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宠女细作 第六章 太子醉酒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独宠女细作小说简介

霜满天寒作家的一本男生小说是独宠女细作,目前处于连载,搜查小说网已经上架独宠女细作,下面是精彩章节片段:木绵婉跑进来,看见傅倾云了洗过脸,正穿衣服。“殿下,我来了。”“回来给我系腰带。”傅倾云不知道怎么,看见她听见她说话的,就莫名的感觉的心情好。墨染将手里的腰带递过去的,人宁静的退到一边。往年,系腰带都是她的工作。木绵婉毕竟把墨染的一切看在眼里,会觉得“殿下,我来了。”。

独宠女细作小说-第六章 太子醉酒全文阅读

木绵婉跑进去,见到傅倾云已经洗过脸,正在穿衣服。

“殿下,我来了。”

“过来给我系腰带。”

傅倾云不知怎么,见到她听到她说话,就莫名的心情好。

墨染将手里的腰带递过去,人安静的退到一边。以往,系腰带都是她的工作。

木绵婉当然把墨染的一切看在眼里,觉得这人可以结交。

“你系成这个样子,我怕是还没走出门去,腰带就掉了。”傅倾云低头看看松松垮垮的腰带,觉得木绵婉人是挺有意思,可手实在是笨。

木棉婉又笨手笨脚的解开腰带,重新系上去,这次她下了狠劲的拽紧。

“你是想勒断我的腰吗?怎么,不想报恩了,要报仇啊!”

“对不起殿下,我,我实在是系不好。”木绵婉一副做错事的样子,低头抠手手。

傅倾云本就没有怪她的意思,看到她这个样子,生怕自己吓着她。想着她以后与其他人一样,谨小慎微的木讷模样,他就不自觉的皱起眉头。

木绵婉抬头看看傅倾云,见他皱着眉,以为他真的生气了。

“殿下,我这是第一天,我系不好也是有原因的。你放心,我一定与这位姐姐好好请教。明天,就明天,绝对不会像今天这样了。您别生气啊……”

墨染突然被木绵婉拉过来,惊了一下,不过也就是一下。然后继续微微低着头,一副淡淡的模样。

傅倾云见木绵婉歪着头期盼的看着自己,就没忍住抬起手敲了她的额头。

“好,给你个机会。”

“嘶……”木绵婉抬头捂着额头。

墨染这时候才抬头仔细看了一眼木绵婉,她可从没见过殿下对谁这么宠溺过。更没见过敢在主子面前嘶嘶喊疼的侍女。

等一切妥当,傅倾云已经离开去上朝了。木绵婉以请教为由,缠上了墨染。

“墨染姐姐,你说殿下的腰带要怎么系才合适啊。殿下早上没用膳的时候,和用过膳的时候,肯定系的力度不一样啊。墨染姐姐,你是怎么系的那么贴心的啊?”

“在系的时候,将手放在殿下的腰与腰带之间。留一掌的距离,这样腰带既不会过紧,也不会过松。殿下用膳后,也不会有太大变化。”

“墨染姐姐你真厉害。还有别的吗?你教教我呗。”

傅倾云离开后,房间需要整理。几个侍女一起,开窗的开窗。擦地的擦地,很快就收拾整齐。期间,木绵婉一直叽叽喳喳不停。虽然嘴一直不停的说,手也没闲着,边问边帮墨染把手里的工作做好了。

“你很聪明,我只稍稍一说,你就明白。”墨染最后还夸了木绵婉。

“不是我聪明,是姐姐教的好。”

等一切工作都做好,木绵婉有时间回去安置自己的行李。她想着行李还在青黛房间呢,怕那个小心眼给她行李扔出去。

结果回到寝房的时候,只见满是灰尘的房间到处都是水渍。床榻更是被泡透了,还在滴滴答答。自己行李躺在水泊里,早就湿透了。不用想,这一切就是青黛的杰作。不过这些对于木绵婉来说,就是小儿科。只能用幼稚来形容。

木绵婉撇撇嘴,开始收拾起来。

“我好心帮你清洗房间,你不说声谢谢吗?”

青黛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倚靠在门口。

“我一般不太爱说谢谢,我的习惯是。你帮我清洗,我也会帮你清洗,这样两不相欠。”木绵婉露出了不符合自己年龄的邪魅笑容。

青黛对她说的话不太在意,倒是看到那抹笑容,觉得浑身难受。

“小娃娃一样的年纪,爬的这么快这么急,小心摔的惨。”青黛扔下一句不阴不阳的话就走了。

“呵!小娃娃?!”木绵婉可不是小娃娃。

她虽然十四岁,可她比同龄的十四岁姑娘心里成熟太多了。八年的时间,她所经历的,可是很多男儿都不曾经历的训练。

天色渐晚,木绵婉将屋子收拾干净。虽然床板湿的不能睡,地上也潮湿,但不还有个方桌呢嘛。她睡过草地,睡过满是尸体和粪便的羊圈,一个桌子已经够了。

看着时辰,太子也要回来了。听说以往下朝都很早回来,如果晚回来,那可能是有宫宴或者有事情未办完。

木绵婉到太子内院的时候,其他人都已经等在那里了。可太子还未回府,不知道今日是被什么事情给耽搁了。

这么等着,晚膳时间已过。

本来应该是她们伺候太子用膳,一切收拾妥当以后,换班去吃饭的。太子晚膳时间未回府,她们的晚饭时间也推迟了。

“木绵婉,你和青黛几人先去吃晚饭吧。我在这里等一等,殿下应该不会这么快回来。”墨染最先开口。

“怎么,把我们支走,你自己在这等殿下啊!我们一起等了那么久了,怎么会现在离开。收起你的小心思吧。”青黛明显不领情,而且非常明显的跟墨染杠上了。

“我想着你们先去吃,你们吃好了来替换我。这时候殿下也就快回来了,我并没有要支走你们的意思。”墨染清清淡淡的解释。

“我可不管那么多了,我已经前胸贴后背了,我先去吃饭了。你们随意吧。”木绵婉撂下一句,小跑着走了。

“粗鄙。”青黛嘟囔着。

其实所有人都饿了,可谁都怕离开吃饭的功夫,殿下回来见不到。

“我,我也先去吃饭了。”

又有两个侍女离开去吃饭,她们自知争不过墨染与青黛。那何必为难自己的胃呢。

太子回来的时候,被司徒铭扶着进府的。一看就知道喝了不少的酒。

众侍女都知道这是个机会,因为酒后最容易得宠。太子还年轻,目前只有一个女人。太子也很节制,去澜红的房间次数很少。于是这些侍女个个活跃的走来走去的忙活,又是沏茶,又是端水的。只希望殿下酒后可以,乱性。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