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魂少女 07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御魂少女小说简介

御魂少女这本男生小说目前处于连载,这本小说是一本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几位主角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07:黄泉之路叶轸摆好碗筷,大家坐到,水岚和炎燚早以对着满桌的美味流口水。“我们终于等到吃上正常地人类的饭菜了!”水岚感叹道。“这个汤看出来很好喝诶!”炎燚盛了一勺,酌了一口,吧唧下嘴,说:“怎么味道怪怪的?”“我往里面放了幽灵草。”叶轸理智道。“我们终于吃上正常人类的饭菜了!”水岚感慨道。。...

御魂少女小说-07全文阅读

07:黄泉之路

叶轸摆好碗筷,大家就坐,水岚和炎燚早已对着满桌的美味流口水。

“我们终于吃上正常人类的饭菜了!”水岚感慨道。

“这个汤看起来很好喝诶!”炎燚盛了一勺,酌了一口,吧唧下嘴,说:“怎么味道怪怪的?”

“我往里面放了幽灵草。”叶轸冷静道。

“那是什么鬼?”炎燚眨巴着眼睛。

“看看你们会不会变成幽灵啊,古书上有记载,此草吃下可以灵魂出窍,我好不容易才在妖精集市上找到,看看是不是像书上所写。”叶轸理所当然的说。

“妖精集市?”千明疑惑得问。

炎燚说:“你呀,前一阵重阳节不是懒得跟我们出去逛夜市,叶轸不是可以跟动植物对话吗,他带我们深夜去了趟森林里,简直刷新了我的世界观!你肯定不知道,青山上有很多修炼的精灵,都是些小动物小植物,他们会在农历一些特定的日子出来摆集市,换取灵力,有些小动物啊,修炼得不够,还是半人半兽,还有一个蘑菇精,竟然的人的身子蘑菇的头,叶轸说它们只有在满月这天吸收月亮足够的灵气才能显出人身。真是特别有意思,下次集市再开,我带你去开开眼!”

炎燚说得眉飞色舞,对于从小就跟鬼魂天天打交道的千明来说,妖精?完全见怪不怪。

“所以,你以后要在饭菜里加一些奇怪的东西来拿我们做实验吗?”千明面无表情道。

被看穿的叶轸满脸尴尬的笑容。

“神马!亏我还那么欢迎他,我受够了吃老头做的黑暗料理,难道以后要吃奇奇怪怪的草药当小白鼠吗?”炎燚拍桌。

千明端起碗冷静得喝了一口,说:“我觉得味道还可以!”

水岚扶额,说:“感觉这个家里的人一个比一个恐怖!”

炎燚撒泼打滚:“叶轸,我告诉你,饭是我的天,如果你再在做饭上放飞自我,房后你的草药棚,我就放一把火把它们全烧了!”

“你可以自己学做饭呀!”叶轸无动于衷。

“你没看到厨房上写着炎燚与狗不得入内吗!我要赚钱!我要赚好多钱,我以后要天天下馆子!师父,你不是富豪吗,为什么不给你可爱的孩子们发零用钱呢?或者我们请个厨师,营养均衡,我在长身体呀!”炎燚撒娇道。

“你正处于青春期,给你钱你会变坏的!”永中打发道。

“我又不是那些谈恋爱打游戏愚蠢的人类!”

水岚一边吃饭一边叹气道:“别做梦了炎燚,师父视财如命的。”话里开始助攻。

永中斜眼看了一眼水岚。

“也是,手机还是诺基亚,现在的人都用iphone了,他还舍不得换!”

“就是就是,不过说不定是师父学不会新手机的用法,毕竟他以前学会诺基亚都好费劲!”水岚继续助攻。

“我们都没有手机!根本不是新世纪的少年!”炎燚看着永中委屈道:“师父,你知道我出去有多少星探和美女跟我搭讪吗,我都没有手机号可以留!没父没母,我果然是个可怜的孩子!”

