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封妖传 第0003章 学堂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上古封妖传小说简介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小说在哪看,其实这本书名叫上古封妖传,搜查小说网提供小说精彩内容阅读:夫子见王官了走远,便已不再追究责任,当然这晚上的课还也没上完。孩子们却意犹未尽,双手举起,庆贺着这取得胜利的果实,不少孩童还跃跃欲试,想像着自己是除魔玄道的勇士,而已缺了一段小鬼双膝跪地讨饶的桥段,看起来有点儿美中不足。而王官,必定是这群人口中的“小鬼孩子们却意犹未尽,双手高举,欢庆着这胜利的果实,不少孩童还跃跃欲试,想象着自己就是除魔卫道的勇士,只是缺了一段小鬼跪地求饶的桥段,显得有点美中不足。。...

上古封妖传小说-第0003章 学堂全文阅读

夫子见王官已经走远,便不再追究,毕竟这一天的课还没有上完。

孩子们却意犹未尽,双手高举,欢庆着这胜利的果实,不少孩童还跃跃欲试,想象着自己就是除魔卫道的勇士,只是缺了一段小鬼跪地求饶的桥段,显得有点美中不足。

而王官,必然就是这群人口中的“小鬼”了。

祠堂里传出呵斥的声音,紧接着便又是夫子自顾自的陶醉,摇头晃脑的讲述晦涩难懂的课文。

而学生们,则又进入了各种各样的迷离状态,至于以后要怎样学怎样考,留给以后好了。

待头晌的课讲完,夫子也是精疲力竭,口干舌燥。

转眼间到了吃晌饭的时候,各家各户纷纷传出了饭菜的香味,飘飘荡荡,流转在整个水牛镇之间。

送走了这些学生,夫子也是长叹一声。

“这些个小祖宗!”

现在不同往日,自从最后一次献祭童男——也就是王官,这世上便不再太平。

不断有地方的州官报出,各地出现了异兽,不断在侵扰着地方百姓的安全。

三个头的毒蛇,大如黄牛的群狼,会飞行的老鼠,钻地而行的蛤蟆……

每出现一种异兽,都给百姓带来了无尽的灾难。

原来负责镇守一方的各大宗门,一直标榜着自己除魔卫道的正面形象,但是突然却像约好一样,同时噤声,竟然都没有放一个响屁,高挂免战牌,缩起头当起乌龟来。

而不少地方,同时出现了新的宗门派别,而且进境非常的快,十几年的时间,竟然也出现了不少强者,这在世界上以往的千万年之中,是从未有过之事。

世界大乱,最倒霉的往往就是百姓。

不管是大睿国,还是其他更加强盛的国家,全部都是战火纷飞,民不聊生。

这时候就体现出来,偏僻,有偏僻的好处。

也亏得水牛镇地处偏僻,天下大乱之后,也不再有人顾得上什么献祭之类。

毕竟明天的太阳都不见得能看到,还管什么风调雨顺。

但说来也怪,自从王官活着回来,这每年一次的大洪水,却也烟消云散了。

水牛镇靠水吃水,虽然绝对不可能丰衣足食,但是就这一镇子的百姓,吃饭还是勉强的。

但总归,在这兵荒马乱的年代,能够顾得上学堂的人家,却是凤毛麟角了。

就拿眼前这九个上学的孩子,便是镇上最富足的几个人家中的孩子。

而原来的学堂,也在一次马匪袭击的时候,被尽数烧毁了,这才搬到了镇子里面早已经废弃的老祠堂中。

“唉!”

叹了一口气,夫子拿起挂在墙上的烟袋,一看自己之前竟然已经压好了一锅,倒也省事,便寻出火镰,找了背风的场所,点起烟来。

“轰!”

