口似乎刻着几个字,像是名称。

那字是用篆书刻写,随便文化浅,猛一眼看不出那几个字写的是什么,仔细辨认……好像是“王衩门”三个字。

王衩门?

随便对这个古怪的名字更加好奇了,探头探脑的向着洞内张望了一番。

“何人竟敢闯禁地?”

突然,从里面传出了一声吼。

听到这个声音,把随便吓的一颤,险些吓尿了,他转身就要逃。

谁知,随便刚转过身,没跑几步,身后便传来了一个好奇的声音——

“难道是有缘人?”

随便听到声音,一愣,停住了。

“有……有圆人?”随便支支吾吾的重复道,然后摸了摸自己的脸,顿时心中没有底气。

随便有些心虚了。

他伸长了头,试探的问了一句,也就是他心中不安的原因——

“长的不太圆行不行?”

里面听了,半天没有回应,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估计,更多的可能,是被随便的话给噎到了,不知该如何回应话吧。

终于,好久,里面的人似乎终于缓过劲来,又慢慢说道:

“我一向是位低调的高手,几十年来销声匿迹,隐迹于此,就是不想让外界发现……没想到,如此隐秘的地方,居然被你给发现了,看来果然是有缘啊!”

隐秘的地方?隐秘?

随便顿时心中十分的,明明一路都有标志,指示着自己来到此地的好不好!

明明洞口散发出彩光,仿佛生怕别人不知道好不好!

山洞很张扬很明显好不好!

你这哪里是隐秘,分明是在躲猫猫!

隐秘……

低调……

随便无语了。

那个声音继续说道:“既然如此有缘,不妨进来坐坐……”

说完,随便就感觉一阵强烈的吸力从洞中传来,让他站立不稳,拉扯之下,如同一片飞叶一般,旋转着便吸卷入了黑暗洞中。

山洞很深,四周一片黑暗,被吸力携裹,随便大惊失色,吓的几乎忍不住了尿,在空中拼命的挣扎。

飞了好久,终于,似乎抵达了洞内的最深处,“啪——”的一声,随便脸先着地,一个狗啃屎摔到了地上,顿时眼中金星四散,半天才缓过神来。

四周一片昏暗,只有幽幽淡淡的光四处散落,让人昏昏沉沉的看不太清楚。

随便揉着吃痛的脸,四周看了看,这里应该是一间密室,中间摆放着一个茶桌,一旁有个博物架,一位披头散发的老人,正端坐在茶桌前,好奇的看着随便。

看来,一开始跟随便说话的,应该就是这位老人了,不知是何方神圣。

随便心中正好奇,老人却先说话了:“脸先着地,居然毫发无损,看来脸部骨骼惊奇,面呈异象、样貌惊人……”

“骨骼惊奇”、“面呈异象”、“样貌惊人”……

随便听到老人竟然如此评价自己,一愣。

这些“大词”,可是用来形容那些大人物的,没想到用在了自己身上……随便顿时感到心花怒放。

第一次有人给自己的长相这么高的评价……随便情不自禁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顿时充满了自信。

“所以,虽然此处光线昏暗,看不清楚少侠模样,但本座由此推断,少侠应该不是位帅哥吧……”老人猜测道。

什么?几个“大词”之后,竟然是这样的推断……

随便想哭。

这样的推断,这样的逻辑……

随便竟然无法反驳。

你厉害,我不跟你争论。

随便无话可说。

“还请问这位少侠尊姓大名……”老人又问道。

随便一愣,连忙答道:“我叫龙……”

随便正寻思自己应该叫龙什么才好。

这时,老人又说话了:“少侠不必隐瞒姓名,本座粗知易理卦象,正巧闲来无事,推算一下少侠的姓名……”

听眼前老人的话,他似乎会算命,而且能算出自己叫什么?

随便心中充满了好奇,便静静的坐在那里,听老人的话。

“少侠的相貌如此随意,性格又如此随机,本座若没有猜错的话,少侠的名字一定与‘随’有关……”老人一边掐着指头,一边慢慢的说道。

随便听了,心中一惊。

“而少侠刚才在空中险些吓尿,此刻一定有些憋忍不住,有‘时刻想方便’、‘随处想小便’之类的想法,因此,名中一定带着一个‘便’字……”老人眯着眼睛,掐指边算边说。

“我……”随便听到老人这样说,不知该如何应对。

“而且,以少侠此时的心境,正合‘随地大小便’之态,首尾相顾,少侠的名字应该有‘随便’二字。而少侠命数一塌糊涂,平生应也应是胡乱就和,姓名应该只有两个字吧,故本座断定,少侠的名字叫‘随便’!”老人最终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我……去!

随便被老人的分析给震惊的目瞪口呆。

这无懈可击的逻辑……随便心中只有一句由衷的话:你这瞎掰也太扯了点吧。

因为想“随地大小便”,那我的名字就叫“随便”。

那你“信口雌黄胡言乱语”,那你的名字是否叫“信语”?

简直是胡扯。

随便心中很是不忿,特别是说自己什么“一塌糊涂”、“胡乱就和”,更是让他很不服气。

“我知道你的名字,你应该不知道我的名字吧……”老人随后又开始自我介绍了起来,“本尊姓‘玉’,名‘信语’,是这里的掌门。”

玉信语?

还真叫“信语”……

随便沉默了,想把自己改名叫“无语”。

“你可知这里是何地?”老人又问随便道。

随便郁闷的呆在那里“无语”,他已经不想再说话了。

半晌,见随便没有说话,老人叹了一口气:“唉,没想到少侠的悟性如此之差,洞外原本有刻字,少侠却不知观察,天性驽钝至此,是在让本座失望啊……”

老人的语气充满了失望。

被老人的话一激,随便也不高兴了,立即说道:“我怎么会不知,以我锐利的眼神,洞外几个大字我看的一清二楚仔仔细细,此地不就是‘王衩门’么!而且,以我敏锐的判断,您一定是一位世外高人吧……”

随便说道。

“哦?隐藏这么深,少侠竟然还能发现我是高人,好眼力啊!”老人赞叹道。

隐藏的深?

好眼力?

智商正常的人应该都能看出来吧,还需要“眼力”?

随便感觉自己智商被老人给愚弄。

“不过,这里不叫‘王衩门’,而是叫‘玉树门’,看来少侠得多学习一下文化知识了……”老人的语气中带着一丝遗憾。

“玉树门?”随便顿时脸一红,想起那篆书字体,好像就是“玉树门”三个字,自己又闹了笑话。

没文化,的确处处憋屈。

“本座曾经预知,一定会有一位叫‘随便’的少侠将会降临于此,并继承本门掌门之位,传承本座百年功力,所以,就在这里等候已经近百年了,没想到今日终于被本座给盼到了!”老人的语气带着几分激动。

继承掌门之位!

传承本座百年功力!

随便震惊了。

他立即明白,这就是奇遇。

不是吧,幸福来的有点太快了吧!

随便有些不敢相信。

主角光环那!

“哈哈哈,担任掌门……我恐怕不够格呀,这多不好意思……”随便充满了兴奋,喜滋滋的谦让道。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