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是我们的离歌 第四章 指导老师陈歌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六月,是我们的离歌小说简介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小说在哪看,其实这本书名叫六月,是我们的离歌,搜查小说网提供小说精彩内容阅读:“总共三十七块八。”店员姐姐一个一个将收银员台上的货品装进袋子里,薯片、曼妥思、鱼豆腐、火腿肠……顾渊望着齐羽拿着自己的校园卡在不刷卡器的感应区轻轻地一划,红色的数字一下子从三位数变为了两位数,不由得深深地地吸了口气。“喂,你那是什么表情啊?”齐羽店员姐姐一个一个将收银台上的货品装进袋子里,薯片、曼妥思、鱼豆腐、火腿肠……顾渊看着齐羽拿着自己的校园卡在刷卡器的感应区轻轻一划,红色的数字一下子从三位数变成了两位数,不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六月,是我们的离歌小说-第四章 指导老师陈歌全文阅读

“一共四十七块八。”

店员姐姐一个一个将收银台上的货品装进袋子里,薯片、曼妥思、鱼豆腐、火腿肠……顾渊看着齐羽拿着自己的校园卡在刷卡器的感应区轻轻一划,红色的数字一下子从三位数变成了两位数,不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喂,你那是什么表情啊?”齐羽用胳膊肘推了他一下,“话说回来,你还是没有去加那个叫池妤的女生的QQ吗?”

“还没有。”

“为什么,这都过了快一周了诶。”齐羽走在超市外的青石台阶上,脚踩在两级台阶交错的边沿,手里的塑料袋和脑后的马尾辫一晃一晃的,“俗话说得好,兵贵神速,晚了可能连黄花菜都凉了。我可是听说已经有好几个男生向她表白过了,你这么磨磨蹭蹭的,说不定有人会捷足先登哦~”

“不是,你老是那么关心我的情感问题干什么?”顾渊单手打开一瓶可乐,仰起脖子喝了一口,轻轻地打了一个嗝,“咳咳,我还要回一趟宿舍,接下来的路就不奉陪了。”

“回宿舍?诶?你等等!今天下午是文学社第一次正式活动的时间也是新人面试的时间指导老师会来你可不要忘记来啊!”齐羽撇着嘴看着顾渊的背影消失在了树木掩映的男生宿舍入口处,“这家伙,真是的……”

顾渊躺在4206宿舍的床上看着上铺的床板,说是午休,实际上能休息的时间只有四十五分钟,刨去吃饭和在路上的时间,他最多也就能在宿舍待上十五分钟。

“十二点十分。”顾渊抬起手看了一眼腕表,从宿舍走到教室要七分钟,十二点三十分午自习开始,也就是说他还能休息十分钟左右的样子,被齐羽拉去超市耽搁了一点时间,不过问题不大,小憩一会儿还是足够的。

刚一闭上眼,顾渊的思绪就飘回到了一周前的那个午后,且不说那个冒冒失失的双马尾,光是池妤的行为就让他百思不得其解,主动递上写有联系方式的纸条,算是解围吗?是出于善意的表达还是说有什么别的意思?

问题是,那个纸条上的联系方式可信吗?齐羽说已经有好几个男生向她表白过了,这个电话号码和企鹅号该不会是那几个男生中的某一个的吧?不,应该不会,那个字迹看上去不像是男生的,那就是说真的是池妤自己写的?

“喂,冯子秋,你说,会有女生主动把自己的联系方式塞到你的手里吗?”顾渊瞥了一眼从门口走进来的那个赤裸着上半身的男生,一米八三的个子配上八块腹肌,整个人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嗯?怎么了?你收到情书了?”冯子秋从抽屉里找了一个苹果出来,放在水龙头下简单地冲了冲,咔嚓咬了一口,含混不清地说道。

“情书吗……应该不算吧,只是一张字条,而且上面只有联系方式,连名字都没有。”

“不是情书?那我觉得应该不会,如果真的喜欢,除了联系方式,上面好歹会有一些别的什么文字吧。不过我也不敢肯定,毕竟在这种事上,我也没有什么经验。”

“你还没有经验?那我们昨天从操场回来之后你桌肚里的那封粉色的信是什么?”顾渊躺在床上对这个傻笑的男生翻了个白眼,据齐羽所说,冯子秋从小时候起就是女生中万众瞩目的存在,只不过这家伙就跟块石头一样油盐不进,所有的情书都是只收不回,而且从未表露出对哪个女生有所兴趣的样子。

这样的描述使得顾渊一度怀疑冯子秋的性取向,但随着相处的日子久了,顾渊觉得也许只是他过于钢铁直男了一点而已。

冯子秋帮不上忙,自己的问题还是只能自己解决,所以……到底该不该去加这个企鹅号呢?