永中额头青筋直跳。

叶轸也被炎燚的撒娇弄得放下了碗筷。

“要不然我们去游乐场打工吧,我变喷泉魔术,你吐火跳火圈?”水岚继续火上浇油。

千明哼笑了一声说:“水岚你也真敢提,他要是把游乐场烧掉,以师父的作风,只会把炎燚卖给马戏团还账!”

“那也挺好啊~毕竟有钱赚。”

Duang!Duang !!两个叉子分别一声插在了水岚和炎燚面前,永中说:“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话!”

“是!!!!”看着插进木头一寸的叉子,四只一个激灵,同时应到。

“如果你们能考进圣义高中,我就会给你们零用钱。”永中说。

炎燚捂住脸震惊状:“什么!圣义是全市第一的高中,那么难考,我还是去游乐场跳火圈吧!”炎燚嘟囔着说:“老狐狸,不想给就不给,出这个难题刁难我们!”

“以我的成绩,是没什么难度的!”水岚得意得甩甩头发。“

炎燚大声反对:“师父,我们又不是普通人,干嘛还要走普通人那一套道路。”

“因为……我不想我的徒弟们比愚蠢的人类还文盲!”永中徒手将一把明宣德的白瓷勺子给捏成粉末!

“好!!!!”四只吓得一个激灵,异口同声得答应。

“吃得差不多了吧!”永中放下碗筷,看看表:“差不多快到时间了。”

“什么时间?我还没吃饱诶!”炎燚鼓着腮帮子一脸蒙圈的看着永中,刚说完,便一头栽倒在饭桌上。

其他四只也同样纷纷倒在饭桌上。

只见此时,四个人的身体上生腾出一股黑气,随即,四个人的魂魄,从倒在桌子上的身体中站了起来。

“搞什么!”炎燚吓到,惊讶得看着自己眼前的身体。

“不会吧!我只放了一株,效果这么强烈!”叶轸惊讶得说。

“好神奇,原来真的有灵魂出窍。”水岚觉得颇为好玩。

“诶?灵魂的我原来可以站起来!”千明有些不知所措。

“真的诶,千明,你试试,会不会走路。”大家都惊讶得看着他。

千明将信将疑的迈开腿,虽然感觉不到重量,但是可以像正常人一样走路。

“我喜欢灵魂出窍的感觉。”千明略显激动。

“诶?师父,为什么你没事?明明你也喝汤了。”众人奇怪的看着正身坐在主位上一脸镇定的永中。

“因为起作用的不是幽灵草,那种东西只是会让人类神经错乱产生幻觉,以为自己灵魂出窍。我往你们的米饭里加了离魂散,才逼你们的魂魄出来的!”

“这么好玩的事情干嘛今天才展示出来!”炎燚不满道,他左看右看自己躺在桌子上的脸,满意得说:“原来我在别人眼里,是这么帅,这张脸我很满意!”

永中严肃得扫视四只,说:“你们十五岁了,我们现在有四个人了,我觉得,是时候告诉你们一些人间真相了!”

说着,永中站起来,背着手,往楼上走,四只老实得跟在身后。

二楼走廊尽头的一个房间,有一个房间从建好起,就一直锁着。

永中掏出一把复古钥匙,神情严肃,轻轻拧开,四只都很好奇得不由自主得探着头,想一探究竟。

门轻轻打开……

四只站在门口,目睹了这个房间,瞬间,下巴都要震惊得掉下来了!

只见这个房间,从墙纸窗帘地毯到沙发,全部都是粉红色,各种精致的雕花柜子里还摆满了各种精心打扮的娃娃,木马、摇床、落地窗幔、梳妆台、衣帽间,简直就是一个梦幻公主房。

“……”叶轸不知道该说什么。

炎燚捂住脸,就快哭出来:“想不到老爷子还有这一面!”

“师……师父……这些都是你收藏的吗?”水岚嘴角抽搐,惊讶得指着满屋子的娃娃。

“师父不会晚上经常睡在这里吧,好可怕!”千明默念。

永中青筋直跳,阴着脸说:“我只是受够了你们几个小鬼,我希望下一个有特异功能的孩子是个女儿!这是我提前准备的!你们几个平时不准进来!”

