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逆袭人生的女配 1.嫁给凤凰男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没有了 | 目录 | 下一章

快穿之逆袭人生的女配小说简介

《快穿之逆袭人生的女配》是作者晴月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1.娶凤凰男二十八岁的陶桃是一个律师,所以经手人过许多复婚案件,看多了婚姻里面的各种纠葛,她对婚姻有一种莫名的感觉的畏惧。结婚了以后除了日复一日的柴米油盐酱醋茶,是孩子,老公,婆媳关系和各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引起的家庭矛盾和纠纷。陶桃想一想都累,婚姻里结婚以后除了日复一日的柴米油盐酱醋茶,就是孩子,老公,婆媳关系和各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引发的家庭矛盾和纠纷。。...

快穿之逆袭人生的女配小说-1.嫁给凤凰男全文阅读

1.嫁给凤凰男

二十八岁的陶桃是一个律师,因为经手过许多离婚案件,看多了婚姻里面的各种纠葛,她对婚姻有一种莫名的畏惧。

结婚以后除了日复一日的柴米油盐酱醋茶,就是孩子,老公,婆媳关系和各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引发的家庭矛盾和纠纷。

陶桃想想都累,婚姻里面那些琐事除了把时间和精力消磨殆尽,好像没什么值得留念的,所以对男朋友提出来要结婚的要求迟迟不答应。

妈妈也催促她赶快结婚,说男朋友是一个适合结婚的人,基本上挑不出什么毛病。

可是她只想享受谈恋爱的美好,不想步入婚姻把自己变成她那些客户那样的女人,她们也曾经有过甜蜜的恋爱,可是进入婚姻以后,一切都渐渐的变了味。

这天下班以后,陶桃像往常一样步行回家。

她把房子买在离公司只有十多分钟路程的一个小区,就是图上下班不需要开车,一边走路一边放松一下自己,也顺便把身体给锻炼了。

在离小区不远的一个拐角处,一个一直站在那里,戴着鸭舌帽和墨镜口罩的男人看似随意的慢慢走过来,他很普通,在陶桃眼里就是一个路人,所以陶桃没有太在意。

可是当他走到陶桃身边,就要擦肩而过的时候,突然掏出匕首,快速插进了陶桃的左腰上。

激烈的疼痛和突然的变故让陶桃瞬间脑子一片空白,她握着伤口眼睁睁的看着那个男人仓皇逃窜。

当时正是绿灯,他快速跑过斑马线,到了对面的街道,很快就消失在人群中。

那个男人猥琐的背影令陶桃蓦然想起一个月前,她帮一个被渣男出轨抛弃并且转移财产的弱女子打赢了官司,那个渣男在法院门口咬牙切齿的对她说,他不会让她好死的。

杀人凶手就是那个渣男。

陶桃捂着伤口的手瞬间被温热的鲜血浸染,血沿着她藏青色的西裤流到了地上,滴滴答答的,旁边一个路过的中年女人看见了陶桃的异常,也发现了她腰部插着的刀,惊讶的叫了起来。

“姑娘,你怎么啦?”

陶桃终于支撑不住,软软的倒在了冰凉坚硬的地上。

死亡的阴影向她袭来,她想,她不能死啊!她死了,父母怎么活?她是他们唯一的孩子。

在她失去意识之前,她听到了那个女人的尖叫声和嘈杂的脚步声向她围了过来。

陶桃在迷迷糊糊中感觉自己好像经过了一条黑暗的长长的通道,然后到了一个荒凉空旷的地方,四周白茫茫一片。

她有些恍惚,她刚才不是被人捅了一刀了吗?

她下意识的摸了摸刚才被刀扎的地方,没有刀,也没有伤口,刚才激烈的疼痛也消失殆尽,之前沾满鲜血的手也干干净净。

我这是死了吗?陶桃想。

举目四望,天地一片灰蒙蒙的,什么都没有。

这是什么地方?如果我死了,不是应该有鬼差带我去见判官吗?

判官那里记录着所有人生前的所作所为,判官会根据他们生前所做的善与恶,决定他们的去处。

陶桃自问生前从来没有做过亏心事,她常常免费帮助那些没有钱打官司的人,不说她是什么大善人,也算不得是什么恶人吧!为什么要让她早亡呢?

如果见到判官,她一定要跟他理论理论,为什么要把她抓到这里来。

她不敢想象,如果她死了,爸爸妈妈会有多伤心。

为什么这么不公平?坏人逍遥法外,好人冤死。

我想回家,回到爸爸妈妈身边。

天空中有一个声音道:“你真的想回去?”

陶桃寻声望去,除了天地四周白茫茫的一片,什么都没有。

“你是谁?我为什么在这里?我想回去,你告诉我怎么回去。”

“既来之则安之!”

“我怎么能安?我爸妈在家里等着我吃晚饭呢!”

“他们已经把你的肉身送到医院去了,来到这里的,是你的灵魂。”

陶桃急切的跑来跑去的寻找发出声音的人,却什么都没有看见。

“我要回去。”

“让你回去也可以,但是你必须完成几个任务。”

听说可以回去,陶桃精神一振。

“你说,什么任务?”

