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塞天骄 第五章 法王纷争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紫塞天骄小说简介

紫塞天骄这本男生小说目前处于连载,这本小说是一本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几位主角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苏泰娅!”老者口里喃喃再重复了一句,忽的,活佛眼中的光芒就阴晴没准。那一刹,穆萨的内心极为很复杂:十年前,再发动政变,血腥屠杀教众,了形成了死罪。按照圣火教规,圣女身份如教主莅临,可行使权利一切生杀大权。他虽神功他身,却也没不动手击杀圣女的勇气。当然那一瞬,穆萨的内心极其复杂:十年前,发动政变,屠杀教众,已经构成了死罪。按照圣火教规,圣女身份如教主亲临,可行使一切生杀大权。。...

紫塞天骄小说-第五章 法王纷争全文阅读

“苏泰娅!”老者口里喃喃重复了一句,忽地,法王眼中的光芒开始阴晴不定。

那一瞬,穆萨的内心极其复杂:十年前,发动政变,屠杀教众,已经构成了死罪。按照圣火教规,圣女身份如教主亲临,可行使一切生杀大权。

他虽神功在身,却没有动手击杀圣女的勇气。

毕竟,自己将来,还要重返教中,夺回属于他的教主之位。

可要成为教主,还有一道重要环节。

那就是:

按照规矩,新任教主必需赤脚走上明尊崖,在供奉着历代教主骨灰神龛的圣火殿前祈祷,然后由日,月,火三位圣女共同开坛祭天,带领教众跪拜明尊,当众宣读任命,才合乎教义礼法。

若在此杀了月圣女,那这教主之位恐怕就别提了

——天涯海角,凡我教众共击之!

所以,无论如何,眼前的这个女人都不能死!

至少,不能死在自己手中。

可若是不反抗,苏泰娅又执意要杀了自己。那么,这十年来所做的一切努力,就此付诸东流。

这个结局,他穆萨,是无论如何都不甘心的。

苏泰娅看着穆萨惨淡的脸色,好似一只热锅上的蚂蚁,备受煎熬。当下微微一笑,轻声道:“穆萨法王不必惊慌,你的罪名,明尊崖圣火殿还尚未公布。”

闻言,穆萨霍然一惊,心里一阵惊喜交加——只要罪名没有公开确认,便不算判教。他依然是圣火教十二位护教法王之一,仍有资格竞逐教主之位。

而且,最重要的,就是:没有罪名,她,月圣女,便不能再动自己。

弦月下,穆萨掩盖不住内心的喜悦,对着苏泰娅深深弯腰行礼:“圣火教,不动明王,穆萨!参见月圣女!”

苏泰娅点点头,小声道:“法王不必多礼,我此番离开明尊崖,来到紫塞边关,其实有三件事需要请明王帮忙!”

穆萨仍十分警觉的道:“圣女有事请讲,穆萨无有不从。”

苏泰娅沉默片刻,又压低了点声音:“我此次出宫,第一便是失踪的七位法王,天幸今日得以在此找寻到你。这第二件嘛,便是寻找散落各地的圣火令。至于,这第三件事么……”月圣女又凑近了些穆萨,似欲密语。明王当下凝神细听,右手上的烈阳之力却突贲而腾。

然而就在那一刻,穆萨身后一片荒凉的沙地之中,一团影子忽地波动了一下——黑暗中,陡然伸出一条干枯的手来。

刹间,穆萨猛然转头,大喝一声道:“什么人?鬼鬼祟祟的,给老夫出来!”

也就在这时,忽然,明王只觉腰腹间神阙,关元、期门、鸠尾、膺窗、商曲六处大穴几乎同时一麻,已然被苏泰娅给封住了。

穆萨其实料到了苏泰娅会突然动手暗算。

但他自负拥有神功《明王圣心诀》,内力之强,震烁古今。穴道一旦被制,可以顿生反力冲破玄关,

所以,不动明王压根就没把这个小姑娘放在眼里。

霎时间,只闻三声水滴似的轻响,穆萨竟然已经冲开期门、膺窗、商曲三穴,明王脱口道:“圣女?你……”

话未说完,“啪”的又一声,黑暗中,那条枯手不知何时已经扣住了不动明王的左肩胛骨上,一道诡秘阴柔的暗劲瞬间透骨而入。

这力量,穆萨当真再也熟悉不过,不由得脱口惊呼道:“哈桑!是你?”

那一瞬间,他也终于看清了这条枯手的主人——如同一颗枯败胡杨树般的瘦小老人从黑暗中心窜出,老人的脸上满是风霜,皱纹遍布,历尽苍桑,可目光却出奇的清澈,明亮,干净。

也就是说,来者顶着一张老人脸,却拥有一对孩童的眸子,相当诡异。

圣火教十二位护教法王之一的萨迦法王!

哈桑!

穆萨浑身一振,口中鲜血一喷,双膝跪下。但他内力深厚,兀自没倒,闷哼一声,额上青筋窜动,竟然再次祭起圣心诀的内力欲奋力反击。

哈桑也神凝气定,就算这头“猛虎”看起来已经被制住,他却也丝毫不敢轻忽。

他的《明尊化影诀》内力以诡异狠毒为主,在霸道刚猛方面却是不如穆萨的《明王圣心诀》。

正在此时,天空传来一声厉喝,“哈桑,小心!”

话未落地,哈桑只觉一股巨力透过掌心而来,身子被猛然一掼斜倾,竟被穆萨刹间挣脱。

剧变陡生,哈桑目瞪口呆,惊道:“这都没法制住他?明王圣心诀......当真了得!”