“不会不会不会!我们不感兴趣!”炎燚急忙摆手说。

“想不到家里灵堂一般的黑白装修风格,还藏着这样一个粉红少女的角落!”水岚说道。

“住在这样的房间里,真得能拯救世界吗?”叶轸担心得说。

“好想住住看啊!”千明默念。

永中嫌弃得看着几个小鬼。

“不过师父,我们到底来这个房间干嘛?”水岚疑惑地想,脑海里浮现出四个人跟师父一起玩儿娃娃。

“有个东西,只有这个房间有!”永中说着,带他们走进去。

粉色的桃心沙发旁边,有一个粉色的公主落地镜。

四只站在它面前,这只是一个普通的镜子啊,但是,镜子里是找不出他们的魂魄的。

永中在镜子上画了一个白色的圆圈,突然,圆圈开始转起来。

“好了,跟我来吧。”永中说完,就走进镜子。

此时的灵珠,正在照镜子换衣服,马上就要到打夜工的时间了,周末的客人会多一些,她要早些过去,而灵玉,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没有出来……

穿过镜子,进入一片云雾缭绕的白色境地。

四人跟着面色凝重的永中,也不敢再乱开玩笑,全都对这个异度空间表示好奇和期待。

不一会,云雾散开,面前一条白色的路通往看不见的尽头。路上有一些行人,来回缓慢得走着,全都脸色苍白,面无表情。

四人奇怪得看着他们,感觉他们全都死气沉沉,似乎也对他们视而不见。

跟着永中走了好一会,来到一座牌楼前,很多人在排队,几乎每两三个人,都有一个穿着黑色古风长袍的男人带领,仿佛是古代穿越而来的人一般,这些黑袍男人都系着黑色的粗布腰带,穿一双黑色布鞋,腰间别一把刀剑,好像在拍古装剧一般。但是个个脸色苍白,满脸严肃,让人不寒而栗。

“他们打扮好奇怪,现在开始流行汉服了吗?”炎燚奇怪得问。

“不知道。”水岚说。

炎燚上下看看旁边这位穿黑袍的男人,大概二十多岁,身材消瘦高大,眉宇英气,腰间别着一把剑,剑柄挂着一块青玉流苏玉佩,帅气逼人。

炎燚主动搭腔说:“嘿,兄台,你这是要去参加cosplay吗?你这把剑看起来好帅啊,做得真不错!”

对方只动了动眼睛斜眼看他,没有说话,一副懒得理他的样子。

炎燚小声问他:“你知道这些人要去干嘛吗?这座牌楼是干嘛的?我家老头异常严肃,我不敢问他诶!”

黑袍男眉尾青筋跳动……

“嘿,我跟你说话呢!你怎么这么没礼貌啊!”炎燚用食指戳戳他。

黑跑男实在忍不住了,朝他大声咆哮:“小鬼,哪个死神把你接过来的!没教你规矩吗!鬼门关前还这么多废话!!!”

“死神?鬼门关?”炎燚一脸问号的挠挠头。

“废话,你以为你在哪!你看看牌楼上的字,再废话一会儿让你过不了关变成孤魂野鬼!”

炎燚表情僵硬,水岚等人也愣住。

四只缓缓的转过头,望向牌楼上云雾散开的字,鬼门关三个大字赫然眼前。

再看看周围面无血色的人……

四只吓得差点坐在地上!

炎燚哭着拔腿就跑,边跑边喊:“妈妈呀,老头升天要拉着我们几个陪葬啊!!!”

刚跑出没两步,就被永中一抬手如吸铁石一般把炎燚吸了回来。

永中无奈得额头血管直跳,说:“小王八蛋,别给我丢脸!”

“师……师父,我们这是……”水岚结巴得说。

“我们没死!是生魂,跟着我走,我要带你们去见个人!”