“有几个女人,生前过得很惨,死后不甘心,整天哭哭啼啼的,烦死了,而且她们确实可怜,我答应她们,可以派一个人去帮她们弥补生前的遗憾,我觉得你最合适。”

“为什么不让她们自己回去弥补呢!”

“我曾经也给过她们机会,让她们重新来过,可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再来一次,也不过是重复一次悲剧罢了,除了中间有一点点小小的变化,结局还是一个惨字,白白浪费我的资源和时间。”

“你怎么就觉得我就可以帮她们弥补遗憾呢?”

“因为你足够冷静和理智。”

陶桃点点头,“我答应你。”

话才说完,一道白光从天而降,裹挟着陶桃飞了起来。

陶桃一阵天旋地转,晕了过去。

陶桃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老式的木板床上。

陶桃的脑子里面一下子涌进来许多信息。

她穿越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一个同样叫陶桃的女子身上。

她是一个县医院妇产科医生,今年二十三岁,结婚八个月,怀孕两个月,丈夫是省城一个大学的老师。

陶桃心里吐槽,她还没有结婚,就怀孕了,这穿越也太那个啥了。

婆家在离县城三十多公里的曹家村,家里有兄弟姐妹七个,两个女儿,五个儿子,陶桃的丈夫是第四个孩子,他有两个哥哥,分别叫曹大喜,曹二喜,一个姐姐,叫曹大凤,陶桃的丈夫叫曹三喜。

下面还有一个妹妹曹二凤,两个弟弟曹四喜和曹五喜。

作为独生子女的九零后陶桃,对原主丈夫家这么多的兄弟姐妹很绕脑,不过从名字还可以稍微分得清楚谁是谁,可能老人起名字的时候,就考虑到了这一点了,还好原主家倒是只有三个孩子,原主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都已经成家立业。

陶桃对这个年代有限的了解来源于父母之前对她的有意无意的讲述,别说这时候没有智能手机,没有便捷的网上购物和各种丰富的物质享受,恐怕连电视都是稀缺物品。

还好她穿到了一个县医院妇产科医生身上,有稳定的收入,生活不至于很困难吧!

她正想着,有人敲门,陶桃过去开门,进来两个十多岁的半大小子。

陶桃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们就各叫了一声“三嫂”。

陶桃的脑子里面又涌上来一些信息。

这是丈夫的两个弟弟,曹四喜和曹五喜。

他们都在云龙一中上高中和初中。

云龙一中离县城只有三公里。

今天是十月一号,昨天刚发工资,从结婚以后的第一个月开始,每个月发工资的第二天,这两个小叔子都会雷打不动的跑来向她讨要生活费。

原主每个月三十六块钱的工资,他们竟然要拿走三十块钱。

第一个月,当他们来向原主要三十块钱的时候,说是他们的三哥说了,让他们到她这里来要钱。

原主虽然心里不舒服,但是碍于情面,只能把钱给了他们,后来丈夫来信说,他这段时间手头紧,算是借她的钱,让她垫付一下,以后他会还她。

可是八个月过去了,两个小叔子每个月按时来拿钱,丈夫从来没有提过还钱的事,也没有问过她,她每个月只剩下六块钱怎么过。

还好原主之前攒下来一些钱,结婚的时候,父母还有哥哥姐姐凑了两百块钱给她,所以她也还过得去。

但是如今她手里没多少钱了。

她还是一个孕妇,把手里的工资大部分都给了婆家的人,手里只有六块钱,怎么过?以后怎么生孩子?怎么养孩子?

两个小叔子见陶桃在那里发愣,曹四喜道:“三嫂,我们还要赶回学校,你快把钱给我们。”

这样理直气壮的语气,直接就让陶桃火气上涌。

她冷下脸来,“我欠你们钱吗?”

兄弟俩面面相觑,他们没想到一直很通情达理的嫂子会这么说。

“嫂子,你不是每个月都要贴补我们三十块钱的吗?”

“你们兄弟俩每个月要花三十块钱,我的手里就只剩下六块钱,我够花吗?你们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兄弟俩对看一眼。

“这三十块钱,不是只有我们俩花,我们俩每个月每个人也只能花五块钱,其他的,家里还有两个侄子,两个侄女在上小学,还有家里买化肥,买盐巴等各种开支。”

陶桃心里骂了一声TMD。

原来婆家全家人都靠原主一个人的养着啊!丈夫曹三喜就是一个摆设吗?其他人都没有手没有脚吗?

“你三哥的工资呢?”

“我三哥没有告诉过你吗?他每个月七十块钱的工资,自己留十块钱,其他的都邮寄回家还债了。”

“还债?还什么债?”

“二哥家不是生了两个丫头嘛!然后超生了一个小子,被罚了五百块钱,还有大哥车祸住院借了一些,还有一些是之前三哥上学的时候拉下的饥荒……”

天啊!婆家就是一个无底洞。

更可怕的是,这些人向他们夫妻俩伸手要钱,怎么就那么理所当然呢!

没有了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