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神来了 第002章 做人真难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上神来了小说简介

搜查小说网小编推荐女生小说上神来了,上神来了小说是著名作家青铜穗的一本小说,小说主角是,小说精彩片段:陆压趴在云上,转头俯瞰着从衣服上抖一直这样的鸟粪水有些小做贼心虚。混鲲和女娲果真没骗他,从家里出这一路他就没畅顺过,具体整体表现为他出门时遇暴雨,渡河遇风浪,上桥桥塌,上山地裂,总而言之让他一天之内深刻领悟出到什么叫作一个资深倒霉透顶蛋的行动日常,并且这些风混鲲和女娲果然没骗他,从家里出来这一路他就没顺畅过,具体表现为他出门遇暴雨,过河遇风浪,上桥桥塌,下山山崩,总而言之让他一天之内深刻领悟到什么叫做一个资深倒霉蛋的行动日常,而且这些风浪灾险什么的都专挑他完全没防备的时候发生。。...

上神来了小说-第002章 做人真难全文阅读

陆压趴在云上,扭头俯视着从衣服上抖下去的鸟粪水有些小心虚。

混鲲和女娲果然没骗他,从家里出来这一路他就没顺畅过,具体表现为他出门遇暴雨,过河遇风浪,上桥桥塌,下山山崩,总而言之让他一天之内深刻领悟到什么叫做一个资深倒霉蛋的行动日常,而且这些风浪灾险什么的都专挑他完全没防备的时候发生。

所以刚才他路过东岳时又被只老凤凰拉了一胳膊鸟粪。

他自知倒霉,放了那老凤凰一马,闷不吭声走了。

他就不信找不到一处宝铃捕捉不到的地方!

他一路封印修为隐藏神识,九重天上寻不到清静之地他就走到九重天下,到得南林平洲这带,终于察觉宝铃的气息渐弱,他这才抖开衣裳来挥一挥——这衣裳是女娲织给他的揽云仙裳,即便是沾了鸟粪那也丢不得。

浮云早化成洗衣水,这一挥,那夹着鸟粪的洗衣水就跌到了慕九剑上。

陆压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要是没看错,底下这穿着白衣白袍的是个女人。

这就有点麻烦。据他为数不多的跟女人打交道的经验判断,女人都是很难缠的,平白无故被滴了滴粪水在剑上,她应该不会乐意。

关键是她正在御剑,仙术什么的一旦触及秽物,灵力可是会大打折扣的。

瞧她现在仰着脸瞪眼看他的模样,难道不是在生气?她还举着剑,难不成是想挥剑劈他?

她真动手的话,他当然能随便把她挥个十万八千里,可是他已经封印神识修为,而她看上去也小有所成,所以究竟能不能在她手底下片叶不沾身地走过去也很难说。

何况看模样她还在跟人打架,剑上失了灵力,这架也打不成了,她还有那么多小毛头要保护……

算了,看在自己这么倒霉的份上,他道个歉得了。万一再被她缠上也着实划不来。

他正正衣襟,把云头下压了一点,俯身道:“这位仙友,对不住了。”

慕九看着若无其事盘腿坐在头上的他,下巴颌张了有半天才收回来。

她吃惊的不是他长的好,也不是吃惊他是枚看上去比她还面嫩的少年,而是吃惊他居然能坐在她头顶六尺的位置跟她唠家常!

这可是密阳宗里那有着五千里道行的老道结的结界,他竟然能随随便便想进就进?

“你怎么了?”陆压皱着眉头加了一句。

虽然他已经好几万年没见过生人,但礼尚往来这种话他还是听说过的。

他跟她道歉,她不是应该回应一句“没关系”或者干脆抬脚就踹他脸吗?他连客气话和脸都准备好了,她居然只是把他当怪物看看而已?

这些养了孩子的女人不是一向都很彪悍吗?

——要么,难道是刚才那老凤凰另外还拉了泡屎在他脸上?

他忍不住又抬手摸了一把。

慕九不是不想说话,而是激动得有些失语!

真是天不亡她!她正想搬救兵的时候居然就跑来这么一尊神!

瞧这小子随随便便就进阵来了,一身修为绝不低于对面那俩老道啊!

她也顾不上剑头的粪水了,腾地一下便弹起来冲上去:“仙友来得正好——”

“救命啊救命!”

她才刚刚冲到他身下,突然间身后青竹他们又传来一迭声的惊呼!紧接着几个人就一个接一个地被抛到空中并被缚得动弹不得!

原来密阳宗的人也看到陆压进了结界,许是以为他们搬来了救兵,于是立即催动法阵,将结界收紧并且祭出缚仙索来了!

“我去你个奶奶!”

慕九暴怒,扔了手上长剑,从荷包里掏出把柳叶大刀便飞身往缚仙索上劈去!

两千年修为加上琉阳对小弟子的疼爱,这些年习得的本事也是能抵挡一阵的。这柳叶刀也非寻常物,杀气一到,那缚仙索便抖了三抖,等到刀刃近身,就听啪啦啦几声绳索全断了,青竹他们跟下饺子似的一个个扑通落到地上。

一时间结界内虹影四射,结界壁上不断被内力鼓出大大小小的软包来。

慕九冲上去将小毛头们全都搂到怀里察看。

对方见状,遂把所有人召集过来结阵运气!

陆压托腮看了正忙着护犊子、也无暇顾及敌情的慕九一会儿,不知道是该留下还是走掉算了。

毕竟刚才看起来她并没有生气,歉也道了,就这么离开她应该也不会很介意才是。

打从创使元灵化为天道之后,他们师兄弟四个就成为守护天道的上神,六界之事他们早已不再插手。

再说了,以他堂堂洪荒大神的身份,来调停这种人界小打小闹的争斗,也太跌份了吧?