“咳咳……”千明干咳了一下,逞强说:“鬼有什么好怕的,我和爷爷守墓的时候,几乎天天见了,这位就是死神先生吧!”

“看来有明白的,你们来这里干嘛?这里不是凡人随便来的地方!你们有通行证吗!”黑袍男质问道。

四只面面相觑。

“没有通行证,就要永远在轮回路上徘徊!小心永远困在这里出不去!”

四只急切得望向永中,永中无奈,从袖子里掏出一块雕刻精美的黑玉牌子。

黑袍男见到这个牌子,表情瞬间凝固,立马站直,恭恭敬敬得向永中鞠躬道歉:“大人,失礼了。”

“客气了。”永中摆摆手,脸色露出慈祥的微笑,但是这更让四只害怕……

老头有阴间通行证???

排队终于到他们了,只见牌楼两旁,各有九个鬼王把守,他们怒目而瞪每个人,仔细检查着每个鬼魂的通行证。通行证是张类似人间身份证的卡片,鬼门关前还有如地铁刷卡一般的闸机,卡片横着塞进去,再竖着跳出,每隔闸机前都有一个鬼王,他们拿着类似温枪探头一般的机器在灵魂的脑门上一扫,手里的平板电脑上立刻显示出该人生前信息、死因等等。

四只的嘴巴都能塞进一个鸡蛋了。

“这不是搞笑吧,阴间现在都这么高科技了?!”炎燚指着鬼王手里的平板电脑不可思议得说。

黑袍男看着炎燚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冷笑说:“阴魂界这些年,科技发展还是与时俱进的,早就过了人工检查黄纸的年代了,哎,最近人间又有不少程序员猝死的,还能派得上用场!”

炎燚嘴角抽搐,捂着心脏碎碎念道:“我一定是在做梦,我一定是在做梦!”

五人准备过闸机,十八鬼王看到永中出示黑玉牌子,立刻立正鞠躬,放他们顺利过去。

炎燚小声对水岚说:“师父到底什么来头,他不是一只活了五千年的狐狸吗?难不成在阴间也有关系户?”

“我对师父越来越好奇了!”水岚看着永中背着手走路的身影说。

穿过鬼门关,面前是又是一条长长的路,路的两边开满血红色的花,这种花很奇怪,只有花朵没有叶子。

路上游荡的鬼魂更多了,但是每个人都说说笑笑,并没有刚才轮回路上那样面无表情。

路两旁建着古香古色的中式平房建筑,大气古朴,每个房子屋檐下都挂着红色的灯笼,灯火通明,炊烟四起,每个房子都有人进进出出,似乎有人住在里面,路上甚至有玩耍的小孩子跑过。也有好事的大婶鬼魂在路边看着他们,啧啧评论,这么年轻,这么帅就死了,可惜了之类的。

炎燚抓过刚才的黑袍男,震惊道:“这是什么鬼!”

“他们就是普通的鬼啊!”黑袍男说道。

“我不是说这个,这里怎么跟村子似的,那边还有集市,灯塔,鼓楼?”

“这些都是阳寿未尽却非正常死亡的鬼魂,他们既不能上天,也不能投胎,更不能到阴间,只有在这里等待阳寿到了时辰才能去阴间报道,近几年阳寿未尽的鬼魂越来越多了,总不能都在路上堵着,阴魂界就给大家建立了临时居住处,久而久之,鬼魂也习惯了现状,就在此定居过日子。”黑袍男严肃得解释道。

“既然阴魂界的科技发展都这么先进了,怎么建筑还是这么落后,阴魂界住得下那么多鬼魂吗?”

“切!人类住的鸽子笼楼房也叫房子?我们的阎罗大人体恤人类生前疾苦,特地保留这样宽敞的房子返璞归真,再说阴魂界的地盘大得很,多少鬼魂都住得下,这才冰山一角,你还没有见到地狱道有多少魂!”黑袍男说道。

千明默念道:“难道平常我印值钱上的阎罗大人,是真的存在的?”

