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是我们的离歌 第六章 毫无存在感的男孩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六月,是我们的离歌小说简介

妙笔大花生作家的一本女生小说是六月,是我们的离歌,目前处于连载,搜查小说网已经上架六月,是我们的离歌,下面是精彩章节片段:第二天上午,数学老师正讲台上讲着十分可爱的的均值20-300式,顾渊运笔在草稿纸上写点喜欢画画,浑然也没特别注意到将要来临的危险。一只鸽子悄无声息地停在了窗边,向着教室内探头探脑的,一双小小的乌黑闪闪发亮的眼睛迅速便已锁定了目标。它盯了顾渊桌上吃了一半的面包。一只鸽子悄无声息地停在了窗边,向着教室内探头探脑的,一双小小的乌黑发亮的眼睛很快便锁定了目标。。

六月,是我们的离歌小说-第六章 毫无存在感的男孩全文阅读

第二天下午,数学老师正在讲台上讲着十分可爱的均值不等式,顾渊用笔在草稿纸上写写画画,全然没有注意到即将到来的危险。

一只鸽子悄无声息地停在了窗边,向着教室内探头探脑的,一双小小的乌黑发亮的眼睛很快便锁定了目标。

它盯住了顾渊桌上吃了一半的面包。

肉松和牛油的芳香让它克服了对这些两足直立动物的天然恐惧,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绝对不是一句空话,而是一句有着真凭实据的名言。

“扑棱棱”的一声,顾渊的脸颊便受到了来自鸽子翅膀的连环震击,在他反应过来之前,面包便成为了这只有着灰紫色羽毛的鸟儿的掌中之物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向着顾渊看齐,包括台上那位五十多岁的数学老师。

“噗——”轻轻地吹开搭在额前头发上的鸽毛,不知道该作何回应,只好尴尬地将目光移向写满了计算式的黑板,维持着仿佛在认真听课的状态。

在短暂的寂静之后,教室里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欢笑。

抿着嘴眯着眼看着四周爆笑如雷的同学们,顾渊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果然,不管智商是多少,这个年纪的青少年的笑点都差不多。

“喂,顾渊,你看他。”忽然,齐羽用力掐了一下他的大腿,然后用手指向了教室第一排靠窗的角落。

“嗯?”顾渊顺着齐羽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发现在一众哄笑的同学之中,有一个人,脸上的表情却始终没有任何的变化。

他叫李冉,一个几乎没有什么存在感的男生。

从提前入学到暑假的集中培训再到正式入学后现在的九月下旬,李冉已经和他们相处了接近五个月的时光,可在这么长的时间里,顾渊和李冉说过的话一共不超过五句,分别是“你好”“再见”“谢谢”“早”。

“咳咳。安静,我们继续上课,顾渊,把窗户关了。”数学老师邹明用长达半米的木质三角尺敲了敲黑板,教室里立刻安静了下来,仿佛一潭平静的古井。

李冉的表情还是没有任何变化,顾渊发现他的目光根本就没有随着邹明老师的三角尺移动过,甚至没有像样的焦点。

齐羽显然也发现了这点,以至于她的左手拇指和食指已经快要将顾渊的大腿肉给拧下来了,脸上的兴奋也快要遮掩不住了。

“素材啊!素材!顾渊!我们下课去找他聊聊吧!”齐羽右手拿起笔在草稿本上唰唰地写下了一串飘逸的文字,然后推到了顾渊的桌子上。

“啪啪啪!”顾渊此刻咬紧了牙关忍着疼,连连拍着齐羽的左手,终于是在自己的脸涨红成猪头之前让她意识到并放开了拧着他大腿的手指。

“呼——”顾渊长抒了一口气,拿起笔在笔记本上写了两个字之后推了回去。

“不去。”

顾渊并不觉得这会是一个多么有价值的素材,在这个班级里,奇奇怪怪的人很多,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着一些怪癖,就算是他自己或者是齐羽也是一样。李冉也许只不过是性格比较孤僻而已。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为什么啊?”

虽然齐羽没有说话,但看着那双无辜的大眼睛,顾渊仿佛听到了她的心声。

轻叹了一口气,顾渊在草稿纸上写了两段文字推到了齐羽那边。

“第一,人有失蹄马有失足,是个人总会有些不开心的时候,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会看上去比较低落,李冉很可能就是这样一种状态。”

“第二,明知道别人现在不开心,还要主动去触对方的霉头,这种行为,无礼,而且愚蠢。”

很快,那张草稿纸便被齐羽推了回来,顾渊眉头一挑,一看,发现上面写着:

“第一,我的直觉告诉我,李冉绝对不会是来大姨夫了所以才情绪低落的,这背后一定另有隐情。”

“第二,你才愚蠢。”

第二句话的后面还用自动铅笔画了一只脑袋上冒气的小猪。

“喂喂,你等等啊,我只说不要直接去问李冉,又没说不去调查。”

下课之后,顾渊一把拉住了齐羽的手腕,这丫头二话不说就想要站起来直接朝李冉的方向走。

“嗯?那你说该怎么办?”