高亢的一声巨响,回荡在水牛镇大大小小的街巷。

满脸黢黑的夫子头发上兀自还冒着烟,领口已经被炸开了花。

镇子上的乡民都听见了这声巨响,不断朝着祠堂的方向看去,警惕着是不是有什么风吹草动。

这万一是马匪有来了,也好赶紧钻进准备好的地道中。

只是就是只有这一响,便安静了下来。

除了夫子那震天响的叫骂之声。

“小畜生!该死的王官。我知道肯定是你!你给我回来!看我不告诉大乡老,扒了你的皮!”

一声声叫喊,在街头巷口回荡。

……

后晌。

大乡老家中。

众人都汇集在一起,不高的屋檐下烟气缭绕,一个个抽着旱烟,面色凝重。

“这样下去不行,现在这娃儿才十六岁,就已经这样无法无天了,这要是再长大一些,那还得了?”

一位红脸老者打破了沉默。

“那是断然不行的!”身旁的锦衣中年人一张脸已经涨成紫红色,叫道,“王家那小畜生,近年来的所作所为大家都有目共睹,再不惩治,早晚酿成大祸!

头些年,二乡老年过五旬,一直没有子嗣,那可是三代单传啊,倾尽全家的家产,拼着大太太寻死觅活,娶了个姨娘,可是,就在新婚的夜里,竟然从二乡老的裤裆里冒出两条电花蛇来!

吓得二乡老当场就晕了过去!

你们可知道,这电花蛇可是近几年才出现的异兽,浑身电光,一碰下去就会被电的浑身抽搐。

二乡老本来年事已高,吃了好多中药,做了许久的准备,才等到这一天。

这一吓,又一电,电到了……咳咳!

二乡老从此便再也不能完成婚姻,请遍了临近百里之内的郎中,也没有看好,过不久便急火攻心,给活活气死了!就因为二乡老不同意这小畜生进入学堂!”

“还有,我大哥家的马,好像是就因为过河的时候拴在了那小畜生的破船上,被下了泻药,那可是两匹上等的马啊,拉稀拉了七天,瘦得不成样子,不得已卖了马肉!”

一个麻脸汉子也是振臂高呼,恨不得立即就将王官撕碎。

“这小畜生本来就是该死的命。在他三岁那年就该被楚江龙王给吃掉,吃掉之后,肯定不会发生以后这些个怪事,就他一人的命数改了,所有人跟着遭殃!”

这麻脸汉子说的是事实。

所有人都默认,即便是没有明说的,心下也是十分认同。

这也太巧合了。

进行了二十年的楚江献祭,唯独只有这一个孩子活着回来,偏偏就在那以后,整个世界都变了,原来平安无事的地方,不知怎的就出现了妖兽,原来太平盛世的村镇,怎么就突然成了新的练武门派!怎么那些名门大派,大多数却突然集体闭门不出,高挂免战牌?整个世界怎么就突然战火四起,互相争夺地盘?

这一切怎么说的通?

唯一的解释,就是所有事情的源头。

那就是王官!

要是他当时被龙王吃掉,不就没有以后这些事了?

一旁的夫子脸上缠着纱布,见大家都不说话了,插嘴道:“还有我这里,那小鬼天天的往我的学堂里面跑,以前都是赶走完事,现在他更加的变本加厉,竟然直接把我的烟袋给炸了!我这以后还怎么授课啊,容貌问题啊!”

夫子脸上疼痛,一说话便不由得一抽一抽的,说话含糊不清。

但大家看到这幅尊容,想着也说不了王官什么好话。

众人一言一句,不断控诉着王官在村里的“恶行”,全村的鸡都被偷了,乡老家的花盆被砸了,张屠户家里的狗被毒死了,庄兽医家畜生用的春.药被扔进村里唯一的水井里了……

说到最后一条,庄兽医并不在现场,可是大家突然都默不作声了,相互看了一眼,立时回想起了自己的女人,而仇人,此刻就在眼前,后槽牙止不住的咯咯作响……

但大家像是集体被缝上了嘴一样,心里憋了老大的气,却又没办法说什么。

这件事早有定论,大乡老下了封口令,不能再多言。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