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封妖传 第0002章 墓地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上古封妖传小说简介

连载小说上古封妖传是网络作家黑骑统领的一本纯原创小说,这本书的主角是,该小说归类在男生小说,搜查小说网小编推荐目录上古封妖传精选篇章:这是一片墓地!蒙邑放眼中国望去,没办法看见密密麻麻的坟茔,目力所限,远处像是也有无穷无际的墓碑,始终延展到了远方的天边。整个世界是灰色的世界。无边的灰色!这是一个豪无生机的世界,的话有一丝人气,那也必定是蒙邑带给的。整个墓地被一条甬路一分为二,整个世界就是灰色的世界。。...

上古封妖传小说-第0002章 墓地全文阅读

这是一片墓地!

王官放眼望去,只能见到密密麻麻的坟茔,目力所限,远处像是也有无穷无际的墓碑,一直延伸到了远方的天边。

整个世界就是灰色的世界。

无边的灰色!

这是一个毫无生机的世界,如果有一丝人气,那也必然是王官带来的。

整个墓地被一条甬路一分为二,泾渭分明。

甬路的两边,还有一对一对神像伫立。

像是亘古不变就存在的,一直这样对立存在着。

王官静静的走在这碑林之中,眼中却没有一丝惊疑。

十三年来,王官几乎每一天睡着之后,都会梦到这个场景。

“苍南天之墓”。

“苑芷之墓”。

“平南圣错之墓”。

“林旗之墓”。

“慕楠之墓”。

每一个墓碑之上,似乎都有着一个名字,这些名字,肯定是属于背后这小小的荒丘的主人。

不管原来这个人有多大的权利,有多大的理想志向,有过多少女人,有多风光,也不能阻挡这个人最终的归宿,就在这小小的土丘之中。

王官没有在现实世界中那般玩世不恭,在这里,反倒是一脸严肃认真,似乎这里才是他真正的家,有永远不离不弃的亲人。

他一路走过这些墓碑,前面的这一大片他已经看过许久,此刻,正走向一个新的墓碑。

这个墓碑,他还从未来看过。

“郁北海之墓”。

王官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低下目光,许久,才转过墓碑之后,看着这个土丘的主人生前的故事。

碑后是一段文字。

“郁北海,少而得志,年不过百已不逢敌手。然,踏破虚空又如何,连一凡人也不能救,遂无所留恋,卒于香桂之前,方无憾。”

这座墓碑对面,也是一座小小的坟茔,坟前的墓碑却没有碑文。

“唉!”

王官轻轻吐出这口气,感叹着这位墓主人经历了怎样的一生。短短四十六个字,竟然能描述令人惊叹的丰功伟绩。

“年不过百已不逢敌手!”

“不满百岁便已经打遍天下了吗?”

王官被深深的震撼。

“真的有这样的人物吗?”

虽然碑文中没有详细描述过这位郁北海究竟是什么样一幅面容。

但是想来他也是玉树临风,有仗剑天涯一般的万丈豪情。

“踏破虚空又如何?”

“这位前辈已经踏破虚空了吗,那是怎样一个境界?真的有人能够踏破虚空吗?真的步入虚空之后,会见到什么?还会有所求吗?”

“难道不是武功天下无敌之后,天下之物便是予取予求吗?还能有这样的人物做不到的事情?”

王官诧异。

显然,不止有,还有很多。

王官愣愣的盯着这窄窄的墓碑,半晌一丝未动。

“这些说的是真的吗?”

在刚刚认字之时,王官早已经看过无数这样的碑文。

一开始,他只是当这些人吹大牛,怎么会有这么多天下第一的人?又怎么会都葬在此处?