“首先,当然是要确认李冉变成现在这种状态的原因,到底是因为内分泌失调而导致的间歇性抑郁,还是因为别的什么更深层次的理由。”

“这还不简单,直接去问他是为什么不开心不就好了。”

“诶等等等等,你这人怎么那么着急呢。”顾渊满头黑线,正巧这时他目光一转,发现后排的冯子秋正目不转睛两眼炯炯有神地盯着他,于是便立马向他招手。

“子秋,来,找你商量个事儿。”

“怎么了,渊哥,我一直看着你们,感觉你们从上课开始就不太对劲了。”

“害,其实是关于素材的事,还记得昨天姜紫枫学姐给我们布置的那个任务吗?陈歌老师新开了一个栏目,叫壶中日月,主要写学生故事,其实就是个情感专栏。”

“我知道,就是那个收不到投稿就得自己写的专栏吧。”子秋的脸上露出同情之色,“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用不着,我们自己会解决。”

齐羽突然插了一句道,顾渊有些意外地瞥了她一眼,发现这丫头的表情似乎有点不大对劲,好像对他找冯子秋帮忙这个动作不是很高兴,在那坐着翻起了语文课本,直接不说话了。

“你这……诶,别理她,子秋,你跟李冉的关系怎么样?”

“李冉吗……不是很熟,他好像不怎么爱说话。”冯子秋歪着头稍微想了想答道,“不过,如果你们想要对他多了解一下的话,我觉得可以去找他的舍友问一问。”

“舍友?他住哪个宿舍?”顾渊摸了摸下巴,找熟人旁敲侧击地打听一下,这倒是个不错的方案。

“等等……我去后面看看宿舍登记表……额,是4207,同宿舍的人有……尹天、刘牧风和张潇。”

“4207?”顾渊听了不禁微微愣了一下,他的宿舍是4206,也就是说李冉就住在他的隔壁?可为什么都在宿舍住了好几个月了,却仿佛从来没有在宿舍楼里看到过李冉一样?

“狂风!听我号令!”

“啊!啊!啊!!!”

一个白净的男生和一个瘦高个男生啸叫着奇怪的话语扭打在了一起,不是别人,正是尹天和陶狮,顾渊和冯子秋略微思考了一下,还是出言打断了他们那看起来十分激烈的游戏。

“尹天,陶狮,问你们个事儿。”

“嗯?怎么了渊哥。”尹天把头从瘦高个张潇的胳膊下抽了出来,白净的脸上微微带着点摩擦生热产生的红晕,舌头微微地从嘴里吐了出来,就像是犬类在散热时会做的动作一样,难怪他会有一个外号叫做尹狗。

“李冉最近看上去好像不太开心,是碰上了什么事吗?”

“李冉……李冉是谁啊?Puma,你知道那是谁吗?”尹天看向身下的那个瘦高个,陶奕诗的外号叫做Puma,这个外号的由来是因为新概念英语的教材上有一篇叫做“A puma at large(逃逸的美洲狮)”的课文,而“陶奕诗”=“逃逸的美洲狮”。

虽然顾渊觉得有点牵强,而且陶奕诗似乎应该直接和“陶艺师”而不是逃逸的美洲狮划等号,但这确确实实就是这个外号的由来。

“啊?谁?”陶奕诗也抬起了头,但却同样是一脸困惑。

“不会吧不会吧,李冉是你们的舍友啊,你们不会都不知道吧?”子秋看着宿舍登记表发出了难以置信的感慨,“还是说你们甚至都不知道我们班里有这个人啊?”

“啊?舍友?是吗?Puma,我们有这样一个舍友吗?”

“不知道啊,没印象,我怎么感觉从来没有在宿舍里见到过他。”陶奕诗看上去一头雾水,“哦~!不对,我想起来了,他是不是住在四号床,就是靠窗的那个床位。”

“额……按照登记表,应该是的。”冯子秋打量了一下手里的宿舍表,“李冉的床位就是四号床。”

“那就对了,不过他平时几乎不回宿舍,尤其是最近,都是在熄灯之后才回来。昨天我听到爬床声的时候还特意看了下手表,大概是十点半的样子。”

“十点半?宿舍区的门不是十点一刻就关了吗?他是怎么进去的?”顾渊微微皱了皱眉。

“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早上六点起来的时候他就已经不在宿舍了,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行吧,谢谢,来。”顾渊丢给他们俩一人一颗水果糖,这时候上课的铃声正好响了,所有人便又都回到了座位上。

“咚——”刚一坐下来,齐羽便狠狠地踩了一下他的右脚。

“嘶——”

顾渊倒吸了一口凉气,转过头一看,这家伙的上半身却岿然不动,脸上的表情毫无波澜,似乎正聚精会神地看着课文,一点也不像刚刚踩过人脚趾的样子。

“顾渊,怎么了?”

“没事没事……”

迎着陈歌老师投过来的好奇的目光,顾渊连忙摇了摇头,然后在陈歌的注意力转移到黑板上的时候,顾渊装着弯下腰去桌肚里找东西,对着齐羽轻声说道:

“喂,你到底怎么回事?我怎么招你了?”

“哼。”

又是一脚。

“算了算了,惹不起你……”

顾渊悄悄地活动了一下发麻的右脚,然后面朝着窗外的桂花树,轻轻地舒了一口气。

比起齐羽的无名火,他更关心的是李冉。一个正常的高中生无论如何也不会把自己的存在感降低到就连同宿舍的舍友都察觉不到的地步,也就是说,他表露出来的淡漠绝对不是因为内分泌失调而导致的间歇性抑郁,而是另有隐情!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