顾渊再次陷入了纠结。

他还没有自恋到到认为池妤这样的女生,会对自己这样一个什么表演活动都没参加过的人一见钟情。那都不是自恋了,是傻。

最有可能的解释,便是她已经有了心仪的人选,所以才早早地写好了纸条,只不过当时看场面太过尴尬,才出于善意地帮自己解了围。

“唉——”顾渊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难道不应该是池妤思顾渊吗?陶渊明,你懂不懂啊。”

下午的课结束之后,顾渊便和齐羽一起来到了文学社的活动室,姜紫枫早早地便在里面等着了,她仍旧坐在那张靠窗的位置上背光看着书,一头黑色的长发随风飘扬。

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还有两个男生坐在她的身边,一左一右,一胖一瘦,就像是神话传说中的胖瘦仙童守护着来人间游历的仙女一样。

瘦的叫张天辰,胖的叫金霖,都是和姜紫枫一届的社员,现在是副社长,负责文学社的日常活动组织,这次的招新主要就是他们两个在忙活。

“顾渊,齐羽,你们来了。”张天辰笑着和他们打了个招呼,“在两边选个位置随便坐吧,除了正对着紫枫的那几个位置要空出来,其他的都无所谓。”

“天辰学长,提交了入社申请书的人都有哪些?多吗?”落座之后,齐羽问道。

“不算多,二十来个吧。主要是你紫枫姐她奉行无为而治的原则,我们也不太好做什么宣传。”

“如果是对文学感兴趣的人,他们自然会找上门来的,如果是我全权负责招新的话,连宣传海报都不会有。”姜紫枫伸手撩了撩落下来挡在眼前的秀发,“就算是一个社员都招不到也没关心,儒山的人已经足够多了。”

如果连宣传海报都不做的话,那想要入社的新人该怎么找到这里呢?顾渊在心里默默地吐槽了一句,而且学校规定,社团人数不得少于五人,不然就会被德育处强制解散。

这里在座的算上他和齐羽,加起来也不过正好五个,难道这就是姜紫枫所说的“人数足够”吗?

“不被强制解散就算成功?”

顾渊想到这里,不禁默默地咽了一口口水,他忽然有了一种自己是被齐羽和姜紫枫诓骗过来凑数的感觉。

“咚咚咚。”

忽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请进。”姜紫枫轻声说道。

“哟,齐羽、顾渊,你们两个也在啊。”

一个愉悦的声音响起,看到推门走进来的那个男人,顾渊和齐羽同时吃了一惊,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他们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陈歌!

“陈老师?你怎么会来这里?”

“作为儒山的社员,却不知道社团的指导老师是谁,我忽然觉得有必要给你们安排一些额外的任务来显示一下自己的存在感了。”陈歌微微一笑,拉开顾渊斜对角的椅子坐了下来,他今天穿了一件茶色的风衣,敞着怀,露着里面的衬衫和领带,右手端着一杯奶香四溢的咖啡,看上去很是悠闲。

顾渊和齐羽对视了一眼,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无奈。

班主任做社团指导老师,怕不是文学社会变成写作课的课堂。

“放心吧,我平时不怎么到这来,想要找我,得来办公室。”陈歌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嘴角上立刻多了一圈奶末,“用三十岁的眼光去评判十多岁的人的人生,我知道这样的事不讨喜,也不会去做。但今天是招新面试,按照德育处规定,指导老师必须要到场,所以我才不得不来一趟。”

“陈歌老师是今年才成为儒山的社团活动指导老师的,以前不是他。”姜紫枫道。

“以前的指导老师是紫枫姐的爷爷,不过去年退休了。”齐羽附在顾渊耳边小声说道,“完蛋了,陈歌虽然才加入我们学校三年,但却是声名在外的严格,有他在,我们的活动一定处处受限。”

“当着人的面说我坏话,齐羽——”陈歌端着咖啡杯刷着手机,头也不抬地说道。

“对不起陈老师!我错了!”齐羽立刻双手合十对着那个男人低下了头伏在桌子上。

“下不为例。”陈歌又喝了一口咖啡。

“……”

顾渊用目光丈量了一下两人之间的距离,两张长桌构成的四十五度斜对角,差不多有五米,齐羽刚刚的声音低得就跟蚊子叫一样,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听见的?顺风耳?

“唰——”齐羽递过来一张字条,顾渊低头一看,眼皮不禁一跳。

“据说,三十岁还是处男的话,就会变成魔法师。”

这样一行文字的后面还画了一个箭头,指向了斜对角的陈歌。

“做完坏事,记得毁灭证据,不然被警察抓到了,是要吃苦头的。”

那个男人又在头也不抬的情况下掌握到了一切。

千里眼加顺风耳?

从这一刻起,顾渊不禁真的有些相信陈歌是魔法师了。

“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是一位合格的班主任必备的修养。”陈歌慢慢悠悠地坐正了身子,“在以后的日子里,你们会慢慢习惯无处不在的我的。好了,让我们欢迎第一位面试的新同学吧。”

“咚咚咚。”

仿佛是为了印证他的超能力,门外适时地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