待到看更多碑文,见到更多世人世事,一点点在改变着王官的想法,也许,这些人的碑文是自己写的,是对自己一生的评价。

是不是事实不重要,总归是这位前辈一生的总结,应该会有几分道理吧。

盯着又一块墓碑,时间长了,王官只感觉头晕目眩,眼前的碑文像是有了生命一样,从石碑上飞出,落在石碑的顶上,组成了一个人形,随即动了起来,演绎着这位前辈可敬可叹的一生。

不时,这小人却直接面向王官飞来,直接扑到他的眼睛上!

王官一惊,一身大汗,惊醒了。

这已经不是王官第一次做这样的梦,十三年来,从记事开始,已经不计其数。

梦境里的墓地是什么地方?自己从未去过这样的地方,怎么会梦到呢?

……

“呼!”

王官伸手拭去头上的冷汗,却发现天已经大亮了。

汗水沾满他的双手,王官低头看去……

双手的手臂上,各有一块淡红色的胎记。

“这真的是胎记吗?如果真的是,那证明我也是爹生娘养的,怎么却从没见过我的父亲娘亲呢?”

王官自言自语道。

“如果我也有父亲娘亲,那能告诉我你们在哪里吗?我想有个家!”

……

“糟糕!学堂恐怕已经开始了!这次真的要迟到了!”

王官一拍脑袋,暗道自己真不应该,总是做梦,误了上课的时辰。

一路小跑,王官跑到水牛镇东头的老祠堂,站在祠堂墙外,抽出一块早已经松动的砖头,放在脚下,发现一个角有一些翘,左右拨弄了一下,使其稳稳当当,方才向里面看去。

里面就是镇上的学堂,学堂里的夫子正在摇头晃脑的教授几个孩子课文,课文说的是大睿国历史上一位著名的使臣刘集,出使敌国,不畏强权,冒死谏言,方才说服两国罢兵,救了天下苍生的故事。

说到高兴的时候,夫子竟然手舞足蹈起来,似乎他特别崇拜这位使臣刘集,一堂课讲的生动且有激情,一时间也不注意众学生们已经困得东倒西歪,呵气连天。

墙外的王官却听得津津有味,一不小心,砖头又歪了,发出了一点声响。

夫子情动之下,忽然瞥见学堂一角的砖墙竟然缺了一块,里面漏出一只眼睛来。

这是近来常有之事。

不用问,肯定是王官那小子又在偷听学堂讲课了!

“近来总有小人偷窃,大家可知道是谁么?”

夫子故意提高了声调。

众学生突然来了精神,一只只小眼睛睁得老大,互相看着,究竟谁是这偷窃之人。

“夫子!请问是什么东西丢了?要不要报官?”

一个学生横眉立目,大义凛然。

全然没有了刚才瞌睡的样子。

“不用看了,这偷窃之人不是偷窃东西,乃是文章!”

“文章?知识也能偷吗?”

一众学生不明所以,其实一个个心里已经在想,要是文章能偷走的话,自己恐怕第一个要先学习这偷窃之法了。

夫子抬起脸来,斜眼看着,一指墙上的洞口,说道:“当然能偷,你看,这不就有一个小偷吗?”

“这个小偷不但偷文章,还是整个大睿国的灾星,就是因为他,在该死之时没有死,给整个国家带来了无尽的灾祸!他早就该死!”

众人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又发现是王官在偷听学堂讲课。

一个个孩子顿时横眉冷对,怒气冲冲。

“对!夫子说的对,这野孩子早就应该死,苟活了这么多年,把咱们水牛镇折腾惨了!”

“我娘一见这个王官就气的浑身哆嗦!他肯定是一个大恶不赦之徒!”

他本想说十恶不赦,但是一时没能凑齐这十恶,一改口,便说了个大恶不赦。

“对!”

“对!”

王官一看这情形,自知再也不能继续听下去,恨恨的一啐:“有什么了不起,不过是知道一些戏文罢了,等我当了大官,自然也不稀罕你讲的这些儿戏!”

当下,王官就想离开,身形刚动,但是转念一想,哪能就这么离开?

小心翼翼的将砖头放回去,回头便是阴恻恻的一笑。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