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塞天骄 第四章 圣火明尊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紫塞天骄小说简介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小说在哪看,其实这本书名叫紫塞天骄,搜查小说网提供小说精彩内容阅读:寒铁孙明玉枪不值得一提,但女将用的《破云贯日腾龙枪》枪法却非同小可。就连壮实的男子也不太好练的龙枪,却给这婀娜女将给修到了。这种枪法特点是:一再发力,全身内力都将较为集中在枪尖的尖端,避无可避相匹敌较为集中一点儿,破云贯日。才是腾龙枪法的精髓。穆萨瞧着龙枪刺来就连健壮的男子也不太好练的龙枪,却给这窈窕女将给修成了。。...

紫塞天骄小说-第四章 圣火明尊全文阅读

寒铁龙牙枪不值一提,但女将用的《破云贯日腾龙枪》枪法却是非同小可。

就连健壮的男子也不太好练的龙枪,却给这窈窕女将给修成了。

这种枪法特点是:一发力,全身内力都将集中在枪尖的尖端,无可匹敌

集中一点,破云贯日。

才是腾龙枪法的精髓。

穆萨瞧着龙枪刺来,却寂然不动。

那女将只当他是抵挡不及,面露喜色,寒铁龙牙枪忽得一转,龙吟之声大作,那蛮将术赤,只觉劲风扑面,无法呼吸。

忽地眼前一闪,穆萨左手陡得推开了术赤,右手两根手指已将枪头狠狠攥住。

也就在这刹那间,穆萨双腿陷入地里两尺三寸,那龙枪的劲道,竟被老者强行卸入了地下。

那穆萨眼透凶光,气贯全身,两指微微发力,顿时一股巨力顺着枪杆直透过来。

女将虽不说话,却也明白,绝非眼前之人对手。

当下弃了手中龙枪,身子右倾,脚踩马镫,红色袍子霎时掀起漫天猩红。

那匹火红烈马蹄劲更急,口吐白烟,红鬃冒汗,殷红如血,兀自斜冲;

奔至术赤身前一尺处,忽地四蹄腾起,身子如流星赶月般飞驰跨越二人。

在这骏马奔腾,杀伐震天之际,术赤猛抬头,眼如望穿秋水般从女将脸庞上划过:

这小娘们也忒美了,尖俏的下巴,有着不失优美的弧度,柳眉凤眼,肤如凝脂,薄薄的唇角微微上扬,清冷俊美,好一个绝美的女将。

若非腰间还佩有七星孔雀剑,肩上背着九霄龙吟弓,整个人杀气腾腾的,加上这些年震慑血狼的威名,术赤早就出言调戏了。

就在此际,那女将清叱一声:“喂!姓杨的,还躺地上给本姑娘装死么?”说完,只听得马蹄声响,鲜艳如血的身影,已与倒地的人儿擦肩而过。

也就在这刹那,杨霆风猛地从地上弹起——左手抓住马尾,翻身上马,坐上马背,紧紧抱在了女将腰间。

那女将只是轻轻一笑,却毫不在意,缰绳一提,红马倏地立起,撒开四蹄而去。

火红烈马显然也并非凡品,即便驮负二人,速度丝毫不减,眨眼已奔出数十丈远。

穆萨即使想追,却也不及。

先前与杨霆风一战,他已经损耗了大半的内力,至今还未缓过劲来。

此间,他一直在闭目冥想、重新积聚力量。

额头上,蒸蒸而上的烈阳之气正在贲动着。

来自圣火教明王圣心诀的——《大乘明尊法》

幸有明尊,永驱黑夜。

以无上的大乘明尊之力冥想,

勤习修者必能快速恢复内力。

据《隐元堂江湖秘史》记载:圣火教一共拥有十二枚圣火令,十二位护教法王每人持有一块。

每一枚圣火令上,又纂刻有八门神奇的武功、内功、秘法以及邪术。

圣火明尊之战后,教中分裂,十二枚圣火令散落各地,不知所踪。

而他穆萨手里掌握的那块,赫然就是明王圣心诀。

江湖传言,谁能机缘巧合下习得两块圣火令上的武功,即可

——藐视天下

——天下无敌

术赤的眼神从穆萨身上离开,不由得瞥着离去的二人,心里又是嫉妒,又是倾慕。心想有朝一日,若破紫塞,势必恳求大汗恕女将的性命,便是自己丢官弃爵也心甘情愿。

可穆萨哪里肯放过那个羞辱过自己的小子?

他白了一眼术赤手里的虎筋摧山弓,怒哼道:“我说术赤,你手里的家伙是摆设么?”

左旁的术赤,早已瞧出老者的心思,眯眼笑道:“嘿嘿,国师,这人已走远,末将再射唯恐不及。再说,我等草原男儿,可堂堂正正杀敌,却不齿在人背后施放冷箭。”

背后暗放冷箭,

并非好汉行径!

闻言,那穆萨冷笑一声,斜眼一瞧,颇有些惊诧。

原来,那术赤早已阖上了的双眸,竟是闭眼发声。

老者目中隐隐闪过一丝讶色,冷冷道:“怎的?听你这意思,你是好汉,老夫我倒成了小人咯?”