那一瞬间,穆萨抢步上前,目露凶光,满额青筋,伸手即掐苏泰娅的咽喉,打算以她为质,投鼠忌器。

“圣女小心!”哈桑回过神来,脱口。

苏泰娅看着他冲来,纹丝不动。

她只是,很平静的看着穆萨,眼神里,甚至带点儿宽容。

场中,瞬间寒气四溢,璀璨冰莹。

夜空中,穆萨的手,竟瞬间被寒气所冻结。

紧随而来的,就是一条由流霜形成的冰手,握住了穆萨的右手。

反观穆萨,手搁在半空,手势则被一个非常夸张的姿势给凝住。

而他体内的烈阳之力似给这寒霜真气给浇熄了一大半,也就在此时,一个身材高大,用白色麻布将头脸裹得严严实实的人,忽尔“飘”到了穆萨的右侧,紧紧钳住了明王的右手。

哈桑蓦地怔了一下,明亮的眼眸内闪过一丝黯光,然而转瞬即逝。

这位萨迦法王,迅速跟上脚步,出手如风,快如闪电,转瞬又补了穆萨背后十八处要穴。

与来者一后一右,如泰山压顶,似铁锁横江般,将不动明王死死按在当场,再也动不得分毫。

异变再生,穆萨前右受敌,只觉莫名其妙。

然而,更令他色变的是——在他和圣女之间,赫然还站着一个有着高挑鼻梁的俊美男子。

男人五官透露着阴柔之气,一双蓝色眼眸飘出了几许邪魅,嘴角露出了一丝放荡不羁的微笑。一头瀑布般的黑发直泻而下。

他当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年轻了。

只不过驻颜有术,看起来和弱冠之年没什么区别。

穆萨还未说话,这个“年轻人”已将左手食中二指合并朝天,轻轻点在了穆萨的双眉之间。

也就在这一瞬,穆萨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秘术——夺魂摄魄,已经被眼前的男人给压制,短时间内再也无法使出

完事后,男人那充满邪气的眼中,才闪过一丝满意的微笑。

他桀桀一笑,阴冷道:“穆萨,咱俩十年未见,怎地一见面就动圣女呢?难不成你当真执意叛教?”

穆萨一听此言,也不答话。

只是恶狠狠瞪着眼前的三人,蓝色的眼珠里隐隐透出某种觉悟,下意识地撤去了明王圣心诀的内力,再不反抗。

明王心里清楚:

若来十一位护教法王中的任何一人,他穆萨都可以游刃有余,不落下风。

假如是面对两人,他,不动明王,即使打不过,也可以全身而退。

可面对三人——试问这天下,又有谁,能同时面对三大法王联手?

有的,除了那传说中的九个人!

但是,也就那么九个人而已。

而他穆萨,显然不在那之列。

所以,当明王发现一动手就有三大法王同时将他制住时,他没有话说,没有挣扎,更没有反抗。

为何?

原因只有一个:因为,他,穆萨,认了!

弦月如钩。

紫塞沙风。

月色下,沙风中,一骑两人正往紫塞方向赶去。

女将疾奔了好一阵,早已是颊若桃花,香汗淋漓。

此间,又被杨霆风从身后抱得死死的,呼吸有些急促。

女子娇喝道:“喂,小淫贼,还不松手?”

杨霆风闻言,“哦”了一声,双手应声而松,只听“扑通”一声,整个人仰天而倒,直直跌下马去,摔了个滚地葫芦。

女将还未及舒口气,忽听得身后响动,知是某人摔落马下,顿时咯咯一笑,停下马来,回头望去——只见,杨霆风爬了起来,拍了拍满身的沙子,一脸懵圈。

女将见状,笑得花枝乱颤,明艳万端。然后,她又摆出一付大姐姐款儿说教的样子,嘻笑道:“我说,你这人还真是个杠头,让你松,怎地还真松啊?”

杨霆风没好气的说:“怪我咯?”

女将嫣然一笑:“哈,怪我,怪我。”说完,又忍不住“噗嗤”一笑,更是美艳地不可方物。

就在这时,忽闻东北方一阵蹄声嘶鸣,女将心头一喜,知是部下前来接应自己。

果然,不一阵后,就看到远方尘土飞扬,大约有数百骑正相向而来。

众骑见到红马,个个举起手中的赤长朔,吼声划破天际:“长孙,长孙——”

女将偏了偏脸,却见杨霆风站在一片沙海上,正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

她强行憋住笑容,很真挚的对杨霆风说:“姓杨的,我的部下们来了,要是被他们看到你胆敢抱我,那你可就死定了。所以,为了你的小命儿可以多活几日,这接下去的路,得靠你自己走了奥。”

说完,也不等男人回话,女将轻提缰绳,红马会意,飞也似的朝北驰去。

杨霆风怔了怔,遂会过意来,却发现女将早已跑远,心中暗骂一声,正欲施展轻功回关。

突然,他只觉后头鸡皮疙瘩炸起,这刹间,他想也没想,直接催动千机匣,展开天羽沉星,五指上下翻飞,八枚雁翎箭瞬间上膛完毕。

锋利的箭头上,隐约闪着的墨绿色的冷光,狰狞可怖。

看来,这箭头上,恐怕还沾有剧毒。

也就在这片瞬之间,杨霆风感觉到:

总共来了四个人,

四个人离他很近了,

四个人的武功都极高。

然后,他,杨霆风,霍然回首。

这一回头,正好跟穆萨打了个照面。

杨霆风一愕。

穆萨也是一怔......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