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长随 第三章世情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红楼长随小说简介

搜查小说网小编推荐男生小说红楼长随,红楼长随小说是著名作家秦腔楚狂夫的一本小说,小说主角是,小说精彩片段:三天后,可能会是更年轻的缘故,李桂的身体了好了七七八八,而已屁股下大腿根处还有些面部浮肿,但了不很大影响行动。“这几天大麻烦麝月姐姐了,我现在的了好的差不多了,以后姐姐不需要接着来了,回过头还望姐姐给二爷说一声,最近让他费神了。”三天后的早晨,喝了药后,抹“这几天麻烦麝月姐姐了,我现在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以后姐姐不用再来了,回头还望姐姐给二爷说一声,近来让他费心了。”。...

红楼长随小说-第三章世情全文阅读

三天后,可能是年轻的缘故,李桂的身体已经好了七七八八,只是屁股下大腿根处还有些浮肿,但已经不影响行动。

“这几天麻烦麝月姐姐了,我现在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以后姐姐不用再来了,回头还望姐姐给二爷说一声,近来让他费心了。”

三天后的早上,喝完药后,抹了下嘴,李桂对麝月说道。

这是他三天以来第一次对麝月说话。而他毕竟读书多年,又一直教书,说话之时前世的书卷气在不意间就流露了出来。

而因为贾宝玉的缘故,以前麝月和李贵有过几次短暂的交集,印象中李贵说话是谀媚的,粗鄙的……

没想到李桂居然说出这么周到又彬彬有礼的话来,“额……”麝月小小的嘴巴张了一下。

但是麝月是一个内里精明,嘴上话少,做事稳妥的丫头,也因此以后成了袭人的左膀右臂,《红楼梦》里她也成了最后陪伴贾宝玉到最后的人,因此,微微的惊愕之后,她并没有显示出太大的异常,随后‘嗯’了一声,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径直去了。

只是路上她心头惊愕始终存在,琢磨着李桂当时说话的语气与神态,那么儒雅,那么自然,不知怎的她突然想起了贾宝玉常念的一句诗——腹有诗书气自华。

但随即她暗自摇了摇头。

……

三口两口吃过早点之后,李桂便拖着还有些疼痛的屁股,从西边的偏门出了荣国府——躺了这几天,他感觉身体都快生锈了,他觉的他必须走动走动另外他还要买些书……

数了几个晚上的星星,李桂不得不承认这个时代娱乐的缺乏,因此他觉得他必须买些书,不论以后的策略能不能成功,最起码看书能打发这寂寥的漫漫长夜。

而李桂刚出了院子,麝月也来到了贾母两间小屋东边的庑廊下。

庑廊后,紧挨着贾母的小屋处有两间小房,这是贾宝玉的住处,此时大观园没建,贾宝玉还是尚且住在贾母处。

茜纱罗帐,翠玉屏风,雕花椅柜,屋子里华美异常。

此时屋子的里间,贾宝玉、迎春、探春、惜春以及入画、司棋、碧痕等丫头正围成一团。贾宝玉和惜春正在解九连环,迎春、探春以及丫鬟们正围着观看。

而此时虽然是初春,屋子的四角处依然放置着四个兽口炭盆,明亮的火光里,屋子里热气蒸腾,三春以及入画等丫鬟虽然褪去了后衣,但身上依然微微的出了汗,香脂化腻。

“他怎么样了?好了没?”

珍珠帘的‘哗啦’声惊动了众人,扭首间见是麝月,贾宝玉随意的问了句。

“回二爷,李桂已经好了,他让我给你说一声,他……”

李桂的改变,在李桂面前,麝月不会露出声色,但在贾宝玉面前却又不同,不过想到李桂无关紧要,而且前日也告诉过贾宝玉,李桂好像变的稳当了些,而贾宝玉只是随意一笑,因此,想到这里,麝月的鹅颈一缩,把话又咽了回去。

而贾宝玉虽然不把李贵放在心上,但却把女孩儿放在心上,而且对女孩儿有一颗足够细致、足够耐心的心,麝月的神态落在了他的眼里,他正解着九连环的手一停,微笑着再次向麝月问道:“他怎么了?”

闻言麝月立刻想把刚才的感觉说出来,想说李桂变得好像很有学问的样子,但她自己想想这也不可能,反而显得她胡言乱语,因此到嘴的话又被她咽了下去,

麝月樱唇一抿,迟疑的说道:“他……他好像文雅了一些……”

贾宝玉此时是隐隐约约知道李贵的行事风格的,有些豪横粗野,因此麝月口中的‘文雅’被他误解为言语的和婉,因此他微微笑道:“他自然不敢对你胡来。”

说罢,也没在意,低下头继续解九连环。

而以李贵的身份,更是引不起三春的注意力,麝月与贾宝玉谈论李桂时她们三个头也没抬一下,只是紧蹙着眉,思索着九连环的解法。

当然其余的丫鬟们也没在意——内宅的丫鬟平时和李贵几乎没有交集。

……

北为尊,东为上,荣宁二府在都城的东北角,东北角也是高官显贵的聚集之地,不仅仅荣宁二府在这里,各王爷府、侯爷府以及大臣的府邸也在此处。

穿过荣宁二府所在的街道便是花巷,花巷前是一条城内河,因此花巷原名临水街,因是青楼聚集之地,故而久而久之变成了花巷。

因是早上,花巷的街道上行人寥落,但却隐隐传来了清官人的歌舞习练之声:“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声音空灵曼妙……虽然脑海里遗留着李桂对京都的印象,但毕竟是第一次亲自走在古代的街道,再加上声音的加持,恍惚间李桂有一种眼前的古色古香活了的感觉。

“古代啊……‘轻解罗裳’只怕还是时候……”

突然之间李桂心生感慨,却又不知该具体感慨什么,只知道很多,而就在这时他耳边传来一道妖娆而又热忱有力的声音:“哎哟哟,这不是贵小哥吗,你可是好久没来了,小琥珀都想死你了。”

闻声李桂循声望去,只见一个穿着花花绿绿的女子正挥舞着手帕向他而来。

“梅娘,我还有事。”

按照脑中遗留的记忆李桂对着翠云楼的老鸨匆匆说了句,匆匆挥了挥手。

而看着李桂还有些艰难的屁股,梅娘妩媚一笑,挥了挥绣着兰花的手帕,继续媚笑道:“贵小哥可记得来哟。”

她是知道李贵挨打的事情的。

贾家一门两公,富贵熏天,即使在京城这达官显贵之地也很有名声,因此实际上两府不知道被多少眼睛盯着,屁大的小事往往都会成为市井茶余饭后的谈资,而李贵的事情恰巧也只是一个屁股的事。

李桂没有再理会梅娘,按照脑中的记忆往棋盘街而去……

越是往西,人变越来越多,李桂甚至见到了三拨高鼻梁、黄头发的外国人!而越是往西粮店、酒楼、布店、客栈等也越来越多,渐渐的人声鼎沸,一付盛世繁华的景象。

李桂一边走,一边观察着。不过他并不是想做生意发财。

当然前几日他也动过做生意发财的念头,但后来想了想,这个时候做生意发财可能并不能改变他的命运,相反还有可能惹火烧身。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