想自己堂堂一代高手,竟然受辱于杨霆风一个小儿之手。甚至,连自家人都暗暗嘲讽自己,一时间,穆萨是越想越怒。

却听术赤嘻嘻一笑,道:“不不不,您老可误会了。国师神功盖世,我血狼部哪个不知?谁人不晓。只是,大汗一再告诫我等,用兵之道,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心战为上,兵战为下。大汗蓄精养锐八年,不来则已,既来则势必一战定江山。此番攻取紫塞,以收复人心为主,我若背放冷箭取其性命,只会让胤人不服。”

穆萨只气得脸色煞白,啐道:“既不放箭,那你倒是派人追啊!”

他是国师,虽是堂堂的血狼部正一品官职,却没有指挥夜狼卫部队的权力。

那术赤偷偷睁开一只眼,却瞧得那穆萨生气的模样,心中得意无比:“你这邪教徒,竟敢乱我战阵,惊我马匹,现在知道老子的厉害了吧?”

但瞥了穆萨二眼,术赤笑容又是一敛,蛮将寻思道:“不妙,常言说‘官大一级压死人’今日我这般羞辱于他,日后难免被他挟私报复,得,得,咱也要适可而止,不能太过。”

一念于此,这位血狼部从一品千夫长,突然憨厚一笑,恭恭敬敬来了个抚胸礼,满脸笑容道:“国师啊,非是末将怕死,奈何胤人奸诈,常言道‘穷寇莫追’,前方有没有伏兵?有多少伏兵?刚才的那轮箭雨是燕山飞骑的?还是紫塞羽林神射的?犹未可知!再者,紫塞示警,边军有了防备,战机已失,我等再去毫无意义。”

说完,术赤也不管穆萨那阴狠狠的表情,自顾自得抬起手指,吹了一声儿口哨,哨声冲破沙风,直透大漠。

哨声过后,汗臭味,马粪味,风沙混合为草原军营独有的气息随风飘来。

夜狼卫的大军,开始缓缓撤退了。

难熬的一天,暂时过去了。

然而,当明早阳光升起的时候,这批草原男儿不知又有多少要倒卧在紫塞这片黄莽的土地上。

百里之外的格尔贡草原上一顶顶帐篷中,也将要有无数妇女孩子的哽咽哭声回荡在每一个夜晚。

这片仅仅七十里的边境线,埋藏着的是无数的尸骨,鲜血。

这片地方。

是那个孤身出塞,万里从军的青年侠客杨霆风誓死所要守护的地方。

也是那位格尔贡草原少年,如今的草原之王霍伊玄所要夺取的地方。

百年来,

这里的刀兵,从未停止。

烽火狼烟,也从未断绝。

无尽的琵琶悲歌和胡笳马头琴双绝唱,将不绝于士兵的耳畔。

鸣镝惊茫山,胡笳十八拍。

琵琶声声苦,笛吹动三军。

二十万血狼勇士诀别草原,却不知要用多少头颅,才能换得紫塞几寸土地?

号角连连,十万紫塞边军枕戈待旦,每一寸的土地上,都将挥洒边军战士的热血。

烽火狼烟平地起,长枪快马烈风扬。

万里长征人不还,多少白骨埋茫山。

念世间苍生,谁能够常胜不输?

谁与共饮,谁敢犯关?

问英雄,谁是英雄......

沙海里,穆萨的蓝色眼眸,目送着夜狼卫们逐渐绝尘远去,直到最后一骑消失在视野里。

老者冷哼一声,黑色大袖猛地一拂,转身也要离开。

然而就在这个瞬间,西域老者霍然凝定了,仿佛不可置信般睁大了瞳孔:

只见,弦月下,一个蒙着面纱的白衣女子正向着穆萨漫步走来,翩然出尘。

白衣上,一朵儿火焰图腾装饰清晰可见。

那是一个西域胡姬——年芳不过二八,亭亭玉立,有着雪一样的肌肤,高高的额头,金灿灿的长发,湛蓝色的眼眸。

女子虽然蒙着面纱,但难掩真容的美丽,肌肤在月光下,散发出晶莹的色泽,宛如梦幻。

夜空中,一只相貌英武毛色纯白的雪翼雕似在为她领路。

身后,一头异常高壮的骆驼默默跟着她,时不时地舔着那对玉足。

胡姬两手抱着四弦十二柱的古胡琵琶,腰里挂着一盏烫金镶宝酒壶…...

“叮铃,叮铃.......”

远远的,女子脚腕上佩戴的铃铛,发出一阵阵悦耳的旋律。

猛烈的风沙中,慢慢传出了一个干净的女声,响彻了整座大漠:

圣火昭昭,圣光耀耀,凡我弟子,同心同劳。

怜我世人,飘零无助,恩泽万物,唯光明故。

光明慈父,知义知情,启我澄心,苏我明性。

怜我世间,魔尘坌染,除恶扬善,唯光明故。

生亦何欢,死亦何苦,熊熊圣火,焚我残躯。

十二常宝,普启诸明,妙音引路,无量净土。

半空中,风在呼啸,沙在狂吼。

呼啸的风,带起了无数沙尘卷,吹得大漠簌簌作响。

这胡女在如此大的风沙里行走,浑身上下,竟然没有沾上一粒沙子?

穆萨眼里忽现感慨,一对虎目,已隐含热泪,威严苍老的声音也跟着女声念了起来:

焚我残躯,熊熊圣火。生亦何欢,死亦何苦?

为善除恶,惟光明故。喜乐悲愁,皆归尘土。

怜我世人,忧患实多!怜我世人,忧患实多!

“叮”的一声,铃声戛然而止。

白色的那抹倩影,已站在穆萨面前,胡女慵懒一笑道:“圣火教月圣女苏泰娅参见护教法王!”

“不动明王”

——穆萨!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