陆压说服自己,并把云头调转了方向。

可是刚飘出两步,他又磨磨蹭蹭地停住了。

话虽是这么说吧,可是很明显对面那帮老头就是在欺压人家妇孺,他既然看见了,不管不顾是不是有点缺德?再说这丫头年纪不大,但是却一把养了这么多孩子,想来日子过得辛酸。碰上麻烦也不见丈夫来救,估计丈夫也不是什么靠谱的。

算了,举手之劳嘛。

他又把云头转了回头,掐了一小朵云聚成水,弹指往这结界上挥去。

结界应声而破!立时化成烟雾随风消散。

慕九与青竹等人被爆开的气浪冲得飞上了天。

陆压一个旋身上天将她接住,再挥挥衣袖,将青竹他们个个稳住身形落在他身后。

慕九只觉气海翻滚,忍不住趴在他大腿上往下吐起来。

陆压忍着被掐疼的大腿,没把她拎往一边。

“看不出来,妖女这姘头还有些手段!”

对面老道们落了败,咬牙切齿传来了讥讽。

姘头?陆压眼里结了寒霜。他长得看起来很像奸夫吗?

但是算了,他已经惹了个霉神了,还是低调点吧。

他握着咯咯作响的拳头跟坐直身的慕九道:“你家住哪儿?你丈夫姓什么?我送你们回去。”

慕九听得丈夫二字,噗地一声被口水呛了,身子又侧翻在地上。

奶奶的她一个黄花大闺女,老道们说她有姘头,这小子也平白送个丈夫给她,她招谁惹谁了?但是灵力尚未恢复,她并没办法开口反驳,只能挣扎道着摆了摆手。

结界破了就已经谢天谢地了,他若送他们回去,那这事同样瞒不住,她不是自讨苦吃嘛!

旁边青霞两眼骨碌碌瞅了会儿,却跟青竹他们对了个眼色,一窝蜂爬到她身边七嘴八舌说道:“娘还是不要指望爹了,他不会管我们的。您忘了他都有多少年没有回来了吗?他早就跟那个女人生儿育女,不会再回来的了!你还是别等了,让这位大仙送我们回山上吧!”

面前这个人看起来不是坏人啊,而且本事那么强,长得又这么美,让他送他们回去多好!

而且小师叔确实也没有嫁人,把这人拐回去给他们当师叔父也很不错啊!

“娘?……”

慕九这回直接吐了血。

她不但有个姘头,有个丈夫,现在还成了这么多惹祸精的娘了么?!

——回去再收拾这帮兔崽子!

她撑着坐起来,还没解释,青竹就跳起来:“不好了!他们又打过来了!”

随着他话音,一片飞沙顿时笼罩了他们所在这片云!几道削得人脸颊发疼的剑气从中直逼而来!

果然是密阳宗掌门亲自带着座下十来个弟子过来了!

冲他们这来势,活似是要把他们给一口气灭了也似!

慕九咬紧牙关,先前他们枉想困住她,如今又枉想来灭了她,当她真是这么好欺负的吗?!

她扭头道:“青霞速速回去通知师兄他们!老道们欺人太甚,今儿不跟他们讨个公道我就不回去!”

说完她气沉丹田,凝神聚目,持剑便踏上云头,使出天罗剑网笼罩四方天地!

这天罗剑网是琉阳真人的绝学,全凭剑意织成,剑气最强呈赤色,最轻处呈青色,顿时山谷四面方圆数里只见霓虹环绕,万千把剑刃如同水面波光不断往四面袭出!有了这天罗剑网护身,对方是再也别想结界困住她了!

密阳掌门兴许是没想到她竟还有这么厉害的一手,脸色倏然变了变,而后传话身边七名弟子,使他们齐身御剑应招。

七名剑密阳弟子结成北斗七星状往天罗剑网攻来,而密阳掌门同时也盘腿坐地念诀。

这群老不死的还真好意思!

陆压有些不悦。再看看慕九他们的战斗力,又很是不屑。

法术是还不错,可凭她这点修为,是打不过他们的!

算了,帮人帮到底吧。

他忽略自己不知第几次吐出这“算了”两个字,吐气放出修为,暗送了把灵力给她。

慕九可没想到他还会出手!本身使出的全力加上他那无边修为,力量顿时强大了无数倍!只见那万千把剑蹿动得更厉害了,闪动的金光晃成了一片刺眼的金幕,那北斗阵里的七人立时吐血败退,掌门也被这罡风震得侧跌在了地上!

慕九好不容易收回手,便又听对面有轰隆之声传来,一个眨眼,密阳派所在的山峰轰然倒塌!

本来一望不见顶的一座仙峰,如今除了本身建在山顶的那片屋宇平平移落到了谷底,其余哪里还见什么山峰存在?!

慕九傻眼了!

青竹他们下巴骨也要掉地上了!

他们只想出口恶气而已,现在这口恶气可出大了!他们不仅是毁了人家山门打人家脸,现在居然把人家整个山头都给毁了,这让人家往后就蹲在这山坑坑里一面拍着蚊子一面修道吗?这说句把人家门派给灭了的话也不算为过啊!

“你们不满意?”陆压不太愉快地皱了眉。难道他两肋插刀还插错了吗?

“托你的福,我摊上大事了……”慕九想起师父挂在墙头的戒尺,不禁摸了摸屁股。

做人可真难。

做个两肋插刀的好人更难!

陆压瞪她一眼,一拧身,这次真的走了。

——————

求推荐票,求支持~~~么么哒.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