“这些花是……”叶轸问黑袍男。

“这叫彼岸花,是黄泉路上唯一的花朵,花叶永不相见,这花可以唤醒人生前的全部记忆。”

叶轸拖着下巴,研究得看着这些花说道:“好希望能带几株回去研究。”

黑袍男笑道:“冥界的植物一旦出了冥界,就会立刻凋谢。”

“受教了,敢问兄台尊姓大名?”叶轸礼貌问道。

黑袍男恭敬又略带自豪得说回道:“在下是黑无常死神队副队长,鬼泽。”

永中回过头,说:“我记得黑无常死神队副队长不是千贺先生?”

“是的,千贺先生去年犯了一点错误,阎罗大人罚他去人间渡劫,看守青山公墓,所以这段时间由我代办副队长的职务。”鬼泽说道。

千明听完一惊,说:“你说的是青山公墓那个新来的守墓人?吊儿郎当不正经像个小流氓一样的千贺是冥界死神?”

“是的,千贺大人是很厉害的!”

千明嘴角抽搐,不敢相信。

炎燚吃惊道:“人间竟然是渡劫,师父,那我们在人间,前世是犯了多大错误啊!”

永中嫌弃道:“大概是老夫的现世报终于来了才捡了你回来!”

炎燚讨好得贴上去:“师父你不要这么说嘛……”

永中不理他只顾着往前走。

黄泉路的尽头,有一条河,河边的石碑上刻着“忘川河”三个字。河水血黄色,虫蛇满布,腥臭扑鼻。河里有许多尖叫的鬼魂被虫蛇撕咬,伸着手哭喊着求救。

河上有一座桥,叫奈何桥,桥分三层,上层红色,中层玄黄,下层黑色。

鬼泽说道:“越下层越凶险,生前行善的人走最上层,善恶兼半的人走中层,恶人的鬼魂走最下层,今天我引渡的鬼魂生前都是十恶不赦的人,我得带着他们走最下层,各位就此告辞。”

四只点头告别,然后都伸长脖子八卦得看着鬼泽带着他身后的鬼魂走上最下层的桥。

只见该鬼魂战战兢兢得上桥,桥又窄又滑,刚走两步,就从河里伸出一只只手,把他往下拽,河里有些鬼魂龇牙咧嘴的笑着喊:“来和我们一起吧!!!你过不去桥的!!!”

鬼魂不管在桥上怎么躲,都有四面八方的手朝他的腿伸来,鬼魂吓瘫在地上哭着拽着鬼泽的黑袍,说:“死神大人,求你带我渡过桥吧,我不想下去!”

鬼泽面无表情道:“这是你自己生前给自己做下的路,能不能过去取决于你。”

说完,只见鬼魂被许多只手撕裂拽入河中,被虫蛇撕咬,泛起一股股腥臭的河水。

鬼泽看着忘川河的河水,在奈何桥上站了一会儿,便下了桥。

千明远远看到,鬼泽望着河水的神情,有一种苦涩的悲伤。

“好可怕!”炎燚拍拍水岚的肩膀,认真得说:“水岚,你平常要多让着我点,对我好点,少做点孽,不然以后你走最下层,我会……很开心的!”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扔到河里!”

“诶?不知道在冥界你是不是也能操控水!”

“这么臭的水我才不要碰!”

“不要闹了,我们快走吧!”永中说着,带着四只走上了第一层奈何桥。

——————

彩蛋5:

炎燚走在街上,旁边一个背着单反相机的男人递过来一张名片:“帅哥,留个电话,想不想当明星啊?”

“抱歉,我就是《御魂少女》里的明星!”说完,炎燚高傲走掉。

炎燚走在校园,校花拦住去路:“炎……炎燚,可以把你电话给我吗,晚上不会的数学题我可以打电话问你吗?”

炎燚冷漠道:“水岚不是全校第一吗,你去问他。”

校花:“水岚让我来问你。”

炎燚:“……”

真相是:两只穷到根本没